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返鄉潮」: 數萬勞工出走,越南供應鏈面臨斷裂風險?

原標題:突如其來的「返鄉潮」: 數萬勞工出走,越南供應鏈面臨斷裂風險?

如今越南國內大批工人離職,無疑進一步加劇了全球供應鏈的緊張狀態。

好不容易等來解封,越南原以為這是經濟重啟的先兆,不曾想卻被一波勞工返鄉潮打亂了腳步。

10月11日,有消息指出,數以萬計的工人已經離開了越南南部的工業區。該地區是越南經濟和製造業的主要區域,也是疫情重災區。越南政府預計,多達210萬工人希望離開城市,加入返鄉隊伍。

據悉,為了吸引工人迴流以應付年底生產高峰期,越南政府正忙於發送手機簡訊給工人們,試圖勸說他們回返工作崗位。政府出動包車到工人的家鄉,準備把他們送回工業區。另一方面,廠家也紛紛祭出更高的工資福利吸引工人。即便如此,越南依舊抵擋不住這波工人出走的浪潮。

勞動力的短缺,恐會讓越南再度陷入供應鏈危機。華爾街研究公司BTIG分析師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表示,越南的製造業問題可能會在第四季度和假期引發更多問題,並可能持續到明年上半年。

對此,經濟學家宋清輝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次疫情的挑戰將會在很大程度上打擊商家在越南進行生產的積極性,或會導致部分訂單迴流中國生產。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周邊外交室主任周士新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越南工廠減產問題能否解決取決於越南疫情能否得到完全控制,而短期來看,很多企業的訂單並不會取消或轉移。」

210萬勞工離崗返鄉,對越南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措手不及的「返鄉潮」

經過一系列嚴格的封鎖限制,越南的「抗疫」終於顯現成果。

據越南衛生部的消息,自10月10日17時至11日17時,越南全國報告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619例。與9月平均日確診1萬例以上相比,越南的疫情的確在不斷緩解。據了解,越南政府正在加速推進新冠疫苗接種計劃,希望到2022年3月底,完成疫苗接種的成年人口達到70%。

疫情轉好之後,持續了三個月的防疫封鎖也迎來了解除。回想起這幾個月以來的艱辛,想必工業區的勞工們最有感觸。

10月初,越南胡志明市及周邊省份逐步開始解封。在胡志明市工作的女工黎氏美(Le Thi My)隨即加入返鄉大軍,回到與柬埔寨接壤的西寧省老家。「除了恐懼,我們幾乎一無所有。」黎氏美曾向媒體表示,自己目睹了社區里有很多人死於新冠。

勞工們之所以感到不安,還源於此前企業因應政府要求所實行的「三就地」(就地生產、就地用餐、就地住宿)的抗疫模式。

勞工們所處的越南南部工業區是疫情暴發的中心,自「三就地」實行以來,工人們都被限制在狹小住房內長達數月。此舉使得許多工人在那幾個月里都沒有工資,儲蓄減少,只能依賴於政府提供的食品包。

美國-東盟商務委員會(US-Asean Business Council)越南首席代表吳秀城(Vu Tu Thanh)表示,這次經歷讓許多移民工人深受創傷。或許正因如此,即便工廠祭出高薪和提供免費膳食,政府通過包車把工人從家鄉接回來等優厚條件吸引勞工們迴流也依舊無濟於事。越南政府在官方網站上指出,目前已有成千上萬的工人離開了越南商業中心胡志明市,以及附近的平陽省、同奈省和隆安省。

「這波『返鄉潮』是越南工業部門所意想不到的,凸顯出越南勞工對解封后疫情防控的信心不足,沒有多少安全感可言。」宋清輝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也意味著工業區勞動力短缺的問題將會持續,將會嚴重打擊越南經濟復甦的進程。

周士新則向記者表示,幾個月前越南工廠也曾出現過工人出走的情況,只不過,這次勞工返鄉的規模稍微大一些,在時間上也很難確定,讓越南工業部門措手不及。

儘管越南疫情有所緩和,但每天接近4000的病例數並不算少。所以周士新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目前越南國內的疫情形勢仍不樂觀,尤其是從返鄉務工人員中已經檢測到確診病例,越南的疫情存在著向農村擴散的潛在趨勢。

這幾天,同塔省從大批的返鄉務工人員中檢測出50例新冠患者。另外,安江省、永龍省和金甌省各有39例、4例和25例確診個案。據越南衛生部統計,從10月1日至今,已逾千人的新冠檢測結果呈陽性。

由於從疫區返鄉的務工人員確診病例在增加,隔離點人滿為患,各地政府不得不徵用學校來增加隔離點。

供應鏈面臨斷裂?

毋庸置疑的是,越南已是全球供應鏈的重要一環。如今越南國內大批工人離職,無疑進一步加劇了全球供應鏈的緊張狀態。

根據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的數據,越南是美國服裝和鞋類的第二大供應商。依賴該地區進行生產鞋類和服裝的零售商,像耐克、阿迪達斯這樣的企業首當其衝。

據統計,在2021年,耐克有超過一半的鞋類和30%的服裝由越南工廠生產。9月22日,耐克發布2022財年第一季度關鍵財務數據時,下調了整個2022財年的銷售預期。對耐克減產的擔憂,也導致華爾街研究公司BTIG在9月下調了耐克的股票評級。

BTIG分析師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還表示,越南是一片未知的「水域」。他預估僅耐克的產量就已經減少了1.8億雙鞋。「沒有人知道產量的增長會有多快,或者多慢。」他補充道。

因疫情的阻礙,越南工廠區的開工情況並不理想。9月10日,越南的美國商會、歐盟商會代表還通過電話會向越南總理范明政發出提醒,稱在越南的歐盟企業中,18%的企業已將訂單轉移到其他國家,另有16%正在考慮。

眼看訂單流失的危機不斷蔓延,越南政府較為著急。

10月6日,越南工商部官員出面澄清,網傳的耐克將把生產線從越南遷移至中國和印尼的消息不準確。同時,越南企業協會也建議,人力短缺的狀況下,為了趕訂單,有必要研究將工人1年最長加班時間上限提高到300小時。

越南本來寄希望于借解封來恢復生產,沒想到又遭遇工人「返鄉潮」。近期,有關iPhone斷供的消息再度讓越南供應鏈遭受重創的說法甚囂塵上。

目前,iPhone 13 Pro 512 GB遠峰藍在中國的等待時間需要五周,而同一型號在日本的等待時間也為五周,在美國的時間則為四周。這也讓蘋果iPhone 13成為近年來用戶等待時間最長的產品系列。據悉,以功能型手機而言,越南工廠約其佔6成產量,其餘則以印度工廠生產為主。

周士新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近年來,越南之所以成為外資在東南亞生產的優先選擇對象,主要還是勞動力成本和越南政府的優惠政策,而這種情況在越南加入CPTPP后更加明顯。

「疫情確實會讓商家對繼續在越南生產的信心產生一定程度的動搖,但畢竟,當越南成為全球部分商品產業鏈的重要一環一段時間后,相應的其他商品產業鏈也會與之產生配套,並形成產業體系的滾動式發展。在短期內,商家依然難以在全球範圍內找到願意或能夠替代越南的國家。」他補充道。

另外,周士新向記者表示,商家固然看重利潤率,但產業鏈安全更是利潤率安全的重要保證。「從歷史上看,越南以及東南亞的其他一些國家對維護供應鏈安全還是採取了很多措施,效果也較好。」他補充,這也是越南乃至東南亞能成為全球經濟最具活力地區的重要原因。

就目前而言,雖然越南在供應鏈上有它獨有的優勢,但這並不代表越南就一定能留住外資企業的訂單。周士新向記者表示,「歐美西方的聖誕節市場都在急切地等待著商品的供應,短期來看,很多企業的訂單不會取消或選擇轉移。但若疫情惡化,則會對越南製造業造成很大的影響。這種影響的程度目前還難以評估。」

對此,宋清輝也持有類似觀點。他認為,只有越南的疫情緩解,工廠減產的問題才有望得到解決。與此同時,減產所引發的問題也不容小覷。「總的來看,越南工廠減產對越南經濟的影響深遠。若該問題得不到解決,越南經濟會進一步萎縮,甚至出現負增長。」他向記者補充道。

(作者:胡慧茵 編輯:陳慶梅)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