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樣性就在我們身邊

原標題:生物多樣性就在我們身邊

    2013年8月,我去德國科隆參加一個會議,會後順便遊歷了德國、荷蘭和比利時三國,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空曠的廣場或草坪上,時不時邂逅一些小動物,它們絲毫沒有表現出對人類的懼怕。廣場是人們愉快交流的場所,也是動物撒歡兒的地方。

    之所以出現這種動物與人類和諧共處的場景,那是因為長久以來,人類與動物互相把對方當作朋友。這種彼此間的認知,以及此種認知基礎上衍生出來的諸多實踐和相處方式,決定了環境是公用的、共生的、共享的、共治的。環境既是人類的,也是不同生物的。

    2021年7月,一群西雙版納野生大象一路北上的消息備受關注。多數人的第一反應是,這些大象怎麼啦?它們怎麼會選擇離開棲息地,轉而入侵人類的地盤了?這種疑問的前置性假設是:保護區是你們大象的地盤,廣大都市與鄉村地區是我們人類的地盤,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涉,互不打擾。換言之,大象的環境和人類的環境是相互隔絕的。

    在很多人的觀念里,動物尤其是大型動物只在動物園裡待著,珍稀植物生長在植物園裡,我們想看動物或植物,就得去動物園或植物園看。

    其實不然,良好的人地關係提倡人與動植物的和諧共生。

    理論層面,我們經歷和見證了仿生學科的誕生,近年來城市發展倡導的荒野化(wilding)與再野化(rewilding)等概念備受關注。實踐層面,利用城市屋頂空地種植稻穀、花卉和其他綠植的城市花園發展得如火如荼,倚靠城鄉接合部相對便捷的交通與獨特的田園資源衍生出的自然教育方興未艾。

    其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將原有主要被動植物佔據的自然系統和原有主要被人類佔據的人文系統進行有機整合,打破兩者之間的隔閡,形成有親密關係與密集互動的自然人文生態系統。

    其實,生物多樣性離我們並不遙遠,生物就在我們身邊。我們需要睜大雙眼,去發現、認識和了解身邊的生物世界,並身體力行地增進與生物之間的親密關係。

    維繫城市的自然與生態屬性。在城市發展與規劃過程中,預留相當面積與規模的森林、荒地與空閑地,從而讓動植物有足夠的生存發展與繁衍空間。

    建立自然與生物博物館。為了讓下一代從小樹立良好的自然與生物觀念,有條件的城市都應建設自然與生物博物館,除了展出全球範圍的典型動植物,可以重點凸顯地方性生物種群。認識地方與家園,不妨從認識地方的生物與生態環境開始。

    在廣大中小學普及自然與生物課程。在原有課程設置基礎上,適當加大自然、地理、生物等課程的分量,培養孩子們的生物多樣性思維與意識。「雙減」措施帶來了更多空余時間,不妨用尋找身邊的生物、探索身邊自然奧秘等方式進行必要的填充。

    設置生物多樣性觀察與實習基地。從我國生物種群的區域分佈看,整體上,城市的生物多樣性遜於鄉村,東部發達城市和地區的生物多樣性遜於中西部尤其西南部地區,教育部門不妨在西部省份設立全國性的生物多樣性考察與實習基地,在省域範圍內選擇生物多樣性表現良好的山區或丘陵地區設立生物多樣性考察與實習基地,從而為青少年開展生物多樣性實踐活動創造更好的條件。

    (作者系廣州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姚華松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0月13日 02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