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藝潮人13歲上海撿廢品,興趣是最好的逆襲

原標題:手藝潮人13歲上海撿廢品,興趣是最好的逆襲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原創 外灘君 外灘TheBund

從撿廢品的少年

到作品四處展出的手工藝人

登上《天天向上》等舞台

吸粉王一博肖央等明星

他拒絕當網紅

最怕被稱為藝術家

在上海城郊一間不起眼的修車行里,我見到了吳陽德。

車行門面不大,裝修也乏善可陳。貨架上堆滿了摩托車零件,風一吹,到處都會揚起灰塵和機油味。

很難想像,這家車行的老闆,就是在圈中久負盛名的手工藝人。

憑藉著將廢舊摩托車零件改造成「朋克風」藝術品,他收穫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受邀參加《天天向上》《巧手神探》《非你莫屬》等節目。

收藏他作品的,甚至有王一博、肖央等明星。

吳陽德和朋友用1200個廢舊機車零件製成的高達

走紅後,吳陽德被媒體貼上了「環保藝術家」「蒸汽朋克」「硬核青年」的標籤。又因13歲剛來上海時曾靠撿垃圾為生的童年經歷,成了人們口中「逆襲」的典範。

而光鮮的標籤之下,成名並未給吳陽德的生活帶來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的熱情和本心,依舊根植於這間平平無奇的修車行,藏在對機械的痴迷和對舊物的眷戀中。

01

廢舊零件打造的工業風

王一博、肖央都愛

吳陽德的工作室設在店裡,本就狹小的房間,犄角旮旯都被維修工具、摩托零件和廢舊物品佔滿,更顯擁擠凌亂。

修車過程中遇到廢棄的零件,大到發動機,小到火花塞,他都不捨得扔。久而久之,光是化油器就收集了6大筐。

他喜歡一切舊物。朋友的服裝店倒閉了,他扛回來一具模特;附近的咖啡店關門了,老闆送給他幾個玻璃罐子和射燈;有小區拆遷了,居民搬走後留下許多「殘骸」,沙發的皮角料、缺了腿的椅子,他都視若珍寶。

在吳陽德看來,每件舊物都有自己的生命,承載著某段歷史和記憶。金屬、木板、布料自然磨損的痕迹,比「嶄新」更加迷人。

吳陽德收集的廢舊火花塞

在這間舊物堆積的工作室里,他向我們介紹了自己最喜歡的一件作品:《贔屓》。

19年4月,吳陽德在網上看到一則新聞:中國最後一隻雌性斑鱉不幸離世,全球斑鱉數量僅剩3隻。查閱資料後,他發現斑鱉就是龍生九子之一「贔屓」的原型。

古老物種瀕臨滅絕的消息讓他心中悲憤。依照著故宮太和殿門前的贔屓形象,他用廢舊的機車電動車配件,做出了一隻工業風神獸。最引人注目的是身體的鱗片部分,由切割後的大量軸承組成,散發著冷峻的金屬感。

作品一經發佈,就有人出價5萬想買,但吳陽德不捨得售出,至今仍擺放在工作室中。

而其它作品往往沒有這麼「好運」,很多都被朋友軟磨硬泡收走,甚至成為了明星爭相收藏的對象。

王一博就是吳陽德的粉絲之一。

兩人結識於綜藝《天天向上》,吳陽德展示了自己製作的一盞檯燈,底座來自摩托車的離合器,「燈罩」由離合片改造。

節目結束後,王一博在後台找到吳陽德,向他詢問檯燈的價錢。

看到對方真心喜歡自己的作品,吳陽德提出當作禮物贈送,但王一博堅持付錢,以表達自己的誠意。

吳陽德工作室的牆上,貼滿了與明星的合影

2020年,吳陽德又參加了綜藝《巧手神探》。嘉賓肖央主動加了吳陽德的微信,兩人天南海北地聊了不少藝術相關的話題。最後,肖央終於忍不住進入正題:想買反傳銷主題檯燈。

「我真捨不得賣,但他太執著了,『軟磨硬泡』的。看他這麼喜歡,我也挺高興,乾脆就送給他了。」

在這件作品中,吳陽德以廢舊發動機的變速齒輪、螺絲等零件,試圖還原傳銷的套路:位於中心的傳銷頭目伸出11個燈泡,代表11個崗位組成的資金鏈,正在向新人「洗腦」。

看到他的手工這麼受歡迎,還有明星收藏「背書」,我終究還是不能免俗地問道:最貴的一件作品賣了多少錢?

吳陽德靦腆地笑了:「的確有很多人開高價想買我做的東西,但我從沒想過靠它賺錢。只有對方真心喜歡,我才會我的作品把交給他。」

02

從撿廢品到圈內紅人

87年出生的吳陽德,老家在安徽。13歲那年,他隨哥哥來到上海,住在碼頭一間漏雨的倉庫中,無親無友,也沒有工作能力和社會經驗,只能靠撿廢品為生。

為了生存,他開始在曹安公路幫人看自行車。正是在這條路上,15歲的他第一次看到了摩托車隊。二三十輛風馳電掣的機車從他眼前開過,發出巨大的轟鳴聲,「我當時激動得不行,一直目送著它們離開,可能就是從那時起愛上了摩托車吧。」

很快,他如願以償找到了電動車廠的工作,一邊當組裝工打下手,一邊學習修車技能,用6年時間做到了售後經理,過著每天和零件打交道的日子。有時候,他會用螺絲做個小人兒,送給同事當禮物,「不過那都只是小打小鬧,純粹為了省錢。」

轉折始於2014年。當時吳陽德已經開了一家自己的車行,認識了不少玩機車的朋友。這一年車友會上,他覺得送機油、保養沒什麼新意,於是用廢舊配件做了一盞檯燈作為抽獎獎品,想不到大受歡迎,「大家都說,老吳竟然有這個手藝,應該多做一些。我才知道原來自己做的東西是好的。」

最開始,他做的都是開瓶器之類的小玩意。經驗多了,他開始用作品表達自己的感情和觀點。

除了此前提到的保護瀕危物種和反傳銷,他還製作過反遠光燈主題的檯燈、追憶往昔的八音盒,逐漸在車友圈積攢了一定的名氣。

以化油器改造而成的八音盒

而真正「出圈」,還是從參加綜藝開始。

第一次上節目,吳陽德「沒想到自己會火,純屬出於興趣。」當時,他很喜歡《火星情報局》中的「王牌裝備」,想到自己也做過很多不錯的手工,就給節目組留言,沒想到半年後真的收到了回復,邀他去錄製。

他興緻勃勃地去了,才發現是另一檔綜藝《大片起來嗨》,好在最終還是見到了王牌裝備的道具師,兩人一見如故,暢聊至深夜。在他看來,結識志同道合的朋友,是遠比「出名」更大的收穫。

自此之後,他又陸續登上《天天向上》《非你莫屬》等舞台。去年,他還為淘寶造物節打造了一輛老爺車,由兩輛報廢摩托改裝而成。

隨著他的作品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很多人第一次發現:每一個廢舊的齒輪、每一顆生鏽的螺絲,原來都可以這樣迷人,擁有無限再生的可能性。

03

拒絕做網紅

從撿廢品的少年,到作品在各地展出的手工藝人,這段曾經坎坷的人生經歷,讓吳陽德更能共情和幫助弱者。

2017年,一位車友車禍去世,留下了未滿周歲的孩子。車友圈內,不少人都在自發捐助,吳陽德突然想到,自己的作品是不是可以通過義賣的形式售出,帶動更多人獻出愛心。

自此,他開啟了「守護者」計劃。每一件「守護者」系列的手工品都是為了義賣而做,所獲款項將全部捐助給有需要的人。

除了有更大的能力投身公益之外,成名並未給吳陽德的生活帶來太大變化。他依然保留著修車的「傳統手藝」,每天朝八晚九地經營著車行。

有MCN公司找到他,要將他打造成網紅,他考慮了很久,最終還是拒絕了。

「雖然做網紅可能變現很快,但創作就不自由了。我也擔心很多東西商業化之後,會影響自己的創作慾望。」

如今,和他一起經營車行的,還有徒弟小海。

幾年前,吳陽德在常去的菜場,看到一個男孩正在翻找垃圾。後來他才知道,男孩叫小海,有二級精神殘疾、二級智力殘疾,平時和家人賣菜為生。

小海想來店裡學修車,吳陽德一開始並不看好。但也許是被小海的誠意打動,也許是想起了自己撿廢品的童年經歷,吳陽德最終還是收下了這個「麻煩」的徒弟。

小海剛來時,連刷牙洗臉都不會,吳陽德給他買了牙刷、手機,還教他寫字。零件間安裝墊片這種簡單的小事,教別的學徒只要兩三次,教小海卻要二三十次。

一開始,吳陽德只是希望小海有個修車手藝,將來父母不在了也能養活自己。而小海竟漸漸對吳陽德的手工產生了興趣,經常在一旁「偷師學藝」。

吳陽德試著教小海改造舊零件,想不到小海的作品竟有模有樣,做出了登上月球的機器人,「這才知道,他的內心世界是多麼豐富。手工給了他表達自己的想法的出口。」

吳陽德用火花塞等零件製作的開瓶器

在所有別人貼的標籤中,吳陽德最害怕被稱作「藝術家」。

「我只是單純地喜歡有使用痕迹的東西,覺得它們都是生命的。如果能讓更多人看到舊物的美好,那我就很滿足了。」

文、編輯/strawberry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