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託「情懷」回歸銷量上漲 「老牌汽水」能走多遠?

原標題:依託「情懷」回歸銷量上漲 「老牌汽水」能走多遠? 來源:羊城晚報

商超里琳琅滿目的老牌汽水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丁玲

  前不久,有著70多年歷史的「冰峰汽水」向深交所遞交招股書,因有望成為「國產汽水第一股」而引發廣泛關注,在9月舉行的第十四屆全運會上,冰峰汽水的「十四運」定製罐也讓這個老牌陝西本土汽水又火了一把。作為幾代陝西人的成長記憶,在陝西的街頭巷尾,由涼皮、肉夾饃、冰峰汽水組成的「三秦套餐」成為本地人及外來遊客不可錯過的美食。羊城晚報記者梳理髮現,冰峰汽水在西安的風靡並非個例,從全國來看,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包括北冰洋、嶗山可樂、武漢二廠、廣州亞洲在內的多個曾在當地掀起搶購熱潮的國產汽水,都在經歷多年沉浮之後,重回大眾視野。

  國產汽水行業迎來複蘇

  數據顯示,多家國產汽水近兩年都實現銷量上漲。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2019年,國內碳酸飲料產量達1845.3萬噸,同比增長5.8%,結束了連續多年的不增長局面;2020年產量達到了1971.3萬噸,同比增長6.8%。業內人士稱,在國潮風和無糖化、多元化的消費趨勢下,國產汽水行業正在迎來複蘇。

  羊城晚報記者在佛山市禪城區一家盒馬鮮生店看到,國產汽水已經佔據其碳酸飲料貨架的「半壁江山」,這與國產汽水們緊跟市場發展趨勢不無關聯。北冰洋在保留原有口味的基礎上,還在汽水瓶中保留了些許沉澱物,打起了情懷牌。

  從產品設計來看,國產汽水們也正積極迎合年輕消費者的需求,如漢口二廠推出包括楊梅吐氣茶、勵志汽水以及分手快樂水在內的多種類型汽水,在口味包裝上下足功夫;太鋼汽水將此前僅為深綠色玻璃瓶裝汽水改為易拉罐裝、塑料瓶裝,味道也從最開始的檸檬味發展到現在的甜橙味、可樂味等;此外,在創立僅短短幾年的元氣森林在中國市場上掀起「無糖」風潮後,國產汽水們也緊跟潮流,推出「0糖0脂0卡」飲品,如亞洲嘿柚白檸汽水等。

  從消失到「復活」重回主流

  提起汽水,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這兩家企業佔到80%以上的碳酸飲料市場份額。事實上,上世紀國內曾經有八大汽水廠:北京北冰洋、上海正廣和、瀋陽八王寺、天津山海關、武漢二廠、重慶天府、青島嶗山、廣州亞洲。但隨著90年代兩大可樂在中國市場強勢擴張,國產品牌開始敗退。

  直到近幾年,北冰洋、冰峰、漢口二廠等國產汽水才逐漸回歸市場。憑藉一手「情懷牌」,北冰洋2011年11月1日復產當天,3000箱汽水一售而空;2017年8月,漢口二廠發起了一場快閃活動,5萬瓶汽水3天售罄。

  從消失到「復活」,再到重回主流,對於國產汽水們來說,回歸之路不可謂不漫長。

  作為老廣們的另類「快樂水」,被親切稱為「沙示」的亞洲汽水曾一度在市場中消沉。創始於1946年的亞洲汽水,最早以一台二手12頭汽水機在廣州起家。1964年,生產首批蘋果汽水的亞洲汽水,成為當時唯一打入國際市場的汽水品牌,並由此開啟長達40多年的黃金時代。

  但在逐年擴張之後,亞洲汽水卻突然消失了十 年。1992年,亞洲汽水與百事可樂合資成立「百事亞洲飲料」,但日後被雪藏,並遭受停產危機,直到2002年,經過跟百事公司的艱難交涉,廣州國資才重新收回亞洲汽水廠,成立廣州亞洲飲料有限公司。2009年,廣州香雪製藥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收購亞洲汽水,並重新實施品牌戰略定位,亞洲汽水的「封印」才開始慢慢被解除。

  儘管回歸之時,國內汽水市場早已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憑藉著「一股風油精般的怪味」這一老廣熟悉的味道,成功激起一波童年回憶殺,並通過年輕的視覺體現和品牌營銷方式成為新一代「網紅汽水」。

  記者觀察

  欲重佔市場一席之地

  光有情懷還不夠

  羊城晚報記者注意到,雖然飲料市場一直是條受歡迎的「賽道」,國產汽水也在幾經沉浮之後迎來回歸,但要重新佔有市場一席之地,顯然還有不少瓶頸需要突破。

  記者調查發現,國產汽水短時間內吸引了一大批懷念品牌的粉絲,但隨之而來的產品高定價也被質疑「賣情懷」。如北冰洋重新上市後,其推出的易拉罐定價為4.5/聽,漢口二廠推出的每瓶275ml的系列「高顏值」汽水,售價達到8.8元,一度讓網友發出「相見不如懷念」的感慨;同樣,重返市場的天府可樂定價為4元/550ml,也讓人感覺「價格略高」。畢竟,目前同類產品中的頭部品牌百事可樂、可口可樂每瓶500毫升只賣3元。對於國產汽水們來說,如何打破高售價、低利潤的困境,讓消費者在情懷濾鏡消除後仍願意為產品買單是當下最緊迫的問題。

  同時,國產汽水能否有效開發外地市場並改變「一城一汽水」的競爭格局也是其必須要解決的難題。

  根據冰峰汽水此前披露的招股書,公司銷售收入主要來自陝西,佔比分別為 87.44%、81.73%和80.23%,存在一定的銷售區域集中風險,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公司未來向外拓展業務的發展;牢牢佔據北京、河北等市場的北冰洋於2011年正式回歸,但直到2018年6月,北冰洋京外首家生產基地才在安徽馬鞍山投產。目前,北冰洋僅在西南的成都、重慶,以及華東地區銷售較好。

  亞洲汽水同樣面臨這一困境,老廣和外省人對它的評價絕對可以分成兩個極端。亞洲汽水作為廣州人心中的「快樂源泉」,卻是外省人眼中的「史上最難喝汽水」。有的說沙示是加了糖的紅花油,也有的說沙示是風油精味兒,這也意味著,具有濃郁地方特色的國產汽水要征服外地消費者味蕾,走出自己的一隅之地仍是長路漫漫。(丁玲)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