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補稅第一案曝光,大數據為稅收公平賦能 | 新京報專欄

原標題:網紅補稅第一案曝光,大數據為稅收公平賦能 | 新京報專欄 來源:新京報評論

大數據技術在徵稅領域的應用,意味著以往容易被隱匿、被忽略的各種收入,未來將不再有偷稅漏稅逃稅的可乘之機。

▲網紅補稅第一案曝光,稅務部門追征一名網紅的662.44萬元稅款收入國庫。圖/IC photo

文 | 陳白

據媒體報導,最近,鄭州市金水區稅務局運用大數據實現信息系統自動提取數據,加大文娛領域從業人員稅收征管力度,追征一名網紅的662.44萬元稅款收入國庫。

這一案例曝光後,許多網友的第一反應都是,光納稅就以百萬計,這位網紅的收入得有多少?也有人算了一筆賬,如果按個稅45%來算的話,收入大概是1500萬。

這還不是國內最頭部的網紅,從這兩年公開的網紅帶貨金額來看,網紅吸金能力之強,早已算不上新聞。但正如本案例所揭示的,對於網紅的稅收監管,也越來越成為一個值得正視的問題。

此案被曝光,真正值得關注的點是,大數據技術在徵稅領域的應用,意味著以往容易被隱匿、被忽略的各種收入,未來將不再有偷稅漏稅逃稅的可乘之機。

大數據助力清除「稅收盲區」

互聯網造就網紅經濟的同時,互聯網和大數據技術的快速發展及其在監管和政務領域的應用,也使得執政更為科學化和可視化。在技術的加持下,所得稅的徵收更為科學和嚴謹,也就意味著稅負的承擔更為公平。

所謂公平稅負,是關於稅收負擔公平地分配於各納稅人的原則,曾被經濟學家亞當·斯密列為稅收四大原則之首。

公平稅負也是現代稅收的最為基本的原則之一,它是指國家徵稅要使每個納稅人承受的負擔與其經濟狀況相適當,並使各納稅人之間的負擔水平保持平衡。而政府通過各種稅收制度和稅收政策來促進公平競爭,進而實現社會公平。

此前,受限於技術手段,對於多元化的個人收入情況,稅務部門並不能有效掌握;特別是在網紅經濟興起之後,帶貨、打賞、飯圈集資等等收入遠遠超出了此前徵稅的固有分類,這直接意味著這樣一個現實:大家都知道明星、網紅收入不菲,但受限於他們收入渠道多元、不確定因素多,對於他們的個人所得稅征繳計算卻極為困難。他們往往收入金額巨大,而且更是偷逃漏稅的重災區,此前屢屢曝光的明星偷稅漏稅事件就是佐證。

而這種「稅收盲區」,也使得稅收這一最為基礎的保障社會公平的二次社會分配工具,無法最大程度地發揮其效用。如今,大數據手段的應用,解決了以往長期不能覆蓋的盲區,也為未來的稅負公平和稅制改革提供了更堅實的底座。

▲大數據手段的應用,解決了以往長期不能覆蓋的盲區,也為未來的稅負公平和稅制改革提供了更堅實的底座。圖/IC photo

個稅改革

重在理順稅收分配關係

實現稅負公平的關鍵之一就在於優化稅制結構,發揮好稅收調節收入分配的職能。

長期以來,中國的個稅制度都是按照分類來徵收的個人所得稅制,即對納稅人的各項收入進行分類,採取「分別徵收、各個清繳」的征管方式取得個稅收入。

這種個稅制度在客觀上造成了收入來源單一的工薪階層繳稅較多,而收入來源多元化的高收入階層繳稅較少的問題,明星和網紅只是其中大家關注得比較多的人群之一。

此前對於個稅改革,大家往往只是關注起征點問題,但事實上,從當前的稅制改革進程來看,個稅改革的重點不僅僅在於提高徵稅的起征點,更重要的是合理設計勞動所得與財富所得稅收分配關係。

在前不久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就明確指出,要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並提高精準性,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

作為收入分配的重要調節工具,稅收的重要性毫無疑問會被加以更大程度的重視。而大數據技術手段的應用,為稅制結構改革朝這些方向優化提供了重要支持,也將為網紅經濟的規範,提供重要支撐。

回顧財政史可以明確看到,從稅收治理的不同績效來看,技術的變遷與創新對稅收發展至關重要。如果技術取得進步,就能獲得較高的稅收治理效能。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大數據技術已經成為驅動經濟增長的新動能,稅收治理中,稅收征管諸如稅基、稅源、稅種、稅率等涉及海量的稅收大數據,將會成為保障稅法遵從度、提升稅收征管質效的堅實底座。以後,網紅要想偷逃稅款,將會變得阻力重重。

稅收作為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何在大數據技術賦能下,進一步盤活數據資源、挖掘數據價值、提升稅收治理效率,讓大數據真正提升監管和治理的現代化和科學化水平,對中國完善現代財稅制度至關重要。而規範網紅繳稅,其實也是為新經濟護航。

特約評論員|陳白

編輯|馬小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