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氣候基金會首席執行官:需要在整個系統上施加一個約束 就是碳排放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大會第二十六次會議(COP26)將於11月在格拉斯哥舉行,許多跨行業的重量級嘉賓將會出席會議。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加入「可持續發展」的行列,迫切需要制定新的標準和框架,從中甄別出真正的綠色企業。 與此同時,經濟思維也必須轉變,以適應新的環境現實。

  Project Syndicate召集了來自商界、學術界、政府和其他前沿學科的大量專家,來思考這些問題,探討如何抓住全球氣候行動帶來的機遇和應對挑戰。

  以下是歐洲氣候基金會的首席執行官勞倫斯·圖比亞納的講話實錄:

  謝謝你安德魯,你把這件事講的很清晰。正如你和詹妮弗所說,這是行動的十 年。我們能夠在這之間做出努力,讓升溫保持在1.5-2攝氏度之間,時間是緊迫的。我在巴黎的工作經驗告訴我,就像你所說的,沒有一個萬靈藥。政府不能自己完成這項事情,政府不夠勇敢,不夠有鼓動性,促成改變發生。企業也常常說不,他們經常會試圖去拖延一些行動,因為他們擔心後果。所以我們需要所有人都能參與進來,並感受到一樣的壓力。我們需要在整個系統上施加一個約束,就是碳排放。這就是我們為什麼需要每個參與者都做出承諾,有同樣的目標,到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2034年達到碳排放高峰。

  這是一個新概念,非國家參與者並不受條約的制約,文件的具體文字也並不重要。關鍵的是大家都能了解我們想要達到的這個目標圖,而且知道行動的方向。關鍵是動力問題。我們需要公民們有動力去做出改變,這是一切。我們需要公民們對能夠完成這項社會變革有自我驅動。包括我們說的原住民,他們對保護生物多樣性和對對抗全球氣候變暖都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所以我認為,我們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讓這個系統去中心化,從政府中心化,到每一個參與者進行參與和負責,這就是我認為公民社會能幫助做到的事情,它能夠讓每個參與者都擔負一點壓力,保持誠實,並且了解如何進行改變。氣候變化和環境多樣性喪失帶來的恐懼和焦慮,可以轉化成正向的能量,情緒能量進一步可以化為行動。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自我驅動和公民社會能夠做很多,幫助我們實現目標。

  我之前已經看到詹妮弗的組織做了很多,也看到安德魯對於慈善家這一新動力所做的事情,你們把資源真正放到了社會手中,去動員所有不同的參與者,公民、公民社會等。我認為這樣,才能推動投資者、企業和當地政府,去向著巴黎所做的承諾努力。我們看到現在很多參與者都做出了凈零排放的承諾,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利用公民社會,為他們加上這一層束縛,讓他們在關鍵的十 年進行真正的行動。這就是一個我們所說的「一個團隊」的思路。

  當然,我很想問問你們兩個,你們認為公民社會的不同部分走到一起,我們應該怎麼樣建立一個更好的管理或者是組織體系,讓各個參與者能夠更加有互動性地、有責任感地進行合作,共同形成一種壓力,就像詹妮弗說的,包括對美國政府也是需要這樣的壓力。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