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鄉里鄉親 別讓老漂族「身心俱漂」

原標題:離開了鄉里鄉親 別讓老漂族「身心俱漂」

    重陽節將至,尊老敬老話題再成熱點。近年來,圍繞老年人權益保護,出現了一些新現象新問題。其中比較突出的就是「老漂族」——老年人到下一代居住的城市生活,也幫助年輕人解決照顧孩子之類的問題。對老漂族而言,他們融入城市生活、享受城市的社會保障和福利,尚存在一定障礙,同時,隔代撫養孫輩也面臨很大的壓力,他們的退休生活並不輕鬆。

    「老漂族」與年輕的漂泊一族相比,雖然少了經濟上的壓力和負擔,但由於年齡偏大、社交受限、數字鴻溝等問題的存在,他們融入城市生活其實面臨更大困難。可以說除了背井離鄉之外,他們在心理層面的漂泊感、孤獨感更難得到排解,往往成為「身心俱漂」的群體。

    以筆者為例,岳母從今年8月下旬開始從湖南省岳陽縣到長沙市幫忙帶外孫女,儘管我與愛人已經有意要減少老人背井離鄉的漂泊感,但我們上班回來又要接手帶娃,與老人的交流難免有限,很多時候老人只能通過看看手機、與老家朋友打打電話來消磨時間,從我們這裏得到的有效陪伴和慰藉很有限。

    離開了「鄉里鄉親」的熟人社會,進入了「對門不識」的陌生城市,白天基本都在帶娃,晚上也沒有熟識的朋友一起參加廣場舞等娛樂、社交活動,我們與岳母商討的應對方式是周末給她「放假」,周五晚上返回老家岳陽縣,周一早晨在我們上班前趕到長沙。

    這樣來回奔波的確挺累,也增加了不少額外交通費用,就連岳母的朋友都覺得她「折騰」,可正像大家上班都期盼周末一樣,帶娃的老人同樣需要休息,周末假期不僅讓老人暫時得以解脫,也能讓她回到熟悉舒適的環境中,在精神層面得以小憩,這對於她的身心健康大有裨益。

    當然,能周末休假的「老漂族」不多,有些是因為周末也要帶娃,有些則是老家距離遙遠,往返費時費力費錢。可不管是以何種形式漂在城市,「老漂族」的眼前困境與長遠問題都有必要引起重視,並逐步得以改善和解決。

    作為受益者——子女除了保障物質層面的供給外,也需要給老人提供更多精神層面的慰藉,不能將全部精力放在下一代而完全忽視了他們的心理、情感需求,更不能將老人當成帶娃的「工具人」,而要幫助老人更好融入新的家庭、新的生活環境。而城市管理者、社區組織等,要為「老漂族」出行、就醫、社交、娛樂等提供更好保障,讓他們感受何為「城市讓生活更美好」。

    「老漂族」與「北漂」「深漂」等一樣,其實也是城鄉、區域發展不均衡的產物,促進城鄉、區域均衡發展,讓更多年輕人實現在家門口就業,是減少「老漂族」的重要途徑之一。此外,則是要在嬰幼兒托育、照護服務等方面,為年輕父母提供更多物美價廉的普惠性資源。否則,隨著三孩政策的推進與生育意願的提升,更多老人只能前赴後繼成為「老漂族」,且帶完老大可能還有老二、老三,時間、精力消耗對老人而言都是不小挑戰。

    在本該享受退休生活的年紀,卻只能退而不休,成為身心俱疲的「老漂族」,這對老年群體而言顯然不公平。儘管問題的解決無法一蹴而就,但「老漂」現象和「老漂族」群體面臨的種種困境,不能被有意無意地忽視甚至淹沒,逐步改善解決,最終實現標本兼治,是構建老年友好型社會的題中應有之義。

夏熊飛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0月13日 02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