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觀察|行業規模有望超150億元之後 「劇本殺」如何拓展「IP宇宙」?

原標題:文化觀察|行業規模有望超150億元之後 「劇本殺」如何拓展「IP宇宙」?

封面新聞記者 李雨心

「現在人們所說的『劇本殺』,其實來源於國外的『謀殺之謎』。最早流傳到國內的劇本,應該是一本叫做《死穿白》的劇本。最早在國內,『劇本殺』大多在一些桌游、玩狼人殺的店鋪中流行。而到現在,其已經發展成為有一條完整的鏈條生態了。無論從上游的作者、監製、發行、美工、印刷、道具等,再到中間的交易平台、門店,以及最末端的玩家體驗,都是有著較為成熟的產業鏈條。」

博覽會現場在體驗劇本遊戲的觀眾

國慶長假期間,倘若走進位於成都新會展中心的IGS博覽會中,在不少年輕人聚集的點位上,一場關於調查和推理的「劇本殺」正在上演。作為當下年輕人們的社交新寵,該點位吸引了無數觀展者的駐足停留。而從檯面上擺放著的用於售賣的「劇本」中,不難看出該點位是由深圳小黑探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小黑探」)所設立的體驗場所。作為業內知名的劇本娛樂數字分發平台,其算是國內最早入局「劇本娛樂」行業的探索者之一,更在該行業有著極強的影響力與號召力。

從初生萌芽,到「蕎麥瘋長」,「劇本殺」僅用了短短三四年的時間,就成為了當下年輕人社交休閑的新風口。行業的快速發展吸引大量資本進入背後,也將這個瘋狂生長的行業的缺點和弊端暴露在公眾面前。劇本殺內容是否應該被監管?沉迷劇本殺會混淆現實和劇情角色嗎?宣揚暴力、靈異,變味的劇情又如何規避……現場,「小黑探」內容事業部負責人林銳說起了「劇本殺」的「前世今生」,也談到這個新興的事物將何去何從。

從創作到包裝到分發 一條成熟的「劇本殺」鏈條如何形成?

一夜之間,似乎中國的年輕人都沉浸在了「劇本殺」的樂趣中。據美團發佈的《2021實體劇本殺消費洞察報告》測算,2021年內中國劇本殺行業市場規模有望達到154.2億元,消費者規模有望達941萬。其中,超七成為30歲以下的年輕人群,超四成用戶消費頻次在一周1次及以上。

國內的「劇本殺」市場,大多默認其興起於2017年,而推理真人秀綜藝《明星大偵探》,可以說在其中起到了極大的作用。時間推移中,從最開始玩家之間在桌游店互相分享劇本,再到了當下「劇本殺」店鋪「遍地開花」,該行業的勢頭不可小覷。與此同時,不光開店成為行業風口,「劇本殺」作者也搖身一變為熱門職業。

「常規的劇本娛樂,就是大家所說的『劇本殺』,本身分為『劇本』跟『娛樂』兩個部分,劇本是創作內容,而『娛樂』意味著遊戲機制。很多內容創作者,他們懂得如何寫劇本,寫一個好的故事,但是不知道如何去設定機制。這是需要去學習的地方,我們的平台也主要孵化的也是這一塊兒。還有就是人物故事線,因為在3至4小時的遊戲過程中,需要每個人之間的強關聯,不然遊戲體驗會特別差。所以人物故事線,會比其他內容更難去處理。」林銳解釋到。

博覽會現場在體驗劇本遊戲的觀眾

此前據媒體披露,林銳所在的平台已經累計擁有25萬用戶,上架劇本超過4000,入駐工作室達1000家,在2020年中,該平台成交的盒數超過20萬。「目前,我們平台擁有5千多個團隊,孵化了9千多個作者。」

在點位現場,能夠看到一盒盒封面精美、包裝精緻的「劇本」,裡麵包含了劇本集、道具等,玩家可以直接帶到任意場所進行玩耍。而在這不大的盒子背後,其實是一條完整且成熟的「劇本娛樂」的生產鏈條,上下游已經連接貫通。

「一個劇本,團隊人員多達6至8人,甚至8人以上。在盒子的封面你也可以看到,有作者、美術、配音、出品、發行等等,有點類似於影視作品了。一般來說,一部作品的生產周期大概在最多兩到三個月。同時,在我們孵化作者的渠道社群里,3個月是一個節點。一般來說,3個月的培訓後,作者就可以寫出一套完整的劇本。」在基礎的內容創作完成之後,平台會提供監製、美工,印刷等一系列服務,到後續的售賣、宣發,以及未來的衍生成IP的周邊售賣、影視作品開發等。

博物館、紅色文化、正能量……「劇本殺」也在探索這些模式

無可否認的是,「劇本殺」確實成為了當下最火熱的社交方式之一,不僅備受年輕人的追捧,也吸引著資本的入局。但不知何時開始,圍繞「劇本殺」所產生的行業問題,已經從盜版泛濫、不尊重知識產權、低價惡性競爭等內部因素,逐漸演變為以暴力、靈異等為噱頭吸引受眾,內容過於恐怖刺激等影響外界的問題了。

早在今年的5月27日,在上海舉辦了劇本殺版權保護和內容創新的研討會。據媒體報導,研討會由中國文化娛樂行業協會沉浸式劇本娛樂專業委員會指導,林銳所在的「小黑探」也參與了此次會議。如何讓更為規範的監管力量介入其中,推動該行業生態往好的方向發展,也是不少行業中人所亟待解決的困惑。

採訪之中,林銳向記者展示到了平台最新推出的一套劇本——《春天的故事》。令人感到新奇的是,該劇本是以改革開放作為創作主題,所撰寫的故事。同時,其在9月剛發行的《洛陽東風幾時來》,就攜手了洛陽博物館,將傳統文化根植於劇本之中。林銳還介紹到了以紅色文化為題材所創作的劇本《南昌》,還頗受年輕人的喜愛。

以紅色文化為主題創作的劇本《南昌》

「我們發現,劇本娛樂可以『寓教於樂』,把我們想要傳達的內容、精神傳遞給玩家,玩家通過人物角色扮演和故事的閱讀,可以融入其中。」除去內容核心的衍生和充實,在空間上,「劇本殺」也可以和文化展廳、酒吧、電 影院、KTV等場景做融合。此外,在IP創作中,其可以為IP提供衍生創作的作品;也利用影視作品中的彩蛋,獨立創作出一個IP的宇宙。

瘋狂生長後,一個行業總會迎來冷靜期。大浪淘沙,褪去虛幻的泡沫和狂熱的資本後,「劇本殺」行業將如何發展?能夠看到,行業中的人群也在積極探索,所謂的長效發展之道,雖然道阻且艱,但終須有這樣的過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