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嘉班納在華銷量反彈?我們去門店看了下

@中國新聞網

杜嘉班納至今仍在力圖重塑形象,修復與中國市場的關係。

作者:左雨晴

據外媒報導,3年前在中國自己「作死」而幾近「社死」的奢侈品牌杜嘉班納(Dolce&Gabbana),2021年在中國銷售量同比反彈了20%。杜嘉班納挽回了中國消費者的心了?我們去門店走了走。

杜嘉班納公眾號顯示,目前該品牌在國內共有各類門店55家。而其曾經位於北京銀泰中心的旗艦店,已於2020年撤店,其餘門店除王府井店外,大多集中在北京SKP商場。

12日,中新網走訪時注意到,北京SKP商場內的幾家門店中,幾乎均無人光顧,僅有一家門店仍有顧客在挑選衣服。但在大眾點評上,其門店信息均無法搜索。

杜嘉班納位於北京SKP商場的門店,有顧客正在挑選衣服。左雨晴 攝

彭博社報導稱,杜嘉班納首席執行官Alfonso Dolce表示,中國的銷售額比去年反彈了20%,不過儘管如此,其銷售額仍低於「失策」之前。在中國這個全球增長最快的奢侈品市場,該公司「尚未完全從自身造成的公共關係崩潰中恢復過來」。

而這場「失策」與「崩潰」始於2018年,當時杜嘉班納在上海時裝秀前夕發佈了一組廣告影片《起筷吃飯》,內容是一名中國女模特尷尬地在使用筷子吃義大利菜,但這組廣告被很多人視為「具有冒犯性」,並引發了中國消費者的不滿。

杜嘉班納引起爭議的宣傳影片《起筷吃飯》。

不少網友認為,女模特的妝容,用筷子吃西餐的奇怪做法和「陰陽怪氣」的解說詞,不僅充滿了對中國人乃至亞裔的「刻板印象」,還顯示了該品牌面對中國市場的傲慢態度。

而將輿論推向頂峰的,是杜嘉班納創始人之一Stefano Gabbana社交帳號在回應指責時,公然表示辱華,並稱「沒有中國我們一樣過得很好」。

儘管隨後杜嘉班納官方微博稱,官方Intragram帳號和Stefano Gabbana的Instagram帳號被盜,但中國網友並不買賬。原本計劃參延長賽裝秀的中國明星紛紛發表聲明拒絕出席;其亞太地區品牌大使王俊凱、迪麗熱巴也相繼發表聲明,宣布與杜嘉班納解約。

杜嘉班納官博稱,官方Intragram帳號和Stefano Gabbana的Instagram帳號被盜。

在輿論風暴下,杜嘉班納被迫取消了當時正準備在上海舉行的時裝秀,其品牌也遭到了中國消費者的抵制。

即便創始人在「嘴硬」後又發佈影片稱向全世界所有華人致歉,但這仍未能挽回該品牌在華的頹勢。福布斯發佈的2019年億萬富翁榜單顯示,當年杜嘉班納兩位創始人雙雙跌出榜單。在此之前,二人各以17億美元的身價躋身2018年的億萬富翁榜。

彼時,福布斯網站表示:「在任何消費類別中,侵犯消費者信任的代價都比不上奢侈品行業,奢侈品品牌的高價值主要在於其聲譽。如果一個品牌玷污了這種聲譽,它就有失去『奢華』的真正危險。」

2018年11月23日,杜嘉班納創始人發佈影片道歉,並用中文說「對不起」。

杜嘉班納至今仍在力圖重塑形象,修復與中國市場的關係。彭博社報導稱,這家品牌並不想失去中國市場,並為此雇了兩家「國際危機管理公司」。

「在事件發生後的社交媒體風暴中,該品牌設法留住了中國的現有客戶,但很難贏得新客戶。」Dolce對媒體表示。

就在今年6月,莫文蔚因在新歌MV里身穿杜嘉班納的服裝,並將該造型設為頭像一事也引發了爭議,「莫文蔚 杜嘉班納」登上了微博熱搜榜首。隨後,莫文蔚更換頭像,刪除相關博文內容。

杜嘉班納在中國現擁有約1200名員工,並計劃很快在上海中信廣場開設一家新精品店。「在我們的宣傳活動中,我們一直更加謹慎——更低調,」Dolce說,「我們將繼續更加關注我們在機構層面的知名度。」

12日,對於「杜嘉班納今年在華銷量反彈」的話題,多數網友留言依然對杜嘉班納廣告事件不滿,並有網友質疑銷售數據是否準確?對此,你又怎麼看?

編輯:范豐輝

責編:張曦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