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權不是守成偏安之主(上):不甘於徒守江東丨文史筆談

原標題:孫權不是守成偏安之主(上):不甘於徒守江東丨文史筆談

在我們印象中,吳國是孫策打江山,孫權守江山。

陳壽評讚:「割據江東,策之基兆也。」

孫策臨死時也對孫權說:「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以保江東,我不如卿。」(《孫破虜討逆傳》)

一、不甘於坐守家業

孫策攻城略地的本領確實更像他們的父親孫堅,是吳國的奠基人也毫不為過,但要說孫權的本領只是保住江東,那就不公道了。孫權並非守成之主,也不是偏安一隅、自得其樂的無為之君。

我們先看孫策死時(200年)給孫權留下的基業有多大。

「是時惟有會稽、吳郡、丹楊、豫章、廬陵,然深險之地猶未盡從,而天下英豪布在州郡,賓旅寄寓之士以安危去就為意,未有君臣之固。」(《吳主傳》)

孫權繼承基業時的版圖 圖片來源網路

孫權繼承基業時,版圖上西邊荊州還屬於劉表,南邊還有廣州、交州未開發,人心上君臣之心未固,天下豪傑去留隨意。東吳內部還有五溪蠻、山越等各族未完全臣服。

可是到了孫權稱帝時,荊州和交州、廣州都被納入了吳國版圖。

孫權稱帝時的版圖較孫策時擴大了好幾倍

黃武五年(226年),孫權在對陸遜的回信中也表明不甘做守城之主。如果徒守江東,不求進取,當然可以寬徭薄賦,兵不求多,只不過他不想顧坐自守。

「若徒守江東,脩崇寬政,兵自足用,復用多為?顧坐自守可陋耳。」

在行動上,孫權確實也是積極進取,四討山越,東征夷洲,西奪荊州,南並交廣,北連遼東。沒有採納零陵太守殷禮舉國北伐的建議,也因為這一建議和「子午谷奇謀」一樣兵行險著,勝負未知而風險極大。孫權除了在北方沒有討到便宜,五次進攻合肥(建安十三年,建安十八年,建安十九年,嘉禾二年,嘉禾三年)都無功而返,北連公孫淵至喪失萬余兵卒,其他方面都算非常成功,尤其是奪得荊州和南征交廣,使吳國腹地縱深,有資本成為三國中最後被滅的一國。

孫權晚年昏庸不假,但心思平定天下,政務並未懈怠,所謂「夙夜戰戰,念在弭難;夙夜兢兢,思平世難」。即便如輕信公孫淵,其實也反映了他急於一統天下的焦慮。

嘉禾元年(232年)冬,遼東公孫淵遣使來稱臣,孫權大悅,第二年春就封公孫淵為燕王,加九錫,還在詔書中說,「朕之得此,何喜如之!……普天一統,於是定矣。」孫權自以為如湯遇伊尹,周獲呂望,一統天下不遠了,結果被公孫淵戲弄,致損兵折將。

據《江表傳》載,「孫權怒曰:朕年六十……近為鼠子所前卻(擺布、操縱),令人氣涌如山。不自載鼠子頭以擲於海,無顏復臨萬國。」一怒之下想御駕親征,終被臣下諫止。

孫權北連公孫淵雖說急功近利,也反映了他始終以「天下未定」為憾,企圖早日普天一統,而不是偏安一隅,坐守父親傳下來的家業。

孫權畫像唐閻立本繪《歷代帝王圖》

二、用人之道比劉備高明多了

劉備善於知人識人,自不用多說,故而三分天下有其一。陳壽評讚:「先主之弘毅寬厚,知人待士,蓋有高祖之風,英雄之器焉。」

不過以用人的能力做個排行,曹孫劉三人,劉備只能居於末位。

王夫之在《讀通鑒論》中就是持此觀點,「先主之知人而能任,不及仲謀遠矣。」

在東吳,周瑜與程普不和,孫皎與甘寧不和,凌統與甘寧亦不和,後二者還有殺父之仇,但是他們都能同戴一片天——孫權。

孫權與老臣張昭也一直不和,甚至惡化到堵門、燒門,「案刀而怒」的地步,但他還是能咽下怒氣,終成就一段君臣佳話。

右將軍潘璋為人粗猛,奢華無度,服飾有僭越之嫌,又「數不奉法」,見吏兵有致富的,更是直接殺人奪財。但是孫權「惜其功而輒原不問」,所以能盡人之才,得人死力。

周泰拜平虜將軍時,朱然、徐盛等將領都不服氣,孫權在酒宴上令周泰當眾脫衣,細數渾身傷疤,周泰身被十二創,都是宣城之戰時的護主之功。酒宴第二天孫權又給周泰送去御蓋,眾將於是拜服。

反觀劉備,李嚴與諸葛亮素來不和,雖然在劉備時沒有生出是非,但後來李嚴被貶,也有劉備生前沒能解決這對矛盾的鍋。

留關羽鎮守荊州,同時又留下麋芳為南郡太守,關羽和麋芳、士仁、潘濬都不和,這些人卻共事荊州險要之地,這不是給「失荊州」的大戲鋪設導火線嗎?

學學孫權怎麼用人:

(一)程普與周瑜

程普與周瑜一直不和睦,程普仗著年長資歷深,從孫堅討黃巾、伐董卓、戰呂布時就一直追隨孫家,頗為看不起年紀輕輕就備受待見的周瑜,多次欺辱他,周瑜則屈己下人,並不計較。

程普和周瑜分任左右督時,周瑜在鄱陽,程普在海昬,中間隔著一個偌大的鄱陽湖。雖然二人也曾共事,比如烏林破曹操、南郡擊曹仁,這都是公家大計,而且二人在赤壁之戰中是分出了主次,周瑜是話事人,何況還有孫權親自領導,同仇敵愾,所以能戮力同心,終沒有壞大事。

赤壁之戰後,程普領江夏太守,在沙羡(武昌),周瑜則領南郡太守,駐江陵(荊州),距離產生了美,程普漸漸敬服起周瑜來,還向人誇讚,「與周公瑾交,若飲醇醪,不覺自醉。」

(二)孫皎與甘寧、孫皎與呂蒙

孫靜之子、孫權堂弟孫皎,曾與甘寧喝酒時起爭執,有人勸甘寧不要與宗室公子爭鬥,甘寧終不為所屈,說:「征虜(孫皎為征虜將軍)雖公子,何可專行侮人邪!」孫權得知後,專門寫了一封譴責信教孫皎做人,稱甘寧「此人雖粗豪,有不如人意時,然其較略大丈夫也」,我親近的你就疏遠,我喜愛的你就憎恨,這樣能行嗎?你老大不小了,也該懂事了啊……孫皎收到信後趕緊上書請罪,還與甘寧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在孫權策劃襲擊關羽,奪取荊州時,令孫皎與呂蒙分別為左右督,呂蒙不樂意了,對孫權說,如果你覺得孫皎行,就讓孫皎上,如果我行我上,想想從前赤壁之戰時,程普和周瑜分別任左右督,誰也管不了誰,差點就壞了大事。孫權當即悔悟,就對呂蒙說,請你來做大都督,孫皎給你打下手。事實證明,權力劃分清楚後,呂蒙執導的「奪荊州」大戲演出非常成功,孫皎確實也很給力。

(三)甘寧與凌統

甘寧(字興霸)本是與孫權有殺父之仇的黃祖的部將,孫權征黃祖時,甘寧射殺了凌統之父凌操,救了黃祖,又與凌統結下了殺父之仇。

凌統與甘寧的關係,東吳人都知道,如果處理不善就會損失一員大將。周瑜深知這點,攻取南郡時,甘寧在夷陵被曹仁圍攻,周瑜怎麼處理的呢?他留下凌統守城,自己與呂蒙前去救援甘寧。如果他讓凌統去救甘寧,可能就壞事了。

呂蒙也能居間調理二人。據東吳官修《吳書》記載,凌統和甘寧曾同在呂蒙家喝酒,酒酣之後,凌統學鴻門宴項莊舞劍,舞刀而起,甘寧豈有不知,自己跳了出來,「看我的雙戟舞」!真刀真槍的,這要是打起來非死一個不可。呂蒙於是操刀持楯,跳到兩人中間說,「甘寧你雖然厲害,不如我呂蒙的巧技。」於是巧妙地將二人分開。

孫權當初已下過命令,令凌統不得再追究甘寧的殺父之仇。這次「呂門舞刀」後,孫權就令甘寧領兵遷往半州(今江西九江境內有半洲城遺址)屯防,有意將二人分開。

甘寧剛歸順孫權時,就獻計西征黃祖,當時張昭與甘寧意見不合,甘寧作為初降的新人,性情耿直,直接與老臣懟上了。孫權見二人爭執,還是站出來向甘寧勸酒表示支持,「興霸兄弟,喝一杯!今年的征討,就像這杯酒一樣,都交付給你了!干!」

孫權能接納並重用甘寧,本已顯胸懷寬廣,同時他還能處理好麾下兩位仇敵的關係,逍遙津一戰,互為死敵的甘寧和凌統卻能拚死護衛孫權,孫權的用人之道確實比劉備技高一籌。

封面新聞記者 文康林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