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職教成培訓機構入局轉型熱門選項,新賽道能否跑得順利?

原標題:成人職教成培訓機構入局轉型熱門選項,新賽道能否跑得順利? 來源:工人日報

【閱讀提示】

越來越多的人接受「終身教育」的理念,邊上班邊考試成為上班族的潮流。人才對職場需求的提升推動著消費升級,其中最明顯的是教育類知識產品,成人職業教育潮水般在教育賽道滾滾向前。

隨著「雙減」政策落地,教培行業退潮,成人職業教育成為培訓機構入局、轉型的熱門選項。不過,轉換新賽道能否跑得順利,能不能推動成人教育行業的質量提升,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隨著「雙減」政策落地,以K12(指學前至高中階段的基礎教育)為主營業務的教育培訓機構步入寒冬。一些機構宣告閉店,而另一些機構則選擇轉換賽道,其中成人職業教育成為這些機構的新方向。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接受終身教育的理念,邊上班邊考試成為上班族的潮流。人才對職場需求的提升推動著消費升級,其中最明顯的是教育類知識產品。從職業資格考試到人才招錄考試、專業技能培訓等,成人職業教育潮水一般在教育賽道滾滾向前。

當教培行業退潮,成人職業教育成為培訓機構入局、轉型的熱門選項。轉換新賽道能否跑得順利,能不能推動成人教育行業的質量提升?為此,記者進行了採訪。

K12選手入局新賽道並非易事

「雙減」之後,在山東一家培訓機構擔任授課老師的付磊越發感到焦慮,課時減少、學員減少、薪資減少,讓他不得不思考未來的出路。

付磊告訴記者,身邊的同事有的也到職業培訓學校求職,但只是先從諮詢做起,做授課老師的很少。「專業不對口是最大的原因。我已經在教培行業做了近7年了,還是希望可以繼續做授課老師,之後我也會多看看私立學校的教職崗位」。

同樣,運營了多家培訓學校的王鵬,也對是否涉足職業培訓學校感到不確定。「『雙減』之後,身邊一些同行已經關閉了自己的機構,因為我的學校更多偏向素質教育,所以學科教育減少後,機構還能堅持運維」。

王鵬告訴記者,職業教育作為教育發展的大方向,是「風口」,有政策紅利。但不同於K12教育,成人職業教育,像公務員、教師資格證之類的考試培訓,學員以考證為主,續課率不高,而且成人職業教育細分的品類非常多且專業性很強,如果全面布局,需要很多人力物力。「中小型培訓機構如果轉換賽道,硬體師資全部要更新,等於重新創業。所以我還在觀望未來素質教育和K12教育會如何發展」。

業內人士指出,哪怕是曾經的K12頭部機構進軍職業教育領域,也不可避免遇到賽道競爭的壓力。以人才招錄考試培訓為例,中公教育、華圖教育、粉筆教育已發展多年趨向成熟,形成「三足鼎立」的態勢,具有規模和市場優勢。新入行者得深入思考如何作出自己的特色與成績,防止陷入職業教育賽道「內卷」。

成人職業教育「炙手可熱」

成人職業教育並非是「雙減」後才成為新賽道。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2014-2019年,中國職業教育市場規模總體呈逐年增長態勢,年均復合增速達11%。

「雙減」之前,新東方、高途等K12教育領域的頭部機構,已著手發展成人職業教育。2020年5月,高途表示,成人教育業務板塊已被定位為該公司新的增長引擎。今年3月,新東方數億人民幣A輪融資提供給公職類考試培訓服務的導氮教育,這是新東方首次投資公考類培訓機構。

「雙減」之後,K12業務退潮,職業教育迎來了更多的新動作。高途將2021年視為自己的第三次創業,今年7月,「高途」App新上線,記者在該App中發現,其涵蓋了英語、會計、公務員、教師、事業單位、醫療考試等十多種成人職業教育項目。同為K12教育龍頭的好未來舉行輕舟品牌發佈會,宣布將正式進入職業教育領域,不僅包括傳統的職業技能類,還會包括新型職業類和成人學歷類。

摩根士丹利發佈的《職業教育專項研究報告》指出,中國服務業的增長和製造業技能升級需求將推動職業教育市場的成長,預計2030年前,中國非正規的職業教育和培訓市場每年增長8%,規模預計將擴展到8700億元。

在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講師劉幸看來,培訓機構進入職業教育領域,對於中國的職業教育發展是一件好事情。「『雙減』將過去義務教育階段中過度的商業因素一一剝離,還原其民生事業的本質。同時將社會資本引向一些亟待發展的領域,如職業教育,有利於改善中國的整體教育格局,也有利於培養國家需要的高技能人才」。劉幸講道。

在新賽道上如何跑得更好

余蕊曾擔任過4年的公務員考試教師,可去年年底,她失落地離開了她的崗位。余蕊告訴記者,近年來,考公熱、考教資熱帶動了職業培訓機構的發展,部分機構為擴大市場盲目開課,「但師資是個大問題,有些老師,不管專業如何,通過簡單培訓即上崗,同時教授公務員考試和教師資格證考試內容,行業師資良莠不齊」。

根據艾瑞諮詢發佈的《2021中國職業培訓行業研究報告》,職業教育相關政策頻出,對職業培訓機構而言,機會挑戰共存。職業培訓行業迎來經濟轉型時期新的發展機遇,市場空間廣闊,隨著新玩家湧入和新技術滲透,競爭將更加激烈。總體而言,行業向規範化、市場化發展,利好有資金實力和教研及師資能力的頭部機構。

優秀的師資之外,劉幸指出,企業用人注重實操,近些年來,諸如教師資格證等職業資格考試中也增加了實操環節的考察比重,「職業教育不光是動嘴皮子。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職業教育機構也應注重培訓學生的實操技能,完善場地、設備等配套設施,利用好線上和線下資源,讓學生不僅能獲得豐富的教學資源,還能夠學以致用」。

近年來,國家實施了一系列新時代職業教育改革的重要舉措,包括高職百萬大擴招、1+X證書制度等。北京電子科技職業學院生物工程學院教師問亞琴建議,職業培訓機構可以加強與職業院校、領頭企業的深度合作,優勢互補,「針對學生、成人、再就業人員開發不同類別的培訓課程以及適合行業發展的職業資格證書,讓職業證書有門檻更有含金量」。

職教本科,如何摸著石頭渡過河

沙洲

隨著高校陸續開學,讀「職教本科」不再是「沒考好」的次選。然而,職教本科的建設與發展,卻也是家長擔憂的地方。有家長認為,「職教本科也是『職教』,像不像正常大學,我們家長心裏沒底」。

職教本科打破了職業教育止步於專科層次的「天花板」,打通了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承上啟下的關鍵環節,既有利於培養大批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也豐富了高等教育人才培養結構。截至目前,教育部已批複33所本科層次職業學校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14所獨立學院與相關公辦高職學校合並轉設為本科層次職業學校舉辦本科層次職業教育。從探索發展到試點落地,再到向前推進,本科層次職業教育可謂是一步一個腳印,補齊了中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空白」環節。

然而,作為新生事物,職教本科既沒有現成的理論和經驗可以參考,還面臨著辦學定位、培養模式、專業設置、師資結構、評價體系等諸多挑戰。隨著職教本科從試水到逐步進入改革深水區,職教本科要使學生提升通道、職業晉陞通道、社會上升通道更加順暢,還需要儘快摸索出職業教育本科的定位和特色,實現高質量發展,走穩體系建設之路。

職業本科教育的發展,目前來看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借鑒,屬於「摸著石頭過河」,既要避免對於現有高等職業教育的「路徑依賴」,也要避免對普通高校本科教育的簡單模仿。要實現內涵與特色發展,職業本科需要重視的是,不能成為職業教育和本科教育機械相加的產物。

目前來看,實踐層次對本科職教的探索,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合作辦學方式,即高職院校與本科學校開展「4+0」培養(四年全部在高職院校培養)職業教育本科試點,以及採取「對口貫通分段培養」的「3+2」培養(三年高職+兩年本科)試點。另一種是應用型本科轉型方式。這兩種方式都取得一定成績,但是也面臨著不同的發展瓶頸,部分學校合作辦學的積極性逐步降低,或者轉型的內生動力和外部驅動力不足。

要發展好本科層次職業教育,亟須加強對職業本科教育辦學內涵的探索。其人才培養首先應遵循職業教育的基本規律,培養定位要向創新型技術技能人才轉變提升。本科職業教育具有鮮明的類型屬性,在具體實踐中,怎麼才能體現職業教育類型特點,怎樣面向技術技能人才鏈條的高端層次設置專業,如何更好地產教融合、校企合作,這些問題並不是說其所舉辦的學校已經是「大學」了,就能自然解決。

與此同時既然是本科層次的教育,其人才培養還必須達到本科教育水平。在院校管理模式、人才培養模式、課程體系、師資隊伍要求、校企合作等方面,職業本科教育均需要進行全新探索。若不能苦練內功,提升質量,而是僅僅把職業本科院校的標籤,當作相關院校招生宣傳的噱頭和資本,或者簡單移植普通本科教育的評估標準,職業本科教育的人才培養特色將很難堅持。

發展職教本科對完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意義重大,這是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的重大突破。職業本科教育還是「剛落地的娃娃」,能否肩負起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的重任,尚需要艱辛的探索和不斷的積累,才能少走彎路,將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育人落到實處,辦出特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