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野喊冤,網友怒了

11日晚,涉毒藝人宋冬野在演出被舉報致取消後,發文「喊冤」,情緒激動。文中諸多觀點引發巨大爭議,遭到眾多網友的批評和反駁。

12日,宋冬野的微博帳號被禁言。在此之前,他曾用過激言語回復網友評論,目前已被刪除。

宋冬野,1987年生,曾活躍於內地歌壇。2016年因吸食大麻被北京警方控制,此後逐漸淡出人們視野。

微博長文中(全文見文末)的爭議主要為以下幾點。

一直將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大喊「冤枉」:

「有的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冤枉,我沒有殺害緝毒民警,也恰是緝毒民警告訴我,吸食毒品屬於違法行為,販毒才是犯罪行為,吸食毒品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

用錯誤的邏輯掩蓋自己的過錯:

「哪有什麼無需就無供。在毒品這件事上,『供』一直單方面創造著『需』!殺人的一直都是販毒者,不是我!」

以藝人工作不好乾為由,為吸毒找藉口:

「藝人這個行業是抑鬱症和精神疾病的重災區,而往往就在這種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販毒者有預謀的出現了...誰能扛得住這個被偽裝成糖的毒藥呢?」

從質疑「為什麼自己的演出被取消」,到質疑法律公正:

「到底是相關法律法規算數,還是個別人隻言片語的舉報算數?」

「為什麼在『三年禁演期』過去又兩年後,還要禁止我演出?如果惡意舉報的『群眾』會左右法律的公正,那麼買了票等著看演出的觀眾和音樂愛好者又算什麼?」

對以上幾點,眾多網友進行了反駁和批評(宋冬野曾在部分評論下過激回復,目前已經刪除)。

首當其衝的,是其「受害者」的言論。

禁毒民警是公安隊伍里最危險、犧牲最多的警種之一,2017年以來全國有30餘名禁毒民警犧牲、60餘名禁毒民警負傷。與毒販交鋒中,受傷、流血是家常便飯,這些傷痕,成為一道道無法抹去的「勳章」。

有網友引用2020年7月@中國警方在線 的微博,指責其言論不負責。「在這條罪惡的利益鏈上,吸毒者也是一環。特別是一些知名藝人缺乏自律自重,沒有負起公眾人物應有的責任,那些為吸毒而花出去的錢都變成了毒資買了子彈,打在了緝毒警的身上!」

沒想到,宋冬野隨後竟回復,「覺得(委屈)」,被網友截圖(目前這條回復也被刪除)。

這則回復以及宋冬野此前的言論,使得不少網友、媒體站出來呼籲對涉毒0容忍,尊重、珍惜緝毒警察用傷痛、生命換來的禁毒成果。

除此之外,還有網友針對其「藝人苦」的言論進行反駁。

其實大多數網友都持有相似的態度,即「可以重新做人,但別想再當公眾人物」。

事實上,據觀察者網此前報導。2016年涉毒事件之後,宋冬野的音樂工作並沒有停止。今年3月,他還在北京辦過演出。

9月初,中央宣傳部印發《關於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要加大對違法失德藝人的懲處,禁止劣跡藝人轉移陣地復出。規範明星廣告代言。提高准入門檻,規範藝人經紀。嚴格執行演出經紀人資格認證制度。研究制定演員經紀機構、網路表演經紀機構等管理辦法。發揮行業協會作用,強化職業道德委員會職能,積極開展道德評議,及時對違法失德人員和縱容違法失德行為的經紀公司、明星工作室進行行業抵制和聯合懲戒。

「共青團中央」微信公眾號12日發文稱:

大家不是不讓他工作,而是不希望他以偶像和公眾人物的身份出現在大眾面前。涉毒的藝人,他們可以戒毒,可以去做其他的工作。但作為公眾人物,他們的吸毒行為不只是個人惡習,更會在傳播中被放大,尤其會對青少年的防毒意識產生負面影響。如果吸毒藝人可以復出,那些長眠地下的緝毒警察該怎麼「復出」呢?對沾染毒品的公眾人物說不,拒絕對毒品一切形式的美化和洗白!

附:宋冬野微博原文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