能跌亦能漲 煤電市場化改革求解供需難題

「煤-電」矛盾、電廠承壓,中國電力體制改革正一步步探索這些問題的解決之道。10月12日,國家發改委發佈的《關於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又邁出了重要的一步。《通知》要求有序放開全部燃煤發電電量上網電價,擴大市場交易電價上下浮動範圍,推動工商業用戶都進入市場,保持居民、農業、公益性事業用電價格穩定。在當天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這次改革核心是真正建立起「能跌能漲」的市場化電價機制,保障電力安全穩定供應,改革對物價水平的影響是有限的。

理順「煤-電」關係

從政府指導定價到市場配置資源,中國電力市場化改革步穩蹄疾。在當天的發佈會上,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司長萬勁松介紹,目前,中國已有約70%的燃煤發電電量通過參與電力市場形成上網電價。此次改革明確推動其餘30%的燃煤發電電量全部進入電力市場,這樣將進一步帶動其他類別電源發電電量進入市場,為全面放開發電側上網電價奠定堅實基礎。

在停止電煤指導定價後,2004年,國家發改委首次提出了煤電價格聯動機制,煤炭價格上漲的70%影響向終端銷售電價疏導,剩餘30%由電力企業自行消化。2013年,中國取消了重點電煤合約與電煤價格雙軌制,並在2015年明確煤電聯動具體方式、完善價格聯動機制。

此後,推動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成為緩解「煤-電」矛盾的重要突破。2015年,《關於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印發,電力市場化改革全面鋪開。2019年,國家發改委出台了《關於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形成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將實施多年的燃煤發電標杆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電價機制,各地燃煤發電通過參與電力市場交易,由市場形成價格。

國網能源研究院財審所電價室主任張超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以前的煤電聯動政策是直接按照煤價變化的梯度對應到電價如何上漲,每次調整都是由政府主導,是政府干預或政府調節的一個手段。而燃煤電價市場化相當於把調節的權力全部交由市場來決定,由煤電供需來決定價格,能夠更及時、準確地反映煤電供需情況和真實成本」。

「之前的煤電進入市場是有雙軌制的,一部分煤電是作為優發電量納入優發優購的平衡盤子中,另一部分進入市場。現在所有煤電全部進入市場,實際上是擴大了市場交易電量的盤子。這個盤子擴大之後,市場就更能發揮資源配置的效果。」張超說。

萬勁松表示,從當前看,改革有利於進一步理順「煤-電」關係,保障電力安全穩定供應;從長遠看,將加快推動電力中長期交易、現貨市場和輔助服務市場建設發展,對加快推動發用電計劃改革、售電側體制改革等電力體制其他改革發揮重要作用。

燃煤發電企業減壓

除了有序放開全部燃煤發電電量上網電價,《通知》還要求,擴大市場交易電價上下浮動範圍。將燃煤發電市場交易價格浮動範圍由現行的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擴大為上下浮動原則上均不超過20%,高耗能企業市場交易電價不受上浮20%限制。

華北電力大學教授牛東曉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改革有利於發電企業最大程度地按照市場機制靈活調整價格,全面核算成本,合理定價上網,維護正常運營,減少運營壓力。擴大市場交易電價上下浮動範圍,有利於尊重市場經濟規律,靈活應對市場變化,控制經營收益風險,支持發電企業維護電力供應的安全穩定。

目前動力煤價格屢創新高,如今年5000大卡煤炭成交價格已上漲兩倍余,導致火電經營壓力巨大。

華潤電力華南大區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今年前三季度,華潤電力廣東區域火電企業在煤價高企的情況下為保障電力供應,仍堅持機組高負荷發電,發電量同比增長近三成,虧損十分嚴重。同時,為保證電力供應,火電企業在高煤價下仍在選擇拉高煤炭庫存,公司廣東區域火電企業目前普遍廠內保有可供較長期使用的燃煤儲量,對電廠現金流佔用較為嚴重,資金鏈安全愈發難以保障。如今電價『能跌能漲』的政策對於緩解燃煤發電企業經營壓力肯定是一個重大利好」。

「保證人民的用電需求是我們作為發電企業的第一要務,但長期的價格倒掛將對火電企業造成致命打擊,如能打破多年來發電廠單邊降價的電力市場機制,將更好地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地回歸電力商品屬性,讓電力體制改革、電力市場建設能持續、健康、平穩地深化和推動下去。」該負責人說。

對於燃煤電廠經營壓力,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副司長、一級巡視員彭紹宗表示,近期煤炭價格明顯上漲後,一些地方電力市場的燃煤發電交易電價已實現上浮,對緩解燃煤發電企業經營困難發揮了積極作用。擴大市場交易電價上下浮動範圍有利於更好地發揮市場機製作用,讓電價更靈活反映電力供需形勢和成本變化,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燃煤發電企業經營困難、激勵企業增加電力供應。

物價水平影響有限

在用電側,《通知》還明確,各地要有序推動工商業用戶全部進入電力市場,按照市場價格購電,取消工商業目錄銷售電價。

「推動工商用戶進入市場,實際上就是避免以往部分用戶在選擇是否進入市場這個方面進行投機。工商用戶電量佔比能夠達到80%,這些用戶全部進入市場之後,也加大了購買方的總體電量需要,對於合理定價、提高市場定價機制效率,有非常大的基礎性作用。」張超說。

電價市場化改革是否會增加工商用戶的用電成本?彭紹宗回應稱,在電力供需偏緊的情況下,市場交易電價可能出現上浮,在一定程度上推升工商業企業用電成本。但需要分用戶類別來看,對高耗能企業市場交易電價,規定其不受上浮20%限制,這樣上浮不限,就是要讓用電多、能耗高的企業多付費。

同時,《通知》還鼓勵地方通過採取階段性補貼等措施對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實行優惠,並繼續落實好已經出台的支持民營企業發展、中小微企業融資、製造業投資等一系列惠企紓困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居民、農業用電價格仍將保持穩定。彭紹宗表示,此次改革,特彆強調要保持居民、農業用電價格的穩定,對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沒有直接影響。如果市場交易電價上浮,會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企業特別是上游生產企業用電成本,對工業生產者價格指數(PPI)有一定推升作用,但改革措施有利於改善電力供求狀況,更好保障企業用電需求,促進企業平穩生產、增加市場供給,從總體上有利於物價穩定。總體來看,此次改革對物價水平的影響是有限的。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