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這些數據,我終於明白為啥大熊貓喜提「降級」了

原標題:看完這些數據,我終於明白為啥大熊貓喜提「降級」了

10月8日,國務院新聞辦發佈了《中國的生物多樣性保護》白皮書,裏面一組數據令人驚喜:隨著人工繁育大熊貓數量快速優質增長,40年間,大熊貓大熊貓野外種群數量已經從1114隻增加到1864隻,大熊貓受威脅程度等級從「瀕危」降為「易危」,實現野外放歸並成功融入野生種群。

與大熊貓一起「喜提降級」的還有藏羚羊,同時「東方寶石」朱鹮從7隻增至5000餘只,曾經野外消失的麋鹿總數突破8000隻……

這些珍稀動物「喜提降級」的背後,是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的顯著成果,目前《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方大會第十五次會議第一階段會議正在中國雲南昆明舉行,主題是「生態文明:共建地球生命共同體」。

雖然「生物多樣性」這個詞彙在近幾年已經深入人心,但許多人依然搞不明白到底什麼是生物多樣性,保護生物多樣性到底在保護什麼,為什麼要保護生物多樣性。

2021年5月發佈的一項針對國內3000名公眾的《中國公眾生物多樣性認知調查報告》顯示,91%的受訪者聽說過「生物多樣性」一詞,但大部分受訪者對生物多樣性概念模糊,僅有34%的公眾表示知道其含義。

生物多樣性,簡單地說,就是生物及其生存環境的多樣性;細化來看,生物多樣性包括地球上所有的動植物、微生物及其擁有的全部基因和各種各樣的生態系統。包括了物種多樣性、遺傳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多樣性。

所以許多人認為,「生物多樣性」是一個宏大、重要,有著科學和現實意義,但與普通人生活相關性不高的專業議題,對於生物多樣性的保護,人們有著各種各樣的困惑。

普通的瓜果蔬菜需不需要保護?殺死蚊子、蒼蠅、老鼠這些生物算是破壞生物多樣性嗎?

事實上,生物多樣性保護也是一種動態思維,瓜果蔬菜是我們賴以生存的根本,關注糧食瓜果,也是保護生物多樣性的表現。同時,生物多樣性保護側重保護一些瀕危動物,防止它們的種群進一步縮小,同時也要對入侵物種、有害物種要進行管控。

在動態管理過程中,有事不可避免的需要適度的殺滅蚊蟲、管控流浪貓,局部點火控制入侵雜草、有規劃地獵捕急速擴張的老鼠等,都是國際上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常規操作。

多樣性保護不是絕對尊重每一個生命個體,而是對特定物種群落和可持續健康的管控。家裡的蚊子、蒼蠅和蟑螂不屬於保護的範疇,但珍惜瀕危的動植物,更需要花費心思去保護。

雖然人類社會的科技在不斷進步,但對於水、糧食、藥品、燃料等資源的獲取,仍然依賴最基礎的生態自然系統。新冠疫情席捲全球,病毒的入侵讓重新審視人與自然的關係變得比任何時候都更關鍵。

聯合多數據顯示,近年來地球生物多樣性不斷降低,人類,又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過去四十 年

地球生物多樣性降低了68%

2020年9月,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生物多樣性峰會上表示,由於過度捕撈、破壞性做法和氣候變化,世界上60%以上的珊瑚礁瀕臨滅絕。過度消費、人口增長和集約農業,野生動物數量急劇下降。物種滅絕的速度正在加快,目前有100萬物種受到威脅或瀕臨滅絕。

據世界自然基金會發佈的《地球生命力報告2020》報告顯示,從1970年到2016年期間,監測到的哺乳類、鳥類、兩棲類、爬行類和魚類種群規模平均下降了68%。

在全球範圍內,擁有全球最大熱帶森林的拉丁美洲生物多樣性喪失最為明顯,40年間物種豐富度下降94%,是全球最嚴重地區。而土地和海洋利用的變化,包括棲息地的喪失和退化是生物多樣性面臨的最大的威脅。

以拉丁美洲為例,亞馬孫熱帶森林是地球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生態系中之一,有超過300萬物種都生活在雨林,有超過2500樹種(約佔地球所有熱帶樹木的三分之一)共同維持著這個充滿活力的生態系統。

但同樣在這個雨林,物種滅絕速度也前所未見。據聯合國估計,有100萬個物種正在處於滅絕狀態。僅從2018年8月到2019年7月,亞馬孫地區就損失了超過9842平方公里的森林,森林砍伐率達到十 年最高峰。

人類強佔土地和工農業用地擴張,對草原、雨林、濕地過度開發,是導致該地區物種減少最主要原因。

而與海洋、森林相比,淡水生物多樣性的喪失速度更快。據《地球生命力指數2020》顯示,從1700年以來,地球上近90%的濕地已經消失,給淡水生物多樣性帶來深遠影響,納入地球生命力指數(LPI)評估的944個淡水物種,3741個種群,其數量平均下降了84%。

在這些淡水生物中,體型較大的物種更容易受到威脅。像一些重量超過30千克的鱘魚、長江江豚、水獺等生物,因為人類過度開發導致種群數量急劇下降。2000-2015年間,湄公河中78%的物種捕獲量均有所下滑,且中大型物種的下滑更為明顯。

雖然最近幾年人類正在努力緩解氣候變化,但全球氣溫升高、海平面上升、極端天氣已經給物種多樣性造成了影響。

生態、物種進化是非常緩慢的,若氣候變化非常劇烈,生物進化無法適應這個速度,物種滅絕風險只能「被迫」加速。

珊瑚礁就是最明顯的例證。澳大利亞學者克里斯托弗·科恩Wall5月11日在《美國科學院院報》發表一項研究,分析了世界各地183處珊瑚礁數據發現,在最壞的情況下,94%的珊瑚礁將在2050年之前死亡。

《地球生命力報告2020》指出,目前全球陸地生物多樣性已經岌岌可危,全球平均生物多樣性完整性指數只有79%,遠低於安全下限值90%,並且仍在不斷下滑。

在中國

物種最豐富地區也是瀕危動物最多的地區

中國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之一,有高等植物3萬余種,居世界第三位,僅次於巴西和哥倫比亞;有脊椎動物6000餘種,佔世界總種數的13.7%。

2008年第一版《中國生物物種名錄》里一共收入了4.9萬個物種,包括1萬多種動物,主要是獸、鳥、魚等脊椎動物、無脊椎動物和昆蟲以及3萬多種植物,還有少量微生物。

但這顯然不是中國物種的全部。在之後的12年裡,不斷有新發現的物種加入到名錄里。

2021年發表的《中國生物物種名錄(2021版)》中包含了11.5萬個生物物種。僅2020年,中國發表的新物種超過2400種,佔全球新發表物種總數的10%以上。

雖然中國是世界上物種最為豐富的國家之一,但同時也是生物多樣性受到威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由於生態系統破壞和退化,使許多物種變成瀕危種和受威脅種。

2020年高等植物中受威脅種高達1萬多種,占評估物種總數的29.3%,真菌中受威脅種類高達6500多種,占評估物種總數的70.3%。

在「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列出的640個世界性瀕危物種中, 中國有156種,約佔其總數的25%。

2020年6月,由廈門大學環境與生態學院、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等機構研究發佈的一篇關於中國生物多樣性生存空間變化的論文顯示,中國瀕危物種主要分佈在西南和華南地區,包括雲南、四川、廣西等地,而中部和東北部的受威脅物種數量相對較少。

通過對比瀕危物種數據和中國現有物種的空間分佈發現,受威脅物種的數量與物種豐富度之間具有高度相關性。西南地區的雲貴高原、森林是中國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雲南省物種豐富排在全國第一,但同時這裏也是瀕危物種最多的地方。

日益加劇的環境變化給生物多樣性保護帶來多重壓力,而且不同省份的地形、氣候、人口、經濟發展水平和外部壓力來源各不相同,對不同生物物種造成不同影響。但整體而言,哺乳動物、兩棲動物和爬行動物受到的威脅比例更高,平均比例達到11.64%、11.05%和10.72%。

在雲南、四川、廣西和廣東四個生物多樣性較為豐富的地區,生物物種主要受到氣候變化和全球變暖以及地質災害、水土流失和農業開墾的威脅,也有研究表明,人類活動誘發的氣候的溫度變化,是這些地區生物多樣性減少的最主要原因。

因為雲貴地區多山區,山谷、山脈比較脆弱,複雜的地形和地質結構以及岩石和土壤的破碎化也導致該地區更容易受到地質災害和水土流失的影響。

通過分析不同的壓力源對生物多樣性造成的破壞發現,人類活動都無可避免的威脅到生物物種的數量。

溫室氣體的排放是導致氣候發生變化的主要元兇,夜間光、建築用地、耕地等活動,直接代表了工業用地和人類活動的強度,人進動物退,對物種數量產生極大的不利影響。

地質災害、水土流失一般會對生物的生存空間造成影響,按道理來說會對多樣性產生不利影響。但水土流失、地質災害帶來的破壞和隔離,也會讓地區的人口密度降低,反而對生物物種生存起到了積極影響。所以,人類活動才是生物多樣性減少的主要原因。

在生物多樣性峰會上,古特雷斯也指出,自然失衡正在懲罰人類,致命疾病的出現就是一個正在發生的案例,如愛滋病、埃博拉,以及2019全球暴發的冠狀病毒。

所有已知疾病的60%和新傳染病的75%都是由動物傳染給人類的,這表明了我們星球的健康和我們自己的健康之間所存在的密切聯繫。

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對人類進步和繁榮至關重要,自然的退化並不是一個純粹的環境問題,它涵蓋了經濟、健康、社會正義等多方面,並且會加劇地緣政治緊張和衝突。

中國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之一,中國也早已把生物多樣性保護上升至國家戰略,在生物多樣性研究多個領域世界領跑,「未雨綢繆」是國人傳統上一貫推崇的思維模式,在保護生物多樣性上亦如此。

「地球生命共同體」這一理念很好地體現了各生態系統之間、生物與物理化學環境之間、人類與自然的其他部分之間命運交織與共的關係。這個理念也在時刻在提醒我們,人類始終是這個「共同體」里有機的一部分,與這個共同體一起生存發展,我們需要把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當作一項永恆的事業,不管是為了某個個體還是人類群體。

參考資料:

【1】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動物學研究所(倫敦動物學會),《地球生命力報告2020》

【2】Yonglong Lu、Yifu Yang、Bin Sun、Jingjing Yuan、Minzhao Yu、Nils Chr. Stenseth、James M. Bullock、Michael Obersteiner,《Spatial variation in biodiversity loss across China under multiple environmental stressors》,2020.6

【3】劉光裕,樊泉樹,崔永江,韓峰,劉璐,森林與人類,《我們為什麼保護生物多樣性?》

數據新聞編輯:陳華羅

新媒體設計:許驍

動效設計:苗奇卉

校對:李立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