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生女30多年沒探望過父親如今欲繼承遺產,法院如何處理?

  澎湃新聞資深記者 李菁 通訊員 王夢茜

  三十多年沒有探望過父親的女兒要求繼承遺產,該不該給?

  男子身患精神疾病,三十多年來由母親和四個兄弟姐妹照料。男子去世後,獨生女兒想要繼承他的遺產,但他的兄弟姐妹們認為,侄女常年沒有探望和照料過父親,這筆遺產應該由他們四人平分。雙方爭執不下,鬧上法庭。

  10月12日,澎湃新聞記者從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上海一中院)獲悉,近日,該院法官通過與當事人的溝通,使雙方達成調解合意,並解決了雙方本來準備另案起訴的遺產糾紛。

  遺產應由誰來繼承?

  上海一中院介紹,齊先生曾是一名公交車司機,1980年代初,他與陸女士相識結婚,並生育了一個女兒。女兒七歲時,齊先生和陸女士協議離婚,從此女兒一直跟隨母親生活,與齊先生甚少見面。

  1993年,齊先生被診斷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從此便病休住院治療,其間一直由他的老母親張女士主要照料,四個兄弟姐妹協助照料。

  2012年,老母親不慎摔倒受傷,無法再照顧齊先生。於是齊先生的四個兄弟姐妹就輪流照顧他,每月定期前往醫院看望,並負責他外出看病就醫、採買生活用品等事項。

  2020年,老母親去世,留下了一套市值190萬元的房產,齊先生繼承了其中五分之一的份額,即38萬元。老母親去世後不久,齊先生也去世了,而齊先生繼承的這筆遺產,成了他女兒和姑姑叔叔們的矛盾焦點。

  齊先生的女兒認為,「我是父親唯一的女兒,也是法律規定的第一順序繼承人,理應由我一人繼承這部分遺產。」

  「三十多年來,她沒有探望過父親,沒有照顧他一天,甚至父親去世了,我們打電話、發信息找她來參加葬禮,她都沒有來。她不應該繼承遺產。」姑姑叔叔們表示,女兒雖然是第一順序繼承人,但是她從未盡過贍養父親的義務,齊先生的遺產應該由長期照料他的四兄妹繼承。

  雙方爭執不下,叔叔姑姑們將侄女告上了法庭。

  一審法院審理後認為,女兒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依法有權繼承父親的遺產。但齊先生的四個兄弟姐妹在長達三十多年的時間里,協助母親一同照料他,符合法律規定的盡到主要扶養義務的情形,應該酌情適當多分得遺產份額。最後,一審法院判決齊先生的這筆遺產由其女兒和四個兄弟姐妹平均分得,即每人7.6萬元。

  一審判決後,女兒不服,上訴至上海一中院。上海一中院受理本案後,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

  庭審中,雙方對這筆遺產究竟該如何分割依舊爭論不休,叔叔姑姑們在提到侄女沒有對父親盡到扶養義務甚至沒有參加葬禮時情緒十分激動,堅決認為該筆遺產不應由侄女繼承。

  而侄女一方認為,即使叔叔姑姑們對父親有扶養的事實,至多也只能分得父親百分之三十的遺產,這是她最大的讓步。

  姑姑叔叔們當庭表示不接受她的方案,也不接受調解。

  握手言和的調解

  本案主審法官俞敏從事多年家事案件審理,具有豐富審判經驗的她,憑直覺認為這起案件里的矛盾並非不可調和。

  四兄妹願意三十多年如一日,協助老母親照料齊先生,並在老母親摔傷後主動承擔起輪流照顧齊先生的責任、安排他的後事,說明這個家庭的整體家風是良好的,重親情,也講感情。

  但齊先生的女兒究竟是因為什麼,會對父親三十多年來幾乎不聞不問呢?女兒說,「我7歲時父母就離婚了,從小過著沒有父親關心的生活。長大後母親身體很不好,我也結婚生子,平時既要照顧母親,又要照顧孩子,自己的身體也不好,實在分身乏術。」

  俞敏覺得,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從小失去父愛,對女兒來說,也是內心不可磨滅的傷痛。

  「我理解你的苦衷,但是你也要想到,叔叔姑姑們在你父親生病的三十多年裡,犧牲了自己的時間,一直幫助奶奶照顧他。在奶奶去世後,他們也沒有棄他不顧,最後還給他養老送終,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而這些本都是你作為女兒應盡的義務,你應該對他們表達感激,人要懂得感恩。」

  俞敏一點點地做著思想工作,齊先生女兒的心也慢慢地融化了。

  而對齊先生的兄弟姐妹一方,俞敏也積極溝通,「侄女三十多年來沒有照顧過父親,是不對的,但是你們作為長輩,也請對小輩多一些寬容和理解。她從小跟著母親生活得也不容易,又過早失去父愛,也有很多不幸。」

  經過俞敏反覆溝通勸說,齊先生的兄弟姐妹們也表示理解,並同意跟侄女就遺產繼承問題進行調解。

  解決案外遺產糾紛

  在雙方都達成調解意向之後,俞敏又繼續推進工作,促使雙方就調解的細節進行協商。

  在這次的協商過程中,雙方的情緒都緩和了許多,本著親情為重的態度,心平氣和地溝通了起來。通過協商,俞敏了解到,齊先生除了在本案中有38萬元的遺產,還有一套與大弟弟共有的動遷房。

  通過真誠協商,齊先生女兒同意動遷房中屬於齊先生的財產部分,與四位叔叔姑姑們均分,房子的產權歸齊先生的大弟弟,其他兄弟姐妹對此也表示同意。同時,大家一致同意齊先生的喪葬補助費歸他的女兒。

  上海一中院調解確認,齊先生從老母親處繼承來的五分之一房產由四兄妹繼承所有,各佔四分之一份額;齊先生的四兄妹給予齊先生女兒房產繼承折價款7.6萬元;齊先生與大弟弟共同所有的動遷房,產權歸大弟弟所有,大弟弟給予其他三位兄弟姐妹和齊先生女兒房產繼承折價款各15萬元;齊先生喪葬補助費2.5萬余元歸其女兒繼承所有。

  叔叔表示,侄女去單位領取喪葬補助費時他可以陪同;侄女表示,叔叔姑姑為父親落葬那天她一定會一起參加。在電話回訪中,雙方告訴俞敏法官,喪葬補助費已順利領取,相關房屋過戶手續也已辦成。

  上海一中院表示,本案在一般繼承案件中較為少見,在第一順序繼承人存在並且沒有法定的剝奪繼承權的情形下,第二順序繼承人本不能繼承遺產,但本案中因為四兄弟姐妹系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本著公平的原則,也可以適當分得遺產,並按具體情況可以多於繼承人。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