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鞏俐:「疫情后電影人有些恐慌,但總會過去的」

  原標題:對話鞏俐:「疫情後電 影人有些恐慌,但總會過去的」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賀泓源 北京報導 演員鞏俐身上有種憨勁。

  見到她,是在一輪輪媒體轟炸式採訪後,當然,我們本身也是轟炸團隊一員。她衣飾簡單,扎著頭,運動鞋。

  與傳聞中女王氣質不同,眼前的鞏俐實在有股天真。當被問及北影節中的有趣細節時,她說,沒什麼事。

  後在其他記者提醒下鞏俐表示,開幕式淋雨有些浪漫。笑得靦腆。

  山東人鞏俐的憨勁主要體現在工作上,這是畢生事業。在拍攝《藝伎回憶錄》時,導演羅伯·馬歇爾(Rob Marshall)要求鞏俐學習高級的甩扇子手法,並稱「很重要」。鞏俐練五個多月,每天幾千下,終於學成。

  最後,鏡頭一秒鐘。

  拍攝《蘭心大劇院》時,導演婁燁要求鞏俐學會黑暗中拆槍。努力學成後,鏡頭被刪。

  「只要導演讓做的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角色)技能一定要長在身上。」鞏俐稱。

  堅韌背後,是熱愛與曾受過的挫折。小時候,鞏俐為了看電 影,甚至學會自製電 影票,那是一種素描技巧。

  起初她想當音樂老師,考曲阜師範學院與山東師範學院均不順利,最終進入中央戲劇學院。

  入學後的第一場劇組面試,鞏俐並未通過,去了成都,第二天又被退了回來。

  沒過多久,她遇到了張藝謀《紅高粱》選角,並成為主角。由此開啟與第五代導演長達十五年的合作旅程。

  正是那一段黃金時期,樹立起鞏俐的職業信仰。「她已經變成一個本地農村婦女了,提前一個月農村裡住,跟人在一起生活,一起去勞動,不洗澡,擦鼻子時袖子上全是鼻涕印子。」演員劉佩琦在《秋菊打官司》拍攝日記中寫道。

  在第49屆威尼斯國際電 影節中,《秋菊打官司》獲得最高獎項金獅獎,鞏俐獲最佳女演員獎。

  「作為一個演員,在這個快節奏時代,應該有時間要沉澱下來,別走那麼急,靜下來,慢一點,思考一下。有熱愛才能堅守。」在北影節大師班錄製中,她說。

  場外觀眾互動時,又有人想了解北影節趣事,鞏俐明顯愣了一下,再次談起開幕式淋雨。

  這次,輪到之前提問的記者笑了。

鞏俐接受本報記者採訪,她身上依舊有股天真。圖片來源:鞏俐團隊

  《21世紀》:電 影市場相對冷淡市場狀況,是否影響了演員的可塑空間?

  鞏俐:國內電 影市場總體很好,雖然現在是疫情階段,疫情階段肯定有很多的恐慌。

  不只電 影界的同行,想進入電 影院的人都有恐慌,因為它是一個封閉式地方。但是,疫情總會過去的。

  國內現在疫情控制得這麼好,國外現在很多電 影院都不開了,倒閉了。

  因為疫情的關係,讓大家有一些恐慌,在創作上可能也是有一些枯竭,不知道走哪個方向;在編劇方面,在最基本的方面,可能也有一些恐慌。

  但都是正常的,會過去。我覺得不需要有什麼壓力。

  我們有這麼多民族,每一個民族有自己風俗習慣,有這麼多的好故事。不用擔心沒有題材。

  《21世紀》:演員的實質是什麼?

  鞏俐:演員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職業,誘惑非常多。現在時代進展很快,如果專注的話,會得到你想要的。

  每個演員我覺得都希望成為一個好演員,只是程度不一樣而已。

  我們說到10分是個好演員的話,如果努力,可能是能夠是1234,如果不努力的話,也就是0,還沒有起步,永遠也不會起步,所以我覺得努力專注是最重要的。

  《21世紀》:作為北影節競賽單元「天壇獎」評委主席,如何看待今年北影節?

  鞏俐:很豐富。像有大師班的講座,很多人可以溝通,可以討論,真正的聊天形式,跟大家分享我們對電 影、對藝術、對工作的過程、看法。

  很多電 影,引進了好多外國的片子,還有我們中國自己以前的電 影在放映。這個交流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希望我們自己的電 影節走向世界。

  (作者:賀泓源 編輯:李清宇)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