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報評論:姜粉治百病的「原始點」,根本就是個「縫合怪」

  摘要

  中青評論

  市場監管與執法部門應發力,嚴防有人借合法生意的「殼」行不法勾當之實。

  在國內,有這樣一個組織——它在全國各地設有上百家門店,註冊了數十個微信公眾號,坐擁眾多學員。靠著開設「訓練營」,並將姜粉等產品賣給學員,單獨一個公眾號的銷售額就能達到數百萬元。聽起來,這似乎又是一個收割「智商稅」的傳銷組織,但是,它作惡的「本領」卻不止如此。10月11日,經由《新京報》記者卧底調查,這個名為原始點的組織徹底暴露在了公眾面前。

學員們在教室里觀看原始點創始人的影片。(圖片來源:新京報)

  這是什麼性質的組織?在監管執法部門介入之前,我們不好妄下定義。不過,只要看看原始點組織者的言行,具備科學常識的人不難判斷。大多數參與原始點活動的學員,都是患病負傷的人。面對這些「病急亂投醫」的無助者,原始點一邊宣稱其療法可以「治一切疾病」,一邊大肆輸出「生病是因為有罪」「懺悔了病就能好」等偽科學概念,同時還以胡編的「中醫理論」為掩護,大肆向學員推銷毫無療效且價格不菲的姜製品與「溫敷服」。不少學員本來就身患重疾,成百上千元錢花了出去,病痛卻一點沒少。儘管如此,也沒阻礙原始點繼續圈錢。

  在報導中,有清醒的學員認為原始點「有邪教的嫌疑」,北京中醫藥大學中藥藥劑學教授陸洋也在採訪中指出,原始點「是打著中醫的幌子在騙人」。仔細想想,原始點的「騙功」其實並沒有多高明,這些手段和話術,都是「偽中醫」和「女德班」之流玩剩下的老套路。用網上流行的話說,「原始點」根本就是個十足的「縫合怪」。然而,如此粗糙、老套而露骨的低級伎倆,怎麼就騙到了這麼多人?

武漢原始點基地賣給學員們的姜粉(圖片來源:新京報)

  表面上看,讓這些原始點學員踏入陷阱的,是他們的無知——他們不懂病理、不懂醫學,甚至連新聞中的「騙術揭秘」都沒看過。但是,站在公正的立場上,我們顯然不能將受害者的遭遇完全歸咎於其自身的無知。讓那些文化水平不高、還要面對病痛侵襲的人,具備充足的「防騙素養」,本來就是一種苛求。更何況,不少受騙者都是渴望 「死馬當活馬醫」的絕症患者,要求這些人在「包治百病」的誘惑面前保持理智,更是不太現實。

  回頭看去,原始點的騙局究竟是在何時取得成功的?答案恐怕並不在記者卧底的「訓練營」里。騙子們在現場舌燦蓮花,讓學員們乖乖掏出錢來,只不過是整場騙局的收尾階段。社會上總有防備不夠的人會被這類騙術俘獲。在這一過程中,騙子就像林中用捕獸夾狩獵的「獵人」。對「獵人」而言,真正的決定性時刻,並不是陷阱咬住「獵物」的瞬間,而是之前鋪設陷阱、布下誘餌的過程。回到原始點的案例中,該組織的上百家線下門店和幾十個微信公眾號,便是他們預先準備好的陷阱和誘餌。既然陷阱和誘餌早已就位,又何愁沒有「獵物」自投羅網?

  蛇打七寸,擒賊擒王。想要阻止這類組織坑害更多患者,不可能只靠潛在受害者加強防備。市場監管與執法部門還應發力,加強對這類有非法行醫嫌疑、詐騙嫌疑乃至「邪教潛質」的組織的盯防,嚴防有人借合法生意的「殼」行不法勾當之實。

  目前,原始點已被媒體曝光,有關部門不僅要沿著現有線索對該組織展開徹查,也要總結經驗,復盤其發展壯大的過程,儘可能避免類似情況再度發生。只有從源頭抓起,才能消滅這類騙局的生存土壤。

  撰文/楊鑫宇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