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龍:巴菲特是價值投資理念的集大成者

  11月12日周二,滬深兩市出現調整,消費股震蕩反彈,而周期股大跌。在節前我就建議大家遠離過度炒作的周期股,逢低布局消費白馬股。8月份當市場大幅調整的時候,我也建議大家可以逢低布局調整到位的消費股以及在港股上市的互聯網巨頭,因為這些被錯殺的優質龍頭股將具有長期的投資機會。我在7月份發的新基金前海開源優質龍頭基金,也在這些優質龍頭股大幅下跌之後,果斷地進行了逢低布局,獲得了比較好的建倉時機。

  做價值投資確實要敢於在每一輪市場下跌的時候,特別是優質股票被錯殺的時候果斷進行布局,當市場出現狂熱的時候則要獲利了結,這一點在今年體現得特別的明顯。從春節之後周期股出現了一波大漲,由於美聯儲放水催生了資產泡沫,大宗商品價格出現暴漲,引發了周期股的行情;加上煤炭等資源供給不足,進一步推升了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使得大宗商品價格出現了大幅上漲的走勢,吸引了很多投資者去炒作。但是對於周期股的投資,我多次提醒說一定要小心,因為周期股的價格上漲可能帶來業績的暴增,但是這種增長不具有持續性。它可能會給投資者造成一種錯覺,好像這種增長會持續下去,但是根據歷史經驗,周期股的業績表現好都是曇花一現或者說是階段性的,等到價格下跌的時候,這些巨大的利潤將會化為烏有,甚至跌成虧損。

  所以對於周期股的投資一定要採取逆向投資,就是在行業低迷甚至虧損的時候去布局,比方說在去年布局周期股,今年收穫當周期盈利暴漲;而在形勢一片大好的時候反而要及時地獲利了結,因為這意味著這些周期性行業的業績到了頂峰,而這時候業績好,市盈率低反而是賣出的一個時機,而不是一個追漲買入的時機。

  周期股的頂往往是尖頂,而不是像消費股一樣出現一個圓弧頂,因為周期股一旦出現下跌,就會有很多資金蜂湧而出,從而造成快速的下跌。所以建議大家在當前可以認識到周期股和消費股的蹺蹺板可能已經偏向於消費股,可以多配置經歷了大幅調整的消費白馬股,及時地從周期股上獲利了結。

  有一些投資者,在節前追漲周期股近期已經出現了20%~30的虧損,可以說教訓非常慘重,反過來你看雖然今天包括近期大盤出現了回調,但是消費股卻穩步回升,無論是傳統的消費,像白酒、醫藥、食品飲料,還是新型消費,像醫美、免稅店等等都出現了穩步的回升。四季度也是傳統的消費旺季,考慮到三季度很多消費白馬股被錯殺,無論從調整時間還是調整的幅度來看應該是比較充分了,所以在四季度建議大家可以重點去配置消費白馬股。

  近期在港股上市的互聯網巨頭也出現了大幅反彈,充分驗證了我在之前的判斷。雖然《反壟斷法》以及數據安全等打擊了這些公司的利潤表現,但是由於股價已經大幅下跌,調整幅度比較大,所以反而跌出了機會。芒格旗下的公司抄底互聯網巨頭也給大家帶來了啟示,就是在大幅調整之後這些優質龍頭股跌出了機會。這也是我管理前海開源優質龍頭基金的一個思路,就是在優質龍頭股被錯殺的時候,果斷地建倉布局。

  對於巴菲特在投資理念上的影響比較大的三個人物:格雷厄姆、費雪和芒格,大家都是知道的。我在這裏給大家梳理一下,格雷厄姆寫的《證券分析》一書成為經典,是格雷厄姆的開山之作,巴菲特說,這本書不讀12遍之前不買任何股票,因為這是價值投資奠基性的一本書,然後格雷姆後來又出版了一本簡化版的《聰明的投資者》,普通投資者可以重點讀這本經典的書。

  格雷厄姆認為,做投資就要以有安全邊際的價格買入好公司。投資者要把大量的精力放在尋找那些低估值的股票上,而不要理會市場大勢的高低,這種策略直到現在也是適用的。而格雷厄姆提出,確定一個公司精確的內在價值是比較困難的,但是可以有一個大致的估值。模糊的正確大於精確的錯誤,一個人的高矮胖瘦是一眼就能確定的,也就是說你投資一個公司是不是好公司其實很多時候是一目了然。巴菲特也曾經說過,如果你看一個公司還需要拿計算器來看它是不是好公司的話,那它可能就不是一個好公司。因為好多公司真的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來,因為它是屬於白龍馬股。

  費雪對於巴菲特的投資理念也形成了比較明顯的影響,費雪認為一家好公司所在的行業必須具有足夠的市場空間潛力,才能具備多年大規模增長的可能性。費雪和格雷厄姆的區別在於費雪更注重公司它的質地、所在行業成長空間的潛力,他發現超出平均成長的企業大多來自於:1、處於好賽道,而且管理層還比較能幹;2、賽道一般,但是管理層特別能幹而且出眾的企業。費雪相信即便是一個具有超越平均水平銷售成長的公司,如果他不能為股東賺錢,也未必是一個合適的投資對象。所以他不僅尋找那些低成本的產品或者服務的公司,而且希望他們能致力於保存持久的優勢。一個具有低利潤平衡點、高利潤率的公司更能經得起低迷經濟環境的考驗。最終,它也會擊敗對手,牢牢站穩自己的市場地位。所以,現金為王,能持續賺取真金白銀的公司才是好公司,懂得控制成本,高利潤率的公司更能經受住市場的考驗,危機過後剩者為王。

  此外,費雪對於公司盈利能力還有一個考慮,也就是公司未來的成長是否依賴新增投資。他說,如果一個公司的成長是由大量新增投資帶來的,股本的增加就會攤薄現有股東利益,使其無法分享成長的好處。所以一家高利潤率的公司應該具有內生性產生的現金流,這些資金能維持公司的成長,而且無需稀釋股東的權益。優秀公司自身的現金流就能滿足公司擴張的需求,無需通過發行股份來融資。通常通過增發融資擴張新項目而沒有高回報率的公司需要謹慎。這一點給我們帶來了很好的啟示,那就是為什麼我建議大家去配置業績優良的消費白馬股,因為只有消費股的盈利能力強,利潤率高,並且現金流充足,不需要通過不斷的投資就能實現盈利的擴張,所以消費白馬股也是巴菲特一直投資的標準。

  巴菲特曾經說過,只尋找一尺的柵欄跨越,知道自己能力邊界的人要比自己能力大五倍,但不知道邊際的人富有的多,也就是說即使自己能夠跨越三尺的柵欄,也要找一尺的柵欄來跨越,而不要去挑戰自己的能力極限,否則很容易翻船。

  當然,巴菲特在初期堅定地執行格雷厄姆的理念,尋找低估值的公司,但是後來他遇到芒格之後,芒格改變了他的理念。芒格說,你寧願以一個比較平庸的價格買一個偉大的公司,也不要以一個便宜的價格買一個平庸的公司。查理芒格幫巴菲特跨越深度價值投資理念,巴菲特從那以後買入了很多優質的公司,也就是優質龍頭股,從而獲得了長期很好的業績表現。

  做價值投資可以享受時間的價值,格雷厄姆的興趣僅僅在於購買便宜股票,費雪的興趣在於購買那些長期而言有潛力提高內在價值的公司,而芒格則建議巴菲特去買入好企業,從而能夠帶來好的回報。巴菲特當然是青出於藍勝於藍,集眾家之長,成就了非凡的投資回報。巴菲特之所以取得現在的成就,並且超越了前人,我覺得很大程度上是他整合了三位智者的智慧,形成了自己的一個投資方法和理念,這一點給我們很大的啟示。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