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科、杜善學、潘逸陽、蘇宏章、趙少麟、武長順、盧恩光,都涉及這個問題

  「政事」(xjbzse)撰稿/ 王姝 校對 劉軍

  10月12日,最高檢消息:江蘇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王立科涉嫌受賄、行賄一案,由國家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日前,最高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行賄罪對王立科作出逮捕決定。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王立科(資料圖)

  王立科出生於1964年12月,去年10月24日在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任上被宣布調查,今年9月22日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

  上述消息表明,王立科不僅涉嫌受賄罪,還涉嫌行賄罪。此前,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佈「雙開」通報顯示,王立科「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他人賄送巨額財物」。

  不僅受賄,還行賄,這在落馬省部級官員中並不常見。

  據初步統計,十八大以來落馬的省部級官員中,山西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長杜善學,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原常委、政府原常務副主席潘逸陽,遼寧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蘇宏章等,都涉行賄罪;江蘇省委原常委、原秘書長趙少麟和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等,涉單位行賄罪;司法部政治部原主任盧恩光,涉行賄罪、單位行賄罪。

  杜善學

  杜善學已於2016年12月,因犯受賄罪、行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杜善學(資料圖)

  法院查明,杜善學利用職務便利,受賄8011.4686萬元;2011年,在山西省委班子換屆時,杜善學為得到時任山西省政協副主席令政策的推薦、支持,在山西省政協令政策的辦公室送給其10萬歐元,摺合人民幣90.665萬元。

  潘逸陽

  潘逸陽已於2017年4月,因犯受賄罪、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

潘逸陽受審現場(資料圖)

  法院查明,潘逸陽受賄8601萬余元;2000年至2013年,被告人潘逸陽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後多次給予令計劃財物,摺合人民幣共計761萬余元。

  蘇宏章

  蘇宏章已於2017年5月,因犯受賄罪、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

蘇宏章受審現場(資料圖)

  法院查明,蘇宏章受賄1996.8097萬元;2010年至2011年,蘇宏章在選舉遼寧省副省級幹部、中共遼寧省委常委換屆中,為獲得推薦並當選遼寧省副省級幹部、中共遼寧省委常委,直接或通過他人給予相關國家工作人員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110.6949萬元。

  趙少麟

  趙少麟已於2017年5月,因犯單位行賄罪、騙購外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

趙少麟受審現場(資料圖)

  一審開庭時,檢察院指控:2007年至2014年,被告人趙少麟夥同其子趙晉,為趙晉實際控制的山東誠基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等單位在山東省濟南市經營房地產項目謀取不正當利益,多次給予時任山東省委常委、秘書長、濟南市委書記王敏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444.895萬元。

  武長順

  武長順已於2017年5月,因犯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單位行賄罪、濫用職權罪、徇私枉法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武長順受審現場(資料圖)

  法院查明:武長順為使其實際控制的多家公司獲取不正當利益,直接或指使公司人員向多名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共計摺合人民幣1057萬元。

  盧恩光

  盧恩光已於2018年10月,因犯行賄罪、單位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

盧恩光受審現場(資料圖)

  法院查明:1992年至2016年,被告人盧恩光為違規入黨、謀取教師身份、榮譽稱號、職務提拔及工作調動等,請託多名國家工作人員提供幫助,先後多次給予上述人員共計人民幣1278萬元。1996年至2016年,被告人盧恩光為其實際控制的山東省陽谷縣科儀廠、山東陽谷玻璃工藝製品廠、山東陽谷古阿井阿膠廠及北京天方飯店管理有限公司違規獲取貸款、低價收購資產、核定較低稅額和破產逃避債務等,請託多名國家工作人員提供幫助,直接或指使企業工作人員先後多次給予上述國家工作人員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796.7597萬元。

  延展閱讀

  依據《刑法》,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的,是行賄罪。

  對犯行賄罪的,《刑法》規定,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因行賄謀取不正當利益,情節嚴重的,或者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五年以上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或者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十 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行賄行為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對偵破重大案件起關鍵作用的,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單位行賄罪指的是「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以財物的,或者在經濟往來中,違反國家規定,給予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十八大以來,隨著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推進,不僅對受賄,而且對行賄的打擊力度也不斷加大。

  2015年8月,《刑法修正案(九)》審議通過,加大了對行賄犯罪的打擊力度,嚴格限制行賄「免罰」,並新增對有影響力的人行賄罪,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或者其他與該國家工作人員關係密切的人,或者向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其近親屬以及其他與其關係密切的人行賄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或者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或者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七年以上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十九屆中央紀委歷次全會也對受賄行賄一起查作了部署和要求,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就要求,「對巨額行賄、多次行賄的嚴肅處置,堅決斬斷『圍獵』和甘於被『圍獵』的利益鏈,堅決破除權錢交易的關係網。」

  前不久,中央紀委國家監委與中央組織部、中央統戰部、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印發《關於進一步推進受賄行賄一起查的意見》(以下稱《意見》)。《意見》要求,堅決查處行賄行為,重點查處多次行賄、巨額行賄以及向多人行賄,特別是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的;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的;在國家重要工作、重點工程、重大項目中行賄的;在組織人事、執紀執法司法、生態環保、財政金融、安全生產、食品藥品、幫扶救災、養老社保、教育醫療等領域行賄的;實施重大商業賄賂的行為。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負責人表示,「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要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持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十九屆中央紀委歷次全會都對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作出部署,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在嚴肅查辦受賄案件的同時,加大對行賄的查處力度,有力促進了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並全面鞏固。但同時也要清醒看到,當前腐蝕和反腐蝕鬥爭依然嚴峻複雜,行賄作為賄賂犯罪發生的主要源頭,行賄不查,受賄不止,因此必須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制定出台《意見》,是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深入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堅定不移深化反腐敗鬥爭,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具體舉措,對於進一步凈化政治生態、優化營商環境,實現腐敗問題標本兼治,充分發揮全面從嚴治黨的引領保障作用具有重要意義」。

  「政事」(xjbzse)撰稿/  王姝  校對  劉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