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權不是守成偏安之主(下):忍辱學勾踐 終成帝業丨文史筆談

原標題:孫權不是守成偏安之主(下):忍辱學勾踐 終成帝業丨文史筆談

孫權不是守成偏安之主(上):不甘於徒守江東丨文史筆談三、能屈能伸,終成帝業

孫權在魏蜀吳三國中最晚稱帝,稱帝前曾先後向曹操、曹丕父子稱臣,接受南昌侯和吳王的封號。陳壽認為他「屈身忍辱」,「有勾踐之奇」。

俗話說,大丈夫能屈能伸,孫權就是這樣的男子。雖然屈身稱臣,也毫不損其偉丈夫的形象,反而給東吳換來了生存空間。

影視劇中的孫權形象

孫權向曹操稱臣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冬,孫權下定決心要殺關羽,先向曹操稱臣。

曹操什麼反應?該笑嗎?事實並不是這樣的。據魚豢《魏略》記載,曹操拿著孫權稱臣的來書對群臣說,他這是要把我架在爐火上烤啊!「是兒欲踞吾著爐火上邪!」

孫權這一屈身,如同傍到了一棵大樹,有了曹大哥罩著,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春就大起膽子斬殺了關羽。這一屈身,還試圖把曹操推上篡漢逆臣的針氈「寶座」,使其成為眾矢之的,同時還把「燙手」的關公頭扔給了曹操。

曹操當然是老奸巨猾,並沒有因孫權稱臣就自我膨脹要稱帝。他認為,如果真的「天命在吾,吾為周文王矣」。他並不急著稱帝,而是願意做個順天應民的鋪路人、種樹人,讓兒子來做周武王。

孫權向曹丕稱臣

延康元年(220年)冬,曹丕稱帝,改元黃初。第二年四月,劉備即漢皇帝位,改元章武。

看到魏蜀紛紛稱帝,東吳也必有響應吧。據《魏略》,孫權馬上召來星象師問東吳星象如何,就是有僭越稱帝的意思了。但是考慮到自己實力太輕,不能威眾,就打算先卑微示弱,等壯大了再登大寶。

「欲先卑而後踞之,為卑則可以假寵,後踞則必致討,致討然後可以怒眾,眾怒然後可以自大,故深絕蜀而專事魏。」

孫權認為,一心向魏示弱可以得到魏的保護,就算和蜀斷交開戰都不用擔心;而後雄踞一方,必然召來大國討伐,卑賤稱臣還被打,必然激發東吳眾怒,這樣上下一心的東吳就會變得不可戰勝。

魏國謀臣劉曄早已看透了一切,他向曹丕揭露了孫權的心思:孫權突然稱臣,肯定是因為自知殺關羽取荊州會招來劉備討伐,就向魏假意稱臣以求庇護。等解除了蜀漢威脅,孫權必然會反叛,到時要再伐吳就難了。

《劉曄傳》裴松之引注傅玄《傅子》:「(劉)曄對曰:(孫)權無故求降,必內有急。……外盡禮事中國,使其國內皆聞之,內為無禮以怒陛下。陛下赫然發怒,興兵討之,乃徐告其民曰:『我委身事中國,不愛珍貨重寶,隨時貢獻,不敢失臣禮也,無故伐我,必欲殘中國家,俘我民人子女以為僮隸仆妾。』吳民無緣不信其言也。信其言而感怒,上下同心,戰加十倍矣。」

劉曄建議不要接受孫權的投降,而應該趁火打劫,滅掉吳國,「可因其窮,襲而取之。夫一日縱敵,數世之患」。曹丕卻沒採納。

後來,孫權自己也向大臣們解釋了為何屈辱稱臣,不肯急著稱帝。

孫權認為,為了荊州必然和西邊稱帝的劉備撕破臉,而曹魏有意助吳抗蜀,如果不稱臣可能得罪這個北方大國,到時「與西俱至,二處受敵」(虞溥《江表傳》),東吳就大禍臨頭了。

孫權倒是很享受這種低姿態,「低屈之趣,諸君似未之盡」。等熬死了劉備、曹丕,孫權的野心終於得到伸展。

黃龍元年(229年)四月,孫權南郊即皇帝位。

孫權畫像取自唐閻立本繪《歷代帝王圖》

孫權之失:閨庭錯亂,遺笑古今

陳壽《三國志》評孫權「嫡庶不分,閨庭錯亂,遺笑古今」。「嫡庶不分」當然是指廢太子孫和而立幼子孫亮,「閨庭錯亂」又是指什麼?

(一)後宮爭寵,廢立太子

「閨庭錯亂」是指吳國後宮宮鬥不止嗎?

孫權最寵幸的是步夫人,步夫人美麗而「性不妒忌」,太子孫登養母徐夫人就是因為妒忌被廢。步夫人由於只有兩個女兒,沒有兒子,生前沒能被立為皇後,但宮中私下裡都稱她為皇後。

步夫人的兩個女兒也不省油。大女兒叫魯班,字大虎,先嫁周瑜之子周循,周循英年早逝,後改嫁全琮,稱「全公主」或「全主」;二女兒叫魯育,字小虎,先嫁給朱據,後改嫁劉纂,稱「朱主」。步夫人死後,全公主最得孫權寵溺,言聽計從。

孫登病逝後,孫和為太子,孫和母王夫人寵愛僅次步夫人,孫權想立她為後。王夫人卻因為全公主讒言,被孫權怒斥責罰,「以憂死」(史書上各種「以憂死」,大機率都是被秘密賜死)。全公主又支持魯王孫霸,陷害太子孫和,致王夫人的兩個兒子,一個被賜死,一個被廢太子。親妹妹朱主因為沒有支持她廢太子立魯王,也被她陷害致死。

孫和被廢後,少子孫亮被立太子,母潘夫人被立為皇後,潘夫人因父親犯法被充入織室,被孫權看上,因此顯貴,本出身低微卻「性險妒容媚」,一直譖害袁夫人等眾妃嬪,身邊宮人也叫苦不迭。孫權病危時,她還想學呂後專權,不料卻在病床上被宮人勒死。

如果只是後宮妒忌、權鬥不已,曹魏的後宮同樣如此,曹丕甄皇後與郭皇後,曹叡郭元後與毛皇後,前者都因爭寵被賜死,但陳壽並沒說曹魏「閨庭錯亂」。

後宮爭鬥,公主幹政,致廢長立幼、「嫡庶不分」,才是「閨庭錯亂」。

影視劇中的孫權形象

(二)輩分不分,擾亂倫常

擾亂倫常,可能是孫權「閨庭錯亂」的主要所指。

孫權自己娶了姑姑的孫女徐夫人,還想讓正室謝夫人(孫登生母)居於徐夫人之下,致謝夫人抑鬱早逝。謝夫人是孫權母親為他聘娶的,也曾「愛幸有寵」,徐夫人後來也因為嫉妒被廢,其實是孫權再次移情步夫人,史書稱「後(孫)權遷移,以夫人妒忌,廢處吳」。

孫權不僅自己不在意倫常輩次,為兒子立表率,還替兒子做主,行亂常之事。

孫權為第六子孫休娶了朱公主(孫權步夫人小女魯育,字小虎)與朱據的女兒,也就是讓自己兒子娶了外孫女,使得孫休這個舅舅娶了自己的外甥女。

孫權少子孫亮又娶了全夫人,全夫人是孫峻姐夫全尚之女,全公主(孫權步夫人大女魯班,字大虎)侄孫女,孫峻是孫權侄孫,孫亮的侄兒。孫亮娶了侄兒的外甥女(孫亮的孫輩),侄兒頓時變舅舅,也是夠亂的。

按孫氏輩分算,全夫人是孫亮的孫輩;按全氏輩分算,全夫人叔祖母是全公主,全夫人則是全公主侄孫女,也是孫亮的孫輩。全公主見弟弟孫亮是儲君人選,竟勸潘夫人為孫亮娶了全氏孫輩。

全公主也和侄兒孫峻私通,互相勾結,害死廢太子孫和、朱公主以及朱據兩子。《妃嬪傳》稱:「孫亮即位,孫峻輔政。峻素媚事全主。」「媚事」本指諂媚事人,討好媚上,充任下屬,本沒有男女之事,但媚字用在男女關係中,總不免令人浮想聯翩。而《孫峻傳》則寫得很直白:「(孫峻)奸亂宮人,與公主魯班私通」。

孫氏門庭,確實夠亂。

封面新聞記者 文康林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