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證通查」火了,快來查下你名下有幾張電話卡

記者實測發現,名下多出4張未辦理和使用過的行動電話卡。

全文1730字,閱讀約需3分鐘 

新京報記者 沙雪良 郭薇 展聖潔 編輯 白爽 校對 盧茜

9月14日,工業和信息化部推出全國行動電話卡「一證通查」便民服務,用戶憑藉居民身份證便可查詢個人名下登記電話卡數量,如對查詢到的電話卡情況有異議,還可通過對應的電信企業查詢明細信息並進行相應處理。

名下憑空多了電話卡有什麼風險?應該如何處理?如果有欠費要怎麼辦?

名下有幾張電話卡?記者實測:竟多出4張

昨天,全國行動電話卡「一證通查」刷屏了,通過工信部微信公眾號、支付寶等渠道均可以查,十分方便。有市民向記者表示,發現自己名下有3張卡,還有人名下有7張卡。

記者通過工信部微信公眾號查詢發現,名下多了4張中國電信的電話卡。但是,記者並未辦理和使用過中國電信的卡。這是怎麼回事?

▲記者查詢發現,名下多了4張中國電信的電話卡。簡訊截圖

15日,記者來到中國電信大郊亭營業廳,工作人員查詢後告知,記者在北京電信網內沒有入網註冊記錄,建議致電戶籍所在地,詢問是否辦理過電信電話卡。

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徐曉倩介紹,早些年,手機號卡辦理管理不規範,導致存在一些漏洞,例如冒名辦理、電信運營商營業廳違規辦理等。現在隨著管理的規範,此類情形大有減少。

紹興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大隊長劉宇表示,以前可能會存在身份證遺失後被人拿著去辦卡的情況,但是現在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辦手機卡都需要進行人臉識別認證,所以已經不存在冒用他人身份開卡的情況了。

名下多出電話卡,會有什麼風險?

為何會出現行動電話卡被「代辦」的情況?「歸根結底,辦手機卡有利可圖。」劉宇介紹,他們曾辦理過一個販賣手機卡的案件,犯罪嫌疑人是某企業的人事部門負責人,他以給員工辦理暫住證等為名,讓員工提供身份證,擅自開卡並出售,這些卡流入詐騙分子手中成為作案工具。之前還存在一些手機卡代辦人,去偏遠地區或農村,找一些老人,給他們一點好處,借用他們的身份證,並讓他們寫好委託書,統一辦卡並賣掉。

此外,2019年以來,全國公安機關持續開展「凈網」專項行動,發現少數電信企業關聯人員利用工作便利與社會不法人員勾結,在手機卡開卡環節惡意註冊、出售網路帳號,並將黑號轉售給下游電信網路詐騙、網路賭博等犯罪團伙。

「電話卡絕對不能出售。」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付璐表示,實名制的手機卡賣給他人,不法分子可能通過手機卡登錄軟體,造成個人信息泄露。

徐曉倩介紹,電話卡還有可能會被用於經營銷售,如作為商業營銷電話使用。如果因此而捲入糾紛,號主可能會承擔民事責任。電話卡欠費時間較長且無人管理,還有可能被運營單位列入不誠信記錄名單。

劉宇表示,一旦公安機關認定個人「兩卡」(手機卡、銀行卡)被用於電信網路詐騙等違法犯罪,且本人存在主觀過錯,涉及手機卡的將一律採取2年內名下保留一張電話卡,涉及銀行賬戶的,5年內暫停銀行賬戶非櫃面業務等。

徐曉倩提醒,消費者在日常生活中,一方面要注意保護個人隱私,保管好個人身份證件,不要出借涉及個人信息的證件。另一方面,在遇到隱私被泄露等情形時,要及時報警或者向有關主管部門投訴,依法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名下多了電話卡,如何處理?

對於記者名下多了4張電信電話卡的情況,中國電信工作人員支招:如果是在北京之外地區辦理過電話卡,可以在北京進行異地銷號,前提是賬戶不涉及欠費。如果被冒用身份證辦理的電話卡存在欠費,則必須由身份證主人繳費,否則會被拉入電信黑名單,將不能再辦理電信業務。

貴州省畢節市律師協會副會長姜楨祥介紹,如果查明名下有並非本人辦理的電話卡,可以持本人身份證找運營商銷卡,說明該卡是如何被冒名辦理的,如果運營商沒有盡到應盡的審核義務,導致本人身份被冒用,受害人除了要求運營商賠償其因此遭受的各種直接損失(如交通費、誤工費等),還可以向監管部門投訴運營商。

如果註銷時發現並非自己辦理的電話卡有欠費,該怎麼處理?徐曉倩建議,可以向運營商查詢開卡工單,要求運營商出示相關入網材料。如果能夠證明確實非自己辦理,可以以此為由,向工信部門等有關主管部門投訴或向人民法院起訴。

姜楨祥認為,通信運營商和銀行業金融機構需要進一步加強客戶身份識別工作,提高客戶身份識別的技術水平,從源頭上避免消費者被他人冒名辦理電話卡和銀行卡的情況發生。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