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不存在的「班得瑞」,終究會自爆

原標題:夜讀|不存在的「班得瑞」,終究會自爆 來源:澎湃新聞

我媽曾是特別望子成龍的人。我上初中那會兒,正是各類心靈雞湯讀物盛行的時候,我媽三不五時就給我買幾本,希望書中的種種外國名人勵志小故事,能夠給我正向的激勵。

起初,我讀得特別認真,還在筆記本上做摘錄,想把它們當成作文素材。漸漸地,我發現這些讀物有很多破綻。

這些書往往裝幀劣質,裡頭還有錯別字,很像是廉價的盜版書。而且,不同的書經常相互矛盾。在這本書里,勵志故事的主人公是愛迪生,在另一本書里,大同小異的故事,主人公就成了愛因斯坦。

迷信名人勵志小故事,大概是我這代人共同的童年經歷。後來在網上經常被提及的一個例子是,小學課本里曾有篇課文,叫《愛迪生救媽媽》。說的是,愛迪生7歲那年,媽媽得了闌尾炎,來不及上醫院,家裡燈光又昏暗,愛迪生就想出了用鏡子聚光的辦法,讓媽媽成功做了手術。

這篇文章的硬傷在於,一般認為世界上第一例闌尾炎手術發生在1886年,而愛迪生7歲時是1854年。按照課文的說法,愛迪生憑藉一己之力,硬生生把闌尾炎手術時間給超前了30多年。

有人求證後發現,這篇文章的創意源頭,來自於1940年代的電 影《小湯姆愛迪生》。這個外國故事經過幾番輾轉、以訛傳訛後,就成了教材上的版本。最新版的教材,已經刪除了這篇文章。

除了愛迪生,我們小時候耳熟能詳的華盛頓砍櫻桃樹、達芬奇畫雞蛋等故事,都有很大的杜撰成分。

而最近一個很著名的例子是,不少80後、90後成長過程中,幾乎都聽過瑞士著名樂團——班得瑞樂團的音樂。在很多人的認知里,這個樂團「來自瑞士一塵不染的音符」「創作時只在山林中採集自然之聲」。

但真相是,這個「樂團」的音樂,是一個德國人組織了十余位德國音樂人為冥想主題所做的曲目合集,偶爾也買了一些知名曲目的版權,進行翻奏。

說白了,曾長期頗負盛名的「班得瑞樂團」,根本不存在。

有人會說,求證這些故事、事物的真實性,重要嗎?我們讀愛迪生的故事,是想學習他勤於鑽研、善於動腦筋的精神;讀華盛頓砍櫻桃樹,是希望孩子有誠實的品質;迷戀班得瑞的音樂,是希望我們的創作者也能生產出這種「洗滌靈魂」的音樂。

我不否認,班得瑞的音樂的確好聽,但我還得要說,求真精神,很重要!知其然,也得知其所以然。如果我們追求的「善」和「美」,連「真」的基礎都不牢靠,又怎麼會有堅實的說服力呢?

何況,這些現象不約而同地揭示了一個長久的迷思:我們更傾向於相信、追隨那些來自西方(包括其他發達國家)的「傳說」,無論是一個名人,還是一個樂隊。

這種來自遠方的人、事、物,本身就更具迷惑性、不好證偽,哪怕傳播者和接收者的初衷是好的,但這種迷信也可能過猶不及,導向妄自菲薄,產生「外國的月亮就是比較圓」的自卑與片面心理。

就好像,一說「班得瑞」,就要痛批國內的樂壇急功急利;一說夏令營,就要把日本拿出來當榜樣,把我們的小孩和教育批一頓。

說到底,多些較勁求真的精神和追尋真相的勇氣,往小了說可以讓個人保持清醒,不容易上當受騙;往大了說,關係到我們民族和社會的獨立意識和自信。我們都需要這種成長。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