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全媒+丨風雨中的他們,挺身而出——奮戰在山西抗洪前線的共產黨員剪影

原標題:新華全媒+丨風雨中的他們,挺身而出——奮戰在山西抗洪前線的共產黨員剪影

  新華社太原10月12日電 題:風雨中的他們,挺身而出——奮戰在山西抗洪前線的共產黨員剪影

  新華社記者趙東輝、柴海亮、劉翔霄、趙陽

  防洪的堤壩上,處置險情,印下了他們一刻不停歇的腳步;臨河的村莊里,挨家挨戶敲門轉移群眾,留下了他們忙碌輾轉的身影……

  連日來,共產黨員帶頭奮戰在山西抗洪前線,用他們堅實的脊樑,默默地撐起了抗洪重任。

 村支書的「眼淚」

  7日晚至8日下午,在持續降雨中,李家莊村300多名村民在支部書記高虎全的帶領下,築起了一條長1.5公里的「防洪護堰」。

  但終因雨大、上游泄洪,村子還是被淹了。小決口發生在8日18時,很少流眼淚的高虎全哭了。

  此時還有100多戶村民沒有撤,他一邊抹著眼淚,一邊還抱著一線希望投放沙袋。與此同時,他讓老黨員郝貴生安排留下的村民趕緊撤離。

  決口最終還是堵不住了,高虎全狂奔回村,把5名五保戶轉移出村,在一家小旅館訂了5間房,把他們安置進去。81歲的二伯接連打來4次電話,讓他來家壘壩,高虎全每次都說一會兒就去,終究沒顧上去,二伯氣得罵「這侄兒沒良心」。村裡的18頭牛、20頭豬也全部救出。至此,全村無一傷亡,人畜平安。

  時間倒回8日早晨,村裡廣播喊人,200多名村民很快到位,在外打工的人也陸續回來了,學生們趕回來了,開飯館的廚子把店關了也來了……陸續又回來100多人。

  李家莊村位於孝義市大孝堡鄉,夾在磁窯河、文峪河之間,此次汛情嚴重。

  「急需兩台大型水泵排水」「眼下村裡還是一片汪澤,房子浸塌了損失就更大了,還要購買100箱消毒液,政府安置點里的23名村民也得去慰問一下」……高虎全忙活著,嗓子已經啞得說不清話了。

 受災群眾的「貼心人」

  在受災較重的汾西縣,近幾日來,一段搶險救災的短視頻廣為流傳。畫面中一位受災群眾蹲在挖掘機的斗子里,從湍急的河流對岸轉移過來,一名穿著黑衣服的婦女快步迎上去,把她扶下來,在清冷的災區之夜,留下一個「溫暖」的背影……

  她叫訾振培,35歲,僧念鎮副鎮長。11日早晨,當記者輾轉在僧念中學的受災群眾安置點找到她時,她還穿著那件黑色的衣服,正在給幾名受災群眾做思想工作,勸他們不要冒險偷偷跑回家,有困難要找她。

  53歲的蔡鳳英是被轉移的村民之一。她對記者說,她家所在的北門溝自然村地處山溝,雨大、水大,家裡3孔窯洞和其他村民的窯洞一樣陸續漏水、坍塌。6日晚上,訾振培帶領兩名村幹部搶通道路,幫他們轉移,幾十個村民,她一個個接到河對岸,送到安置點。

  「當時,我又怕又急,當看到有一個女同志來扶我時,我感覺來了個救星!」蔡鳳英說。

  北門溝自然村是訾振培的包村聯繫點,村裡老年人多,70歲的孟耀珍老人腿得了滑膜炎,走路疼。當時訾振培一手攙著她,一手打著手機里的電筒,一步一步走了半個多小時到了通車的路上,「一路上,她像我的孫女一樣,和我聊家常,勸我寬心,慢慢地我的心情都變好了!」

  受災村民在哪裡,訾振培就在哪裡。災情發生后,作為分管安全生產的副鎮長,訾振培白天在各受災村莊、受災群眾安置點巡查,晚上回到家裡經常忙到半夜,有時夜裡一兩點還給鎮村幹部打電話安排工作。

  7日,有一戶受災群眾不願意轉移,她帶隊去做工作,把人送到安置點時已是凌晨4點多鍾。訾振培說服老人苦口婆心,但帶領大家搬離卻風風火火。在一次前往村莊的路上,一段路基被水淘空,她一腳踩下去,突然塌陷,人掉進了一個坑裡,當眾人把她拉上來,她還拍拍身上的泥水說「看我摔得美不美」,大家一下子被她的樂觀情緒感染了。

  「面對災難,作為一名黨員幹部,我要把自己最好的工作狀態奉獻給受災群眾。」訾振培說。

10天10夜的堅守

  稷山縣稷峰鎮下費橋。這裡是鎮上一處搶險救災「臨時指揮部」所在地,水泵、挖掘機、拉運救災物資的卡車……機器聲一片轟鳴。橋上立著一個大牌子,上面寫著稷峰鎮鎮長馬鴻的手機號碼。

  在忙碌的人群中,記者找到了馬鴻。

  汛情發生以來接了多少電話?馬鴻已經記不清楚。他的嘴唇已經起皮,嗓子已經沙啞。國慶節前就開始值守的他,已經10天10夜沒顧上回家。

  荊平村是稷峰鎮受災最嚴重的一個村。7日深夜,馬鴻帶著村民和志願者在村裡緊急加固河壩,緊急調集來的兩大車水泥卸車后,瞬間就被水沖走。眼看著水流越來越大,馬鴻覺得勢頭不對,趕緊組織大家撤離。有些村民不願離開,馬鴻急得在雨中扯著嗓子大喊:「出了問題,我來負責!」他勸退大家后不一會兒,洪水就漲上來了。

  荊平村村民馬波說:「抗洪那晚,鎮長和我們在一起冒雨守壩、護壩。他在,我們就安心。」村民們告訴記者一個細節:當晚村幹部組織村民進行轉移時,馬鴻不放心,又帶人再度進村排查,挨家挨戶敲門,直至將最後一位村民送達安全地點,他才離開。

  在組織群眾撤離時,一位帶著拉杆箱的女孩引起了馬鴻的注意:女孩雙親均已去世,只有一個哥哥在縣城務工,車輛準備開動時,女孩提出要回家取東西。馬鴻不放心,特意囑咐一位工作人員與女孩一同前去,後來又和一名女同事陪著女孩到了哥哥那裡。事後馬鴻才知道,女孩取的東西是親人的靈位。

  說起這幾天的抗洪故事,馬鴻的眼圈紅了。「不能有人員傷亡,這是我們的底線。」他說。

  這些天,他惦記著險情,飯也吃不下,晚上穿著軍大衣守在壩上,條件允許的時候,人就縮在壩上的車裡合一下眼,但心裏惦記著抗洪的事,睡也睡不著。汾河大壩從東到西,幾天來他兩頭跑了不知多少趟。

  雨又開始下。顧不上和記者多說,馬鴻轉身又投入到搶險救災中……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