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抗議換來的提前大選,能解決伊拉克的問題嗎?

原標題:民眾抗議換來的提前大選,能解決伊拉克的問題嗎?

伊拉克結束了一場應民眾呼籲的改革版大選,但結果並不是他們想要的。

這場原定於2022年舉行的大選被提前至今年,並採用改革後的新選舉法。儘管如此,大量民眾仍表示失望,並抵制投票,初步統計的投票率刷新了歷史最低紀錄。

大選結束後,分析人士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伊拉克政治格局並沒有太大變化。

伊拉克的問題,似乎並不是一場選舉改革就能解決的。

教派分權的政治格局並未改變

這場選舉提前的起因是2019年10月起,伊拉克民眾在多地針對政府開展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

民眾因政府腐敗、公共服務能力低下和失業率居高不下而普遍感到憤怒,他們要求改變現有政治局面,改革選舉制度。

伊拉克此前的選舉制度是由美國主導建立的。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推翻薩達姆政權後,主導建立了一套基於配額制的政治體系,將重要政府職位按一定比例分配給什葉派、遜尼派、庫爾德人和其他少數民族。

「2003年薩達姆領導的遜尼派政府被推翻以來,什葉派一直主導伊拉克政壇,長期佔據總理職位。遜尼派長期佔據議會議長職位,國家總統則由庫爾德人出任。這種格局一直延續至今,伊拉克自身並沒有能力改變這樣一種教派分權的體制。」寧夏大學中國阿拉伯國家研究院院長、知名中東問題專家李紹先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這一體制的弊端也逐漸凸顯。批評者指出,這使得該國政治權力被長期把持在一些傳統政黨手中,容易滋生腐敗。

民眾長達數月的大規模抗議後,伊拉克原總理辭職,現任總理卡迪米上台後承諾改革選舉,並提前舉行大選。

當地時間2021年10月10日,伊拉克國民議會選舉舉行,民眾參加投票。圖/IC photo

新選舉法下,投票規則有所改變,參選人不再以政黨名義,而是以個人名義參選,且首次允許獨立候選人參選。另外,大選選區增加,從以往的18個增至83個。這些改變被認為是為了給予小政黨和獨立人士更多競選機會。

但分析人士認為,這些改變作用不大,擁有雄厚政治背景和大量競選資金的傳統政黨將繼續保持強大。

李紹先表示,在抗議示威活動背景下推出的改革,實際上只是一種策略上的改變,並不能改變教派分權的政治格局。從目前大選初步結果來看,改革後的選舉確實並未給伊拉克政治格局帶來變化。

路透社報導指出,在上一屆議會中擁有最多席位的「薩德爾聯盟」仍維持第一政黨地位,席位大幅增加。這一政黨由什葉派宗教領袖穆克塔達·薩德爾領導,反對包括美國和伊朗在內的所有外部勢力干預。

此前擁有第二多席位的「法塔赫聯盟」則在此次大選中受挫,席位有所減少。這一政黨同樣反對美國干預,但與伊朗關係密切,曾在議會推動通過要求美軍撤離伊拉克的決議。

另外,新華社報導指出,國民議會議長哈布希領導的遜尼派政治團體「進步聯盟」獲得的席位數排名第二,前總理馬利基領導的「法治國家聯盟」則排名第三。

政治生態難逃外部勢力影響

伊拉克的國內政治生態一直受到外部因素的干擾,這也是此次選舉改革無法帶來任何實質變化的一個原因。

「近年來,伊拉克民眾的一個很大訴求就是擺脫外部勢力的影響和干預。」李紹先表示,此次「薩德爾聯盟」能獲得大選勝利,就是因為他們呼應了民眾的這一需求,主張反對一切外部勢力干預。

當地時間2021年10月11日,伊拉克巴格達,什葉派宗教領袖薩德爾的支持者歡慶選舉勝利。圖/IC photo

李紹先表示,伊拉克國家治理中存在的一個突出問題是自2003年以來,伊拉克政府基本沒有自主能力,受外部勢力影響嚴重。目前,伊拉克受到的最嚴重干預來自美國和伊朗兩股勢力。

他認為,過去近20年內,美國、伊朗兩國對伊拉克的影響出現了此消彼長的變化。

2003年到2011年期間,也就是美國從伊拉克大規模撤軍前,伊拉克政局形勢受美國的壟斷性影響,其政治制度構建由美國控制;2011年到2019年期間,伊朗影響力不斷上升,和美國呈「平分秋色」的狀態,所以這一時期,伊拉克的政府組建、總理任命,都需要在美國和伊朗之間尋求妥協;2019年年底至今,伊朗對伊拉克影響力逐漸超過美國。

伊朗在伊拉克的影響力不斷上升,很大程度來自於打擊伊拉克境內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時期,伊朗發揮了重要作用,在該國扶植起一批民兵組織,這些民兵組織現已成為伊拉克國內一股重要的政治和軍事力量。

另外,伊拉克國內則有不同政治派別林立、分歧難解的問題。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發文指出,在這一情況下,伊拉克政壇只能存在一種「脆弱的政治平衡」。而這會再次帶來一個「軟弱的」總理,以尋求各政治派別的支持。

現任總理卡迪米就是一個得到其國內各派支持,同時被美國等西方國家接受的溫和派人物。

李紹先指出,卡迪米沒有任何政黨背景,他在原政府倒台後被推選出來,就是各派妥協的產物。此次大選後,由於各黨都沒有獲得壟斷性多數地位,所以他的影響力仍是第一位的,有可能再次連任總理。

民生經濟問題難解

讓伊拉克民眾憤怒的,除了殭化的政治體系,還有政府低下的公共服務和發展經濟能力。這一問題也無法依靠一場選舉改革就獲得改善。

「不提供基本服務,我為什麼要去投票?」一名伊拉克人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表達了對此次選舉的抵制,並抱怨電力供應短缺和公路等基礎設施建設的落後。

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ECFR)發文指出,伊拉克現存各個政治派別雖然存在分歧,但都是現有政治體系根深蒂固的受益者,因此並不太可能開展重大改革,以真正解決腐敗、經濟發展不穩定等問題。

當地時間2021年10月10日,伊拉克國民議會選舉舉行,伊拉克安全部隊成員在投票站嚴陣以待。圖/IC photo

另外,伊拉克的國內經濟也嚴重依賴鄰國伊朗。

李紹先表示,伊拉克雖然過去很富有,但經過多年戰亂及遭受美國制裁後,其國內的工業基本是荒廢的,主要依靠石油相關產業。而且,雖然伊拉克是石油的主要出口國之一,但對石油的加工能力很弱,因此在汽油能源上嚴重依賴伊朗。此外,在電力供應、農產品等各方面,伊拉克的經濟都相當依賴伊朗。

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分析認為,此次選舉後,新一屆政府可能仍然無法解決引發民眾大規模抗議的腐敗和經濟發展問題,民眾的大規模抗議可能在未來再次發生。

大量伊拉克人渴望選舉改革能帶來改變,但改變可能並不那麼容易到來。

新京報記者 向晨雨

編輯 張磊 校對 李世輝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