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COP15|從宣言到行動:生物多樣性與地球生命共同體

  來源:可持續發展經濟導刊 

 10月11日,國際社會熱切期待的《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COP15)在雲南昆明迎來開幕,來自全球近200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共商生物多樣性保護大計,共同繪就「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未來圖景。

  這場原定於2020年10月召開的大會,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延期至今,而中國政府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不利,將大會分成2021年10月和2022年上半年兩個階段進行;也因為這次疫情,讓未能如期達成的20項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變得更加緊迫。

  此次由中國作為東道國舉辦的COP15大會,將主題定為「生態文明:共建地球生命共同體」,體現了中國政府推動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的主人翁意識和責任意識,對推進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實現全球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從生物多樣性這一理念的提出,到全球就生物多樣性達成廣泛共識與行動,人類已經浪費了太多時間,阻止生物多樣性喪失的行程必須快馬加鞭,這事關全球可持續發展,事關每一個人。

  01

  矛盾中的人與自然

  假如地球上只有人類這個物種將會是什麼情形,我們或許無法想像;但如果人類消失,其他的物種以及生態大機率會變得更好。

  當前,地球幾乎每1小時就有1個物種滅絕,近代物種的滅絕速度比自然滅絕速度快1000倍,比形成速度快100萬倍。「第六次物種大滅絕」成為地球生態面臨的最大威脅之一。世界經濟論壇發佈的《自然風險上升:治理自然危機維護商業與經濟》顯示,全球76億人口僅佔地球生物總重量的0.01%,卻造成83%的野生哺乳動物滅絕,半數的植物消失。

  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政府間科學平台(IPBES)於2019年4月發佈的《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全球評估報告》顯示,地球上多達100萬種物種瀕臨滅絕佔據世界物種總數約12.5%,其中,超過40%的兩棲動物瀕臨滅絕。

  人類對生物多樣性造成最大威脅的五種方式

  1. 把森林、草原和其他地區變成農場、城市和其他開發項目,棲息地的喪失使動植物無家可歸。如,地球上約3/4的土地、2/3的海洋和85%的重要濕地已被嚴重改變或喪失,使物種更難生存。

  2. 世界海洋過度捕撈。如,世界上1/3的魚類種群遭到過度捕撈。

  3. 燃燒化石燃料引起的氣候變化,使氣候變得太熱、太濕或太干,使某些物種無法生存。如,世界上近半數的陸地哺乳動物(不包括蝙蝠)和近1/4的鳥類已經受到全球變暖的嚴重影響。

  4. 污染土地和水。如,每年有3億至4億噸重金屬、溶劑和有毒污泥被傾倒到世界水域。

  5. 入侵物種排擠本地植物和動物。如,自1970年以來,每個國家外來入侵物種的數量都增加了70%,其中一種細菌威脅著近400種兩棲物種。

  生物多樣性的喪失也反過來也給人類造成難以計數的風險與災難。

  據世界經濟論壇統計,44萬億美元的經濟價值(佔全球GDP總值的一半以上)依賴自然及其服務,因而面臨自然損失的潛在風險。在全球GDP總量中,高度依賴自然的三大部門增加值總額近8萬億美元,包括建築業4萬億美元,農業2.5萬億美元,食品飲料業1.4萬億美元。這些部門或是直接從森林和海洋中提取資源,或是依賴於生態系統服務,如健康的土壤、清潔的水、自然授粉和穩定的氣候。

  就農業而言,據糧農組織估計,上個世紀,3/4農業植物的多樣化基因消失了,全球糧食供應因此變得更加脆弱;同時,農作物抵禦全球變暖和新出現的病蟲害的能力也日益降低。

  由於農業和其他用途損毀紅樹林、泥炭地和熱帶雨林,人類二氧化碳排放總量增加了13%。這同時也對化工與材料、航空、旅行與旅遊、房地產、採礦與金屬、供應鏈和交通運輸及零售、消費品與生活方式六個行業有重要影響。

  02

  衝突下的反思與規則制定

  隨著全球人口激增、城市化以及工業化的快速發展,人類加速對自然資源的駕馭和掠奪,人類與其他物種及其生態系統的矛盾加深。經過第二次工業革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的經濟發展方式遭到了自然的「報復」,各種環境污染事件頻發,生物多樣性保護相關的管理條例、管理法規開始陸續制定。

  20世紀中期以後,由於野生動植物貿易等活動前所未有地加速物種滅絕以及生態系統的崩潰,同時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通過全球貿易分工,將高能耗、高污染的產業轉移到發展中國家,生態系統的危機開始向全球擴展。

  1972年,在斯德哥爾摩召開的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決定建立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各國政府簽署了若干地區性和國際協議以處理如保護濕地、管理國際瀕危物種貿易等議題。到1980年,世界各國已有40多個多邊公約或協定直接與生物多樣性的管理有關。

  人們在開展自然保護的實踐中越來越認識到,自然界各個物種之間、生物與周圍環境之間都存在著十分密切的聯繫,因此自然保護僅僅著眼於對物種本身進行保護遠遠不夠,更需保護好它們的棲息地,或者說,需要對物種所在的整個生態系統進行有效的保護。

  1981年,世界自然保護聯盟著手起草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國際公約。1987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第14次理事會承認,推進關於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國家性質的行動是必要的。

  1992年6月5日,在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上,《生物多樣性公約》開放簽署,至今已有193個締約方。《生物多樣化公約》,提出保護生物多樣性,持久使用生物多樣性的組成部分,公平合理地分享由利用遺傳資源而產生的惠益。「持久使用」是指使用生物多樣性組成部分的方式和速度不會導致生物多樣性的長期衰落,從而保持其滿足今世後代的需要和期望的潛力。

  《生物多樣性公約》第一次取得了「保護生物多樣性是人類的共同利益和發展進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的共識,涵蓋了所有的生態系統、物種和遺傳資源,並將傳統的保護努力和持續利用生物多樣性組成部分(生態系統、物種資源及遺傳資源)的經濟目標聯繫起來,建立了公平公正地分享因利用遺傳資源(及相關傳統知識)而產生的惠益的原則,尤其是在商業性用途上,對快速發展的生物技術領域,包括生物技術發展、轉讓、惠益共享和生物安全等方面對締約方提出了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要求。

  與把保護物種和生態系統作為全部目的的先行公約不同,《生物多樣性公約》著眼於生物多樣性所具有的經濟價值和其他價值,提出在保護的同時,公平公正地分享因利用遺傳資源(及相關傳統知識)而產生的惠益,從而確定了在這個問題上全球行動的基本框架。

  03

  到底什麼是「生物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這一概念由美國野生生物學家和保育學家雷蒙德(Ramond.F.Dasman)於1968年在一部通俗著作中首次使用,寫作Biologicaldiversity。上世紀80年代,其縮寫形式「Biodiversity」由羅森(W.G.Rosen)在1985年第一次使用,並於1986年第一次出現在公開出版物上,由此,「Biodiversity」開始在科學和環境領域得到廣泛傳播和使用。

  1992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締結的《生物多樣性公約》將「生物多樣性」定義為:所有來源的活的生物體中的變異性,這些來源包括陸地、海洋和其他水生生態系統及其所構成的生態綜合體;這包括物種內、物種之間和生態系統的多樣性,或者可以說,包括物種的多樣性、遺傳基因的多樣性和生態系統的多樣性。

  物種的多樣性是指各種各樣物種的存在。而遺傳基因的多樣性是指屬於同一物種的個體間遺傳上的差異。生態系統的多樣性是指特定地域的生物及其所生存的自然環境之整體的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維繫生物圈,是人類誕生的搖籃,也是人類生存的前提。生物圈,是在任何給定時間內所有有機體的總和,包括地球上所有活生生的植物、動物、藻類、真菌和微生物的加和。正是生物多樣性所維繫的生物圈,保護著每一個物種,提供它們所需的一切,其中也包括人類。

  在生物圈中,生物多樣性通過保持土壤肥力、保證水質、調節氣候,以及調控大氣層成分、地球表面溫度、地表沉積層氧化還原電位以及pH值等,提供適宜人類生存的環境,並為人類提供了食物、纖維、木材、藥材和多種工業原料。

  生物學家對來自不同生態系統的觀察得出的一個結論是:愈多生物生活在一起,所建構的生態系統就愈穩定。保護生物多樣性就是保護人類自己,摧毀生物多樣性,人類也將無法存活。

  04

  從共識到目標,從宣言到行動

  《生物多樣性公約》開放簽署後的1994-2010年間共計召開了10次締約方大會。這些會議探討了海洋、內陸水域、旱地、地中海、乾旱、半乾旱、草原和熱帶草原、森林、山地等生物多樣性內涵的各類生態系統的保護問題,農業、健康、氣候變化、外來物種入侵等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問題,以及公約機制、資源可持續利用、惠益共享、技術轉讓與技術合作等公約履行上的議題。

  這些討論顯示了生物多樣性的複雜性,也正是在這些討論的基礎上,2002年的COP6通過了「2010年生物多樣性目標」,即希望在2010年能夠實現「阻止生物多樣性衰減」的目標。2010年的COP10通過了2011-2020年《生物多樣性戰略計劃》,提出了新十 年生物多樣性戰略和對應的生物多樣性目標,即「愛知目標」。這意味著,生物多樣性保護已經從談判階段進入到落實階段。

  《生物多樣性公約關於獲取遺傳資源和公正公平分享其利用所產生惠益的名古屋議定書》的生效,是《生物多樣性公約》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地方社區因此能夠分享利用生物多樣性帶來的惠益。該議定書經過八年談判於2010年簽訂,2014年正式生效,進一步確立了各締約方的遺傳資源主權,把公約制定的「事先知情同意」「共同商定條件」「公平分享惠益」等原則,發展成為具體的國際法規則,奠定了生物經濟時代生物遺傳資源豐富國家和生物技術發達國家之間的利益分配格局。

  總體而言,過去十 年中,《生物多樣性公約》在多個領域取得了顯著的進展,如保護區的面積顯著擴大,從2000年到2020年,陸地面積從約10%增加到15%,海洋面積從約3%增加到7%,對生物多樣性具有特別重要意義的區域的保護也從29%增加到43%;全球去森林化速率比過去十 年下降約1/3;海洋魚類種群保持或重建;87 個國家踐行《名古屋遺傳資源議定書》;85%的締約方更新生物多樣性戰略和行動計劃;生物多樣性可用財務資源翻了一番;等等。但不可否認,在全球層面,《生物多樣性戰略計劃》的20 個目標沒有一個完全實現。

  2020年9月,《生物多樣性公約》最新修訂的2020年後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預稿提出了一項為期十 年的戰略框架,旨在阻止和逆轉物種的喪失,恢復對人類生存至關重要的生態系統服務。並提出,所有利益攸關方對2020年後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的宣傳、認識和理解對於切實有效地執行工作至關重要。其設定的「2050年願景」為:到2050年,生物多樣性受到重視、得到保護、恢復及合理利用,維持生態系統服務,實現一個可持續的健康的地球,所有人都能共享重要惠益。

  05

  保護生物多樣性上升為國家戰略

  作為全球生物多樣性最為豐富的國家之一,中國是最早簽署和批准《生物多樣性公約》的締約方之一,高度重視生物多樣性保護,並不斷與時俱進、創新發展。

  自黨的十七大正式提出生態文明理念以來,中國通過制定主體功能區制度、劃定生態保護紅線等舉措,從優化國土空間,管控重要生態空間方面保護生態,取得了顯著成效,也為全球生態保護樹立了榜樣。

  2016年,在墨西哥舉行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三次締約方大會(COP13)宣布中國獲得COP15舉辦權。隨後,中國開展了大量的會議籌備工作,積極貢獻這一場生物多樣性保護全球大會。

  2020年9月21日,外交部和生態環境部聯合發佈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峰會中方立場文件《共建地球生命共同體:中國在行動》,從生態文明思想、國內政策措施、促進可持續發展、全社會廣泛參與、全球生物多樣性治理和國際交流與合作等方面系統闡述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的經驗成就和立場主張。

  2021年10月8日中國發佈首部生物多樣性保護白皮書《中國的生物多樣性保護》,用提高生物多樣性保護成效、提升生物多樣性治理能力、深化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合作等四個部分,介紹了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政策理念、重要舉措和進展成效,以及中國踐行多邊主義、深化全球生物多樣性合作的倡議行動和世界貢獻。

  白皮書中,中國宣告將生物多樣性保護上升為國家戰略,把生物多樣性保護納入各地區、各領域中長期規劃,完善政策法規體系,加強技術保障和人才隊伍建設,加大執法監督力度,引導公眾自覺參與生物多樣性保護,不斷提升生物多樣性治理能力。

  剛剛開幕的COP15對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全球努力至關重要,並會影響到直至本世紀中葉的全球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可持續利用及公平公正地分享因利用遺傳資源(及相關傳統知識)而產生的惠益。我們期待COP15取得豐碩成果,推動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走上可持續發展的軌道。

  - END -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