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病成熱門賽道,中國罕見病藥物研發迎政策「加速度」

  原標題:罕見病成熱門賽道,中國罕見病藥物研發迎政策「加速度」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朱萍 實習生 彭欣怡 「現在超過50%以上的創新藥都是罕見病藥。」在不久前召開的第六屆中國醫藥與創新與投資大會罕見病專場論壇上,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政策專委會副主任委員劉軍帥說道,「這個趨勢還在一直往上走,市場需求很旺盛,供給發展得也很快,但同時,我們面臨諸多挑戰。」

  會上,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化藥臨床一部主審審評員艾星指出,由於罕見病定義長期不明確,相關基礎研究重視不夠,加上罕見病臨床研發經驗有限,製藥行業進行罕見病藥物研發仍然面臨不少挑戰。艾星還透露,藥審中心正在計劃著手推進《罕見病藥物臨床研發技術指導原則》,並強調罕見病藥物的研發要根據罕見病的自身特點來決定,也應當遵循一般藥物的研發規律。

  10月11日,國家藥監局藥品審評中心正式發佈了關於公開徵求《罕見疾病藥物臨床研發技術指導原則》意見的通知,該技術指導原則旨在進一步提高罕見疾病臨床研發效率,滿足罕見疾病患者的治療需求,結合罕見疾病特徵,對罕見疾病藥物研發及科學的試驗設計提供建議和參考。

  罕見病這片藍海正在成為明星賽道。近來,跨國藥企在罕見病市場掀起並購潮,國內資本市場也普遍關注罕見病市場,多家企業都有所布局。此次與會嘉賓指出,罕見病對創新具有撬動作用,例如研發技術的創新、臨床試驗設計技術的創新、醫保支付模式的創新都能推廣到其他領域的創新。但構想如何照進現實?問題還需要交給中國罕見病藥物研發的未來之路來回答。

  推進罕見病藥物研髮指導

  近年來,罕見病愈發受到政策重視。艾星指出,中國罕見病藥物審評審批制度是在中國藥品審評審批改革過程中逐漸建立起來的。

  2015年國務院發佈的《關於改革藥品醫療器械審評審批制度的意見》首次提出對罕見病藥物加快審評審批,此後在2017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深化審評審批制度改革鼓勵藥品醫療器械創新的意見》,提出罕見病治療藥品醫療器械註冊申請人可提出減免臨床試驗申請,對境外已批准上市的罕見病治療藥品,也可附條件批准上市。

  但此前,中國對於罕見病的定義並不明確。2018年5月22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五部門聯合發佈了《第一批罕見病》目錄,共涉及121種疾病。這是中國首次官方定義罕見病,目的在於加強中國罕見病管理,提高罕見病診療水平,維護罕見病患者的健康權益。

  9月11日,由全國罕見病學術團體主委聯席會議、上海市罕見病防治基金會、上海市醫學會罕見病專科分會聯合主辦的中國罕見病/孤兒藥定義第三次多學科專家研討會上,《中國罕見病定義研究報告2021》發佈。全國罕見病學術團體主委聯席會議秘書長王琳解讀指出,中國罕見病最新定義是即新生兒發病率小於1/萬、患病率小於1/萬、患病人數小於14萬的疾病。

  在會上,上海市衛生和健康發展研究中心的康琦博士介紹孤兒藥定義的國際經驗和思考指出:「國際上,孤兒藥最早就是和罕見病關聯的。孤兒藥解決罕見病問題的關鍵之一,因為人少,所以最核心是沒有人研發,原因是研發成本很高。所以,其他國家解決的經驗通常是通過給孤兒藥定義,鼓勵更多企業有動力投入研發推出新藥。」

  會議還指出,在今後一段時間內,中國罕見病定義應當與不斷出台的中國罕見病目錄並存。

  上述提及的「孤兒藥」就是指用於預防、治療、診斷罕見病的藥品,由於罕見病患病人群少、市場需求少、研發成本高,很少有製藥企業關注其治療藥物的研發,因此這些藥被形象地稱為「孤兒藥」。

  艾星表示,由於罕見病定義長期不明確,相關基礎研究重視不夠,加上罕見病臨床研發經驗有限,製藥行業進行罕見病藥物研發對於困難和挑戰估計不足,準備不足,研發效率有待進一步提升。他尤其指出了罕見病基礎研究重視不夠的問題:

  全球7000多種罕見病中,80%為遺傳疾病,但實際上對於疾病發病機制知之甚少,診斷難度非常大,企業開發診斷的動力也不足。對疾病歷史了解也是十分有限,發病率、患病率等數據缺乏權威性。臨床醫生依賴自己經驗用藥,超出了藥物獲批適應症,缺乏嚴格的醫學證據。患者組織和罕見病登記資料庫基本上覆蓋的都是大型城市的專科醫療機構,很多的罕見病患者沒有被發現、診斷,資料庫覆蓋面有限。此外,研究者還可能對罕見病研究挑戰估計不足,包括缺乏技術數據的支撐、對臨床試驗的受試者招募和隨訪的困難估計不足、對疾病知識不了解導致不太重視PD指標開發、對疾病自然史了解有限導致受試者選擇出現偏差等。

  艾星同時表示,《中國罕見病定義研究報告2021》新提出來的定義能否得到大家的認可還需要時間的檢驗。

  艾星也透露稱,在上述背景下,藥審中心正在計劃著手推進《罕見病藥物臨床研發技術指導原則》,助力國家罕見病藥物研發來滿足臨床患者需求。目前該指導原則正在徵求意見。該指南想要傳達的核心觀點是,罕見病藥物的研發首先要根據罕見病的自身特點來決定,罕見病發病率低,患者病情複雜,診斷難度大。其次,罕見病藥物的研發,應當遵循一般藥物的研發規律,包括非臨床的研究到人體的研究等,在罕見病這一前提下討論更有普遍適用性的、更科學的方法。

  搶跑罕見病賽道

  罕見病與孤兒藥息息相關。

  藥物領域的創新也與政府對於罕見病的政策推進密不可分。世界一些國家和地區就曾根據本地區的人群基本特徵、疾病流行病學特徵和對罕見病的認識,也提出了罕見病定義,並據此制定和發佈了用於管理罕見病的政策和法規:如美國於1983年和2002年相繼出台了《孤兒藥法案》和《罕見病法案》;中國台灣地區於2000年出台了《罕見疾病防治及藥物法》,並於2005年和2010年對該法案進行了修訂等。

  這一次中國重新出台對罕見病的定義,並在藥物審評審批制度上進行政策調整,都有助於促進中國罕見病藥物研發和推動醫藥領域科技創新。

  儘管罕見病藥物研發存在著諸多挑戰,但罕見病和孤兒藥正在愈發受到重視。中國近年來更重視罕見病的診治和研發,相關政策框架日漸完善,越來越多的醫藥企業投入罕見病新藥研發。

  在上述罕見病專場的圓桌會議中,北海康成製藥有限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中國罕見病聯盟副理事長薛群分析指出,80%的罕見病都是和基因突變有關,在發病原因上是清晰的,因此研發策略的針對性和可靠性相對更高。並且,基因治療技術的成長可以在罕見病治療結果上驗證,也可以適用於其他更大的病毒等別的領域。

  例如,在會議上,博雅輯因首席技術官袁鵬飛博士介紹道,博雅輯因以基因編輯平台作為核心,其體外基因編輯產品ET-01是國內首個獲國家藥監局批准一期臨床試驗的基因編輯療法產品,改變患者自己的造血幹細胞用於治療地中海貧血。同時其還擁有自主創新的LEAPER™體內RNA單鹼基編輯平台,依託此平台,博雅輯因在不斷推進一系列肝臟、眼病等罕見病療法的開發。

  在跨國藥企中,罕見病賽道也相當火熱。罕見病龍頭大多都淪為了跨國巨頭競相追逐的並購對象。

  2018年,從武田斥資650億美元收購夏爾以來,全球製藥巨頭紛紛湧入罕見病市場。此後,羅氏以43億美元的對價收購Spark Therapeutics,阿斯利康更豪擲390億美元收購Alexion,賽諾菲116億美元收購美國血友病藥物製造商Bioverativ,諾華也用87億美元收購美國基因療法生物技術公司AveXis。近日,醫藥巨頭默沙東更是宣布與Acceleron Pharma達成最終協議,以180美元/股的價格全現金收購手握明星在研藥Sotatercept的後者,交易總金額達到115億美元。

  為什麼要積極布局罕見病市場?

  藥明生物首席執行官陳智勝則表示,很多新藥研發技術是從罕見病開始應用,mRNA技術可以用於治療罕見病,但最終在抗腫瘤、治療傳染病上都能得到應用,從而推動藥物研發創新。

  此外,波士頓諮詢(BCG)的研究稱,2030年全球孤兒藥市場規模預計達到1940億美元。而中國,以佔全球市場份額5%~7%來估算的話,2030年將形成一個600億~900億元的市場。

  「全球有7000多種罕見病,(截止所展示研究數據完成時)只有776個在研管線和產品。雖然這已經令人非常欣喜和鼓舞,但是同時,90%以上的罕見疾病仍然在全球範圍內都還缺少治療藥物,而且還缺少研發過程當中的治療藥物。」琅鈺集團首席執行官向宇向21世紀經濟報導等媒體表示,「我們堅信患者未被滿足的治療需求在中國是有巨大的產業價值的,資本市場也需要對罕見病的賽道和事業進一步加深梳理和理解。」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