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力市場化改革,不是簡單粗暴「漲電價」

原標題:電力市場化改革,不是簡單粗暴「漲電價」

  ■ 社論

  穩妥地推動電力市場化,是化解煤電價格不協調的唯一途徑。

  「市場煤、計劃電」,是此前全國十幾個省市拉閘限電的原因之一。10月12日,國家發改委發佈《關於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決定有序放開全部燃煤發電電量上網電價。燃煤發電電量原則上全部進入電力市場,通過市場交易在「基準價+上下浮動」範圍內形成上網電價。

  這次電力市場化改革意味著,「計劃電」將進一步隨著「市場煤」的行情,隨行就市。「計劃電」隨行就市有無必要?對居民和企業又會產生何種影響?其實,「市場煤」與「計劃電」價格不協調導致的弊端,終究要找一個化解辦法。因此有必要推動電力市場化改革步伐。

  事實上,在煤炭產業完成市場化改革以後,煤電實施價格雙軌制,結果是擋住了煤炭價格浮動對電價的衝擊,但電力的真實價格實現不了,導致電力企業動力不足。

  2005年中國開始啟動煤電聯動機制,煤企供應電力企業的煤炭實行低價的「重點合約煤價」,其餘煤炭供應價格實施市場價格。這導致當重點合約煤價低於市場價時,煤企會違約不賣給電力企業煤炭;重點合約煤價高於市場價時,發電企業又會棄約轉買市場煤。直到2013年「重點合約煤價」被取消。

  此後,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又經歷多次調整。目前的機制是,煤炭價格上下浮動不受限制,而電價則一直受限於上下浮動分別不超過10%、15%。弊端就是:當煤價大幅上升時,電價只能小幅調整,發電企業越發電就越虧損,所以今年出現火電設備大量閑置現象。對此,穩妥推動電力市場化,是化解煤電不協調問題的唯一途徑。

  民眾關心的是,改革後居民用電價格會不會上漲?答案是不會。國家發改委強調,改革實施後,居民、農業用戶、執行居民電價的學校、社會福利機構、社區服務中心等公益性事業用戶將和以往一樣購電用電,方式沒有改變,電價水平也保持不變。

  既然電力市場化改革是方向,為何居民用電價格不變?這主要是因為,電力市場化改革的最終目的是為更好保障民生,考慮到中國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仍較低,因此不能讓電成為「電老虎」。另一方面,2020年居民用電約佔電力消費的15%,居民用電並非耗電大戶,拉高居民電價解決不了發電企業設備閑置的問題。

  真正的耗電大戶是高耗能行業。因此《通知》明確「高耗能企業市場交易電價不受上浮20%限制。」至於其他工商業戶,《通知》要求,「有序推動尚未進入市場的工商業用戶全部進入電力市場」「鼓勵地方對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用電實行階段性優惠政策」,這意味著工商業企業用電成本可能有所增加,但主要成本由高耗能行業承擔。

  當然,值得關注的是,這一輪電力市場化改革會不會影響能耗雙控?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國火力發電量佔全國發電量的比例高達73%。可以說,燃煤發電絕對是中國的主力電源。那麼理順煤電價格機制後,煤炭銷量和發電企業的熱情都有了,會不會增加對煤炭的依賴度,影響能耗雙控?

  這在10月8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已說得比較清楚:「推動新增可再生能源消費在一定時間內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這意味著風電等清潔能源不會列入能耗總量,這樣就可部分緩解雙控壓力,激勵地方加快清潔能源建設。

  因此,這一輪電力市場化改革的思路,是在保障民生的基礎上,以寬幅浮動的電價為槓桿,優化能耗結構和產業結構,而能耗雙控也不會停步。至於「拉閘限電」,只要不「一刀切」,並隨著反周期性的貿易環境逐漸恢復正常,對民眾生活的影響將會大幅降低。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