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南向通」9月24日開通,市場影響幾何?

原標題:債券「南向通」9月24日開通,市場影響幾何?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21財經APP

中國人民銀行、香 港金融管理局9月15日聯合公告稱,「南向通」將於2021年9月24日上線,目前,「南向通」年度總額度為5000億元等值人民幣,每日額度為200億元等值人民幣。

如何看待「南向通」,「南向通」的開通對市場又會有何影響?

「債券通」於2017年7月推出,是內地債市開放的重要里程碑。債券通為開展內地與香 港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合作的全新計劃,讓中國內地與境外投資者透過在香 港建立的基礎設施聯接,在對方市場買賣債券。買賣兩個市場交易流通債券的機制安排稱為「債券通」,包括「北向通」及「南向通」。

當年7月3日,「北向通」正式落地運行,並迎來「開門紅」。農發行、國開行,以及華能集團、聯通等多家知名度較高的大型央企成為首批發債主體,其中農發行發債160億元,國開行發債239億元,其餘六家央企發債總規模75億元。

據央行公佈的數據,「北向通」首日交易活躍,共有19家報價機構、70家境外機構達成142筆、70.48億元交易,交易以買入為主,共買入128筆、49.04億元。

「北向通」是香 港及其他國家與地區的境外投資者經由香 港與內地基礎設施機構之間在交易、託管、結算等方面互聯互通的機制安排,投資於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

央行數據顯示,「北向通」開通前,境外投資者持有中國債券約為8500億元人民幣。截至目前,這一規模已經達到3.8萬億元人民幣,年均增速超過40%。其中,「北向通」的境外投資者持債規模約1.1萬億元人民幣,四年來累計成交量為12.3萬億元人民幣。全球前100大資產管理機構中,已有78家參與進來。

人民銀行表示,「北向通」運行平穩高效,已經成為境外機構入市的重要渠道,交易日趨活躍,兩地監管合作順暢,社會各方反響良好。特別是,「北向通」既注意採取多級託管等國際通行做法,切實便利境外機構「一點接入」,又充分考慮中國國情,以穿透式信息收集等一系列安排,有效支持監管和風險防範。

「境外機構增持境內人民幣債券,說明人民幣資產吸引力確實有所增加,內地開放債券市場並推出債券通也起到一定的促進作用。但境外機構持有佔比仍遠遠低於其他國家,與人民幣作為SDR貨幣身份不相稱,因此未來發展空間很大。」滬上某大型券商固收投資經理稱。

債券「北向通」開展四年以來,央行與金管局持續優化運行流程與業務安排,完善規則體系,「南向通」開通所需的清算交收、稅務託管、債券評級等債市基礎設施不斷完善。這為「南向通」的開通提供了有利的技術條件。

如中國外匯交易中心3月12日發佈的公告顯示,將推出債券通外匯風險管理信息服務。該服務旨在便利香 港的結算銀行為「北向通」下的境外機構投資者提供資金匯兌和外匯風險管理服務。從服務內容看,香 港結算行可基於「債券通」投資者授權,通過交易中心外匯交易系統查詢投資者「債券通」項下的資金匯兌、外匯風險對沖以及債券投資情況。

在此背景下,中國人民銀行、香 港金融管理局9月15日聯合公告稱,「南向通」將於2021年9月24日上線。所謂「南向通」,是指境內投資者經由內地與香 港相關基礎服務機構在債券交易、託管、結算等方面互聯互通的機制安排,投資香 港債券市場交易流通的債券。

人民銀行稱,2017年綜合考慮各方面因素,「南向通」未與「北向通」同步開通。四年來,人民銀行始終關心關注香 港債券市場發展,與香 港金融管理局一直保持密切溝通,共同積極研究「南向通」可行方案。

央行表示,適時開通「南向通」,一是有利於完善中國債券市場雙向開放的制度安排,進一步拓展了國內投資者在國際金融市場配置資產的空間;二是有利於鞏固香 港聯接內地與世界市場的橋頭堡與樞紐地位,助力香 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維護香 港的長期繁榮穩定。

央行表示,與「北向通」一樣,「南向通」也採用了國際通行的名義持有人制度安排。內地債券登記結算機構、託管清算銀行通過在香 港開立名義持有人賬戶的方式,為內地投資者提供債券託管結算服務。

梳理看,在「南向通」的模式上,依然採取了准入管理、額度管理、品種管理疊加的模式。

准入管理方面,內地投資者暫定為中國人民銀行2020年度公開市場業務一級交易商中的41家銀行類金融機構(不含非銀行類金融機構與農村金融機構)。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和人民幣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RQDII)也可以通過「南向通」開展境外債券投資。交易對手方暫定為香 港金融管理局指定的「南向通」做市商。

額度方面,「南向通」跨境資金凈流出額上限不超過年度總額度和每日額度。目前,「南向通」年度總額度為5000億元等值人民幣,每日額度為200億元等值人民幣。中國人民銀行根據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對「南向通」年度總額度和每日額度進行調整。

品種管理方面,「南向通」的可投資範圍是在境外發行,並在香 港市場交易流通的債券。起步階段,「南向通」先開通現券交易。

《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債券通「南向通」交易規則》明確,「南向通」交易服務品種初期為現券買賣,可交易的債券為符合《通知》規定的在香 港市場交易流通的債券。交易中心在交易系統公佈可交易債券清單,並根據市場情況及境內投資者需求不時予以更新。

央行表示,「南向通」通過在交易、託管、結算、匯兌等各個環節的設計,實現資金閉環管理,並通過交易託管數據報告等方式,強化穿透式監管與監測。

具體而言,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應建立健全「南向通」運行監測機制,並及時、準確掌握「南向通」額度使用情況。內地與香 港相關基礎服務機構、境內外投資者應按照交易報告制度有關要求,向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報送相關數據信息。內地相關基礎服務機構和境內投資者應按照國際收支統計申報有關規定履行國際收支申報義務。 

人民銀行表示,目前內地金融機構可以自主「走出去」配置全球債券。「南向通」沒有突破內地與香 港現行政策框架,主要是通過加強兩地債券市場基礎服務機構合作,為內地機構投資者「走出去」配置債券提供便捷通道。

東方金誠國際團隊負責人常征表示,在「北向通」成功運行的基礎上,「南向通」順利落地將有多重重要意義。

一方面,開通「南向通」為境內投資者提供了又一個資產全球化配置途徑,也有助於境內投資者利用香 港市場在全球範圍內管理和對沖信用風險。內地投資者可以在香 港自由選擇債券交易品種,並決定交易時機。

另一方面,開通「南向通」意味著內地和香 港雙向互聯互通真正實現,這將推動兩地加大跨境監管合作,促進市場監管標準的逐步趨同,進一步提升境內債券市場結算登記、信用評級、信息披露等相關制度的國際化。

「從跨境資金流動的角度看,開通南向通將有助於促進跨境資金雙向流動。從中長期來看,債券市場的進一步開放,有助於增加離岸人民幣市場的金融產品,豐富海外市場的投資渠道,擴大離岸人民幣市場的規模,這些因素均對人民幣國際化有重要推動作用。」常征表示。

前述滬上大型券商固收投資經理稱,相較於股票市場、外匯市場,債券市場是香 港金融市場發展的薄弱環節。香 港債券市場受制於整體規模偏小、一級市場新發行供應不足、二級市場流動性不佳、投資者基礎有限。「南向通」開通後,「北水南流」為香 港債市帶來境內投資者及資金,有助於吸引企業在香 港發債融資,提高交易活躍度,提升香 港債券市場發展水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