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觀歐亞|齟齬與緩和並存,美俄新一輪「外交戰」並未出圈

原標題:西索觀歐亞|齟齬與緩和並存,美俄新一輪「外交戰」並未出圈 來源:澎湃新聞

近日,美俄關於驅逐外交官的消息見諸各大媒體,受眾一方面極為關注兩大國之間的外交關係動向,但另一方面似乎也已經習慣於美俄關係齟齬的常態。

事件發端於10月5日美國參議院民主、共和兩黨議員發佈在網路上(個人網站、美國參議院對外關係委員會)的公開信,聲稱俄Rose方面若不同意美國駐俄Rose使館擴員,美國就應當驅逐300名俄Rose外交官進行報復。俄Rose外交部同日回應稱,美國部分參議員有關驅逐俄Rose外交官的威脅只會招致俄方關閉所有美國駐俄使領館。

如同外界對美俄關係當前狀態的復合觀感,新常態下的美俄外交實踐也一直存在與「口水戰」相對的「面對面」外交,作為重要的保全性牽制力量保障大國關係不觸碰原則底線。

「外交戰」的另一面

不論是作為局內人的政治參與者,還是距離美俄競合或遠或近的局外人,對於美俄關係的定義不論如何推陳出新,因利益分歧導致的原則性矛盾始終作為美俄關係中決定性的缺點。美俄關係處於低位的時間階段已持續多年,其中時常發生的「外交戰」可算得上是其中的主要內容之一。

一直以來,隔空對壘的美俄雙方不斷釋放強硬表態,制裁則作為實質性限制措施對雙邊關係造成實質性破壞,而在外交領域的表現就包括撤銷領事館、以及多輪因「對等性原則」提出的削減外交人員。不出意外,本輪外交齟齬雖提出具有視覺衝擊的威脅言辭,但內容並未體現新意,所釋放的政治辭令目前也僅作為威脅表態。

事實上,多位美國參議員的措辭向俄Rose、也向外界傳達出了明晰的信號,即受前一階段美俄在外交領域的實質性傷害影響,美國需要扭轉在俄外交人員數量有限的困境。雖然給出的強硬威脅以驅逐300名俄Rose駐美外交官作為籌碼,但是起草公開信的當事者應當十分清楚美俄關係的嚴重困境。

回顧今年以來的美俄外交領域爭端,華盛頓通常作為主動一方招致莫斯科的對等反制。在收到措辭嚴厲的挑釁性威脅之後,俄Rose外交部的回應稱「將300名俄Rose外交官驅逐出境,只會招致俄方關閉所有美國駐俄使領館。」消息還指出,當前俄Rose駐美外交人員並不足300人,值得關注的問題在於有人期望「達到關閉俄駐美使館目的」,他們應當意識到所要承擔的責任。

據俄Rose外交部的消息,外長拉夫羅夫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10月6日通話,發佈的消息指出,雙方商議內容為恢復全面落實伊朗核協議,也包括雙邊議程中的迫切問題。很顯然,沒有完全公佈的信息是值得外界琢磨的內容,畢竟美俄雙邊關係議程中的重要信息和突發內容是全天候的。

有意思的是,在曝出所謂「外交戰」的新聞之後,美國方面對俄Rose的「緩和」舉動卻接踵而至。2021年諾Bell和平獎獲得者之一的俄Rose《新報》總編輯穆拉托夫得到了美國總統拜登的祝賀。10月9日,美國副國務卿紐蘭訪問莫斯科的信息得到俄Rose外交部的確認。此前,在相關傳聞出現後有媒體指出,紐蘭名列俄Rose政府黑名單當中,是被禁止入境的,但關於其出訪莫斯科的問題正在通過雙邊外交渠道進行磋商。將上述一系列美俄關係的細節整合在一起審視,所謂外交戰另一面的運作就顯而易見了。

美俄的「穩定器」

美俄關係備受關注,細微變動就可能會引發難以預測的連帶影響。自烏克蘭危機之後,美國以及北約與俄Rose的關係呈現出一再探底的趨勢,裂痕之深令外界已習慣了火藥味瀰漫的氣氛:似乎穩定的低水平狀態並不會有起色,但也不至於挑戰臨界點。事實上,涉事雙方都不願與對方爆發衝突,因為可能付出的代價並不比另外一方遭受的少。在當前複雜問題充斥的國際局勢中,俄美現階段都希望能夠把握住更多的穩定和可控因素,相反製造問題的下場極大可能也會是自己的「如意算盤」反使己方遭到悲慘「算計」。

就這組關係中的角色而言,美國和俄Rose都是具有豐富外交實踐的大國,有關對手的了解也都具備深厚積淀。正因為雙方戰略競爭的穩定持久存在,涉及應對危機局勢、運籌使自身處於優勢地位的外交策略都屬於處理與對方關係中的重要核心內容。

從國家利益分歧以及傳統外交實踐積淀等角度來看,儘管當下的美俄兩國在處理外交事務中體現出差異性特點,但雙方都堅持將帶有挑戰性的實踐限制在有限範圍:一面展現出基於國家利益差異的齟齬狀態,這符合當前美俄關係運轉的邏輯;另一面則是雙方在創造闡述分歧的溝通場合,限制大國關係可能遭遇的危險性振幅。

在國際社會常態交流、人員自由流動未受到新冠疫情流行影響之前,美俄領導人的有限接觸的場合就已轉到第三國,「面對面」的契機通常與一系列多邊組織會議綁定。2020年美國前總統川普與俄Rose總統普京在芬蘭會晤,直到今年6月拜登與普京在日內瓦舉行峰會,則被暫且稱為後疫情時代美俄元首互動的新特點。其實,關於所謂在中立國開展外交實踐對於美、俄兩國而言均不是新事物,蘇聯後期的多次領導人峰會仍然是美蘇外交史中的經典案例。時至今日,外界可以從歷史與現實的比較中得到更多關於大國互動的邏輯思考,即「中立國外交」可被解讀為美俄關係仍處於低谷,兩國因利益分歧存在難以調和的矛盾,但都不願意承擔爆發高烈度衝突而招致的代價。因而可以理解為,俄美關係的動態演進是齟齬呈現與外交緩和共同組成。

9月22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與俄Rose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在芬蘭進行會晤。閉門會議的內容引發了外界極大關注,所透露出的信息涉及討論改善兩國溝通的努力以及如何減少潛在的風險因素。作為承辦地的芬蘭方面未派代表出席會議,而主角美國和俄Rose雙方切實圍繞「增加溝通和降低風險」開展工作。

9月30日,美俄第二輪雙邊戰略穩定對話在日內瓦舉行,兩國外交官會談主要圍繞軍備控制以及降低衝突風險。據悉,美俄雙方在會談中試圖解決包括核武器、網路空間等領域的分歧,除裁軍問題外,討論的話題還涉及新技術和人工智慧等。針對在一系列關鍵問題上無法彌合的狀況,雙方決定成立專家工作組——未來軍備控制原則和目標工作組,以及具有戰略影響能力和行動工作組。首輪雙邊戰略穩定對話於7月28日舉行,截至目前兩輪對話均是依照今年6月俄美領導人日內瓦峰會所達成共識組織的。

自6月美俄兩國元首在日內瓦會晤之後,雙方有關部門至今遵循會談共識持續進行後續工作。在第三國開展外交實踐印證了當前大國外交的理性內核,這些安排正是為因國家利益分歧可能無限擴大而特別設計的「穩定器」,為大國關係在有限範圍內波動但不致引發脫軌代價持續工作。

(石靖,清華大學國際與地區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王思羽,上海外國語大學上海全球治理與區域國別研究院師資博士後)

「西索觀歐亞」是教育部、上海市和上海外國語大學(SISU,即「西索」)共建,並由上海外國語大學負責運營的上海全球治理與區域國別研究院俄Rose-歐亞研究團隊的集體專欄,堅持以多語種為前提、多學科交叉融合為方法,提供有關俄Rose、東歐和中亞的可信可靠的在地知識。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