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淹沒的山西村莊:三道防線難抵洪水,急需排水讓村民儘快回村

來源:重案組37號

10日上午,馬義龍觀察到洪水下降約30厘米,他安慰自己,「還好,人在,家就在。」

全文2274字 閱讀約4分鐘

受汾河40年來最大洪峰過境影響,山西西南部的稷山縣稷峰鎮荊平村連續5日處於洪水淹沒中。

10月12日,荊平村委會主任鮑華安稱,為抵禦洪水,村裡曾組織村民連設三道防線,最終還是難抵洪水湧入,「家還是淹了。」當時他就站在村子外面,洪水進村時,他心裏一直重複著,「守不住了」。荊平村2000多名村民在10月8日全部轉移安置,部分村民被安置到附近的村莊里。鮑華安提到,當地政府為受災村民解決吃住問題,在發出求助消息後,他們還陸續收到了來自外界的物資捐贈。12日,荊平村西區的洪水仍沒有退去。村子里急需水泵排水,鮑華安說,他希望洪水退去後,村民能儘快回村,儘快進行災後重建。

▲10月10日,荊平村依然淹沒在洪水中。新京報記者 張建斌 攝

連設三道防線,「家還是淹了」

「我們這裏從沒有發過這麼大的水。」10月12日,荊平村委會主任鮑華安回憶說。荊平村屬於山西省稷山縣稷峰鎮,位於汾河谷地108國道和省道交匯的汾河南岸,全村有356戶,共2518多名村民。據公開資料,全村耕地面積3980畝,葡萄面積3160畝。鮑華安說,由於持續暴雨,今年的洪水流量特別大,洪峰過境時水漲得特別快,從10月5日開始,他就安排村幹部分為「白天」和「夜晚」兩個組,輪流在村西邊的堤壩上觀察洪水流量和漲水情況。「水漲得太快了,比如你插個棍子做個標記,幾分鐘就能被淹沒。我們隔壁村有個河壩比較小,當時水已經和壩面齊平了。」鮑華安提到,荊平村西邊的堤壩相對較高,但因為有水不斷從壩體滲出,7日,他們組織幾百名村民用裝滿土和水泥的袋子堵住壩體滲水的地方。「女的撐開袋子,男的裝土填補,還有挖掘機作業,馬上就把壩體的問題給解決了。」鮑華安說。10月7日,洪水漫過了隔壁村的堤壩,向荊平村蔓延。鮑華安回憶,村裡立即組織人員設立第二道防線。這道防線位於村子通向村外的一條老運稷路,他組織村裡的年輕人提前把路上的涵洞全部堵好,並拉響警報,通知年齡大的村民帶上東西提前撤離。

「不到兩個小時,洪水就和運稷路齊平了,我們預估洪水水量大,就在廣播上通知大家收拾東西,年紀大的先撤離,年輕的到河壩上,村幹部拿著報警器滿村子轉,叫大家往高處轉移。」鮑華安說道。

第一道防線已經擋不住了,鮑華安害怕第二道防線還是守不住,開始著手在村口布置第三道防線。

「我們用挖掘機在村口堆放沙袋,但是沒能堆起來,車放下來一批水泥沙土,水就沖走一批。」

8日凌晨,洪水沒過了第三道防線,漫入村莊,水最深處達到3米左右,房屋泡在了洪水裡。回憶當時,鮑華安眼睛有些紅腫。「當時我就站在村子外面,守不住的時候真的是掉淚了,當時蹲在那個地方我都站不起來了,真是站不起來了。」他哽咽道。

▲10月10日,荊平村依然淹沒在洪水中。新京報記者 張建斌 攝

村民全數轉移,「人在,家就在」

8日下午,荊平村2000多名村民已全部轉移安置,部分村民被安置到附近的村莊里。村民馬義龍常會到高處看看被洪水浸泡的家。7日晚至8日凌晨,馬義龍因為在運稷路參與設防抗洪未能回家。馬義龍回憶,7日晚10點多,洪水漫進了老運稷路,且不斷從西邊漫進村子,村裡有一輛挖掘機和三輛車一直在前方拉土堵路。「後來又加入了六輛車,還是堵不住,堵一車土,就被洪水沖不見了。還有兩車水泥,卸下來也不見了。水泥是整袋整袋的拉,從車上搬下來就在路邊堵著,但都被水沖走了。」馬義龍說。直到8日凌晨,村裡循環播放著廣播,讓老人先行轉移到高處。設置防線的公路離他家只有500米的距離,他沒顧上送父母撤離,也沒來得及轉移家中物品。「我弟弟帶我父母撤離,廣播和警報一晚上沒有停。直到實在守不住了,年輕人都從運稷路抗洪防線上回來,回家翻東西準備撤離。8日上午9點多,我們走的時候,水已經比路邊護欄高出20多厘米。」 馬義龍說。馬義龍家共有三間房子,全部被洪水淹沒。如今從高處俯瞰村子,能明顯看到一處藍色的瓦房,那是馬義龍經營的飯店,也是村裡唯一的飯店,「飯店裡一樣東西都沒拿出來,」馬義龍停頓一會兒,惆悵道,「家園不好建,況且家裡還有老人,現在快到冬天了,他們在哪住呢,冬天沒地方住了。」10日上午,馬義龍觀察到洪水下降約30厘米,他安慰自己,「還好,人在,家就在。」

▲10月10日,荊平村依然淹沒在洪水中。新京報記者 張建斌 攝

急需水泵排水,「想讓村民儘快回村」

8日開始,荊平村村民開始通過網路向外界發出求助消息。

求救信息稱,該村農田全部被淹,房屋被洪水倒灌、水淹;村裡大部分房屋被洪水浸泡不能居住,加上天氣轉冷,急需救助。

求助很快得到回應。鮑華安說,當地政府為受災村民解決了吃住問題,最近幾天,安置點的村民陸續收到來自外界的物資捐贈,「吃飯的問題最起碼能解決,捐贈的東西還有棉被、大衣等。」村裡有將近一半的房屋被淹沒,但村民損失不只這些,荊平村村支書介紹,葡萄種植是荊平村的主導產業,今年葡萄已收穫,全村3000餘畝葡萄樹浸水,大棚也被洪水損毀,來年每畝地仍需再投入5000餘元。12日,荊平村西區的洪水仍沒有退去,村子里急需水泵排水,雖然受災村民已得到妥善安置,鮑華安仍想洪水退去村民儘快回村,儘快進行災後重建。鮑華安表示,讓村民一直在外面或者在親戚家,他心裏總感覺不自在,「災後的我們還是要進行自救,讓村民自己開灶,自己能吃上飯,有一個可以安定的地方。」新京報記者 薄其雨 張建斌 傅應林 袁靜偉

編輯 左燕燕

校對 李立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