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財經連線|獨家專訪渣打歐美首席經濟學家Sarah Hewin:美聯儲最早年底開始Taper,四季度經濟增長將再提速

原標題:全球財經連線|獨家專訪渣打歐美首席經濟學家Sarah Hewin:美聯儲最早年底開始Taper,四季度經濟增長將再提速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施詩上海報道 在8月底結束的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並未宣布縮減資產購買計劃,因此,市場的目光投向9月的美聯儲議息會議,希望進一步尋找收緊貨幣政策的信息。事實上,對美聯儲而言,在允許平均通脹水平在一段時間內高於2%之後,就業市場就成為該機構關注的焦點。

然而,最新出爐的8月非農就業報告顯示美國就業市場表現疲軟。根據美國勞工部公布的數據,美國8月非農新增就業23.5萬人,遠低於市場預期的75萬人和修正後的前值105.3萬人;失業率則從5.4%降至5.2%符合預期。不過,時薪增速環比增長0.6%,同比4.3%,超出市場的預期。

渣打銀行歐美首席經濟學家Sarah Hewin在接受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全球財經連線》獨家專訪時表示,疲軟的8月非農就業報告表明,7月至8月期間的疫情反彈對美國經濟的復甦造成干擾,而就業市場也對此做出反應。她補充稱,「這份就業報告意味著美聯儲不太可能在9月議息會議上宣布縮減資產購買計劃。」

Hewin預計,基於當前的經濟形勢,美聯儲可能不會在9月議息會議上宣布收緊貨幣政策,但或將在11月的議息會議上宣布並於12月開始執行。

Hewin還表示,隨著新冠疫情的逐步改善,第四季度全球經濟將繼續復甦。「總體而言,經濟復甦仍處於相對早期的階段,但政府政策仍然提供支持。我們認為,除了一些國家,經濟前景相當樂觀。」

美聯儲最早於年底開始Taper

《全球財經連線》:你怎麼看待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央行年會的演講?

Sarah Hewin:在傑克遜霍爾的講話中,鮑威爾透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已經做好年底開始縮減資產購買計劃的準備,這也是我們從7月的會議紀要中獲取的信息。當時大多數與會者表示美國經濟的發展與他們的預期一致,因此美聯儲可能於今年晚些時候開始收緊貨幣政策。不過,這一決定有很多附帶條件。眾所周知,美聯儲有兩個目標,即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

在就業方面,雖然鮑威爾稱失業率已降至新冠大流行發生以來的低點,但他強調該數據依舊處於高位,而且已報告的失業率低估了真實的就業市場的蕭條,因此目前的觀點是美聯儲在實現充分就業這一目標上還未取得足夠的進展,並不足以讓他們放心地取消寬鬆政策。我們看到8月非農就業數據令人失望,新增非農就業人數為24.3萬人,遠低於預期而且增速低於6月和7月。我認為美聯儲可能會繼續評估,並在舉行9月議息會議時,將這一數字納入考慮範圍。

在通脹方面,鮑威爾認為相對較高的通脹數據只是暫時的,這也是我們最近經常聽到的論調。通脹居高不下有一些暫時原因,比如疫情導致供應鏈中斷、能源、食品、原油價格高企。美聯儲關注的通脹指標7月個人消費支出平減指數顯示,能源、商品與服務的通脹率依舊非常高,這可能會在下一階段時傳導至其他通脹指標。但是,我們不太可能看到能源價格繼續呈兩位數增長,反而可能會從相對較高的水平回落。

8月非農就業報告顯示美國8月平均時薪環比增長0.6%,但是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上指出,目前沒有證據表明薪資增長可能將加劇過度通脹的風險。他提到一些指標,比如美聯儲亞特蘭大工資增長跟蹤指數和雇傭成本指數,這些指標表明薪資增長與美聯儲的長期通脹目標是一致的。總體而言,鮑威爾指出美聯儲或將於今年晚些時候開始退出寬鬆政策,只要經濟發展符合預期。儘管目前失業率處於高位、通脹率遠高於美聯儲的目標,但這絕大多數原因與新冠病毒大流行有關。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經濟很可能會更接近目標。

《全球財經連線》:正如你所提到的,美國8月非農就業報告出人意料。那麼你認為美國就業市場目前存在哪些問題?

Sarah Hewin:(美國)經濟顯然受到了一些真正的干擾,並且在就業市場得到反映。隨著經濟逐步擺脫大流行的影響,6月、7月就業數據增長強勁,這是我們所期待發生的情況。但是,企業報告了嚴重的勞動力短缺現象,而8月非農就業數據增長低於預期,這主要是受傳染性更強的Delta變異毒株影響。今年夏季,美國新冠肺炎新增病例上升、住院治療病例上漲,特別是在疫苗接種率相對較低的州疫情較為嚴重。因此,如果我們分析各個領域的就業情況,就會發現零售業、教育行業的就業機會減少。 那些需要人與人交流、面對面工作的行業都受到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影響。事實上,6月、7月休閑和酒店業的就業出現了真正的回升,但這些行業在8月增長几乎歸零,基本沒有創造就業機會。需要強調的是,這一情況在疫情快速蔓延的背景下不足為奇。所以,我們看到大流行對就業市場的確存在影響。

與此同時,就業市場的用工需求仍相對較高。這是僱主們一直在迴避的問題,他們在尋找工人,但又難以招到人。不過,隨著新冠疫情逐步改善,並隨著本月學生返校將減少人們對安排與照料孩子的關注、提升出去工作的意願,再加上緊急失業救濟金於9月6日結束,因此我們或將看到勞動力供應的增加。

《全球財經連線》:這份疲軟的非農就業報告是否會令美聯儲貨幣政策的前景蒙陰?

Sarah Hewin:我認為這的確是會影響他們的想法。目前看來美聯儲不太可能在9月議息會議上宣布縮減購債規模。此前存在一種可能,如果我們有一份強勁的8月非農就業報告,那麼美聯儲在9月22日可能釋放第四季度開始縮減購債規模的信號。但是,這份疲軟的就業報告疊加疲軟的產出數據、非常疲軟的消費者信心指數,意味著美聯儲不太可能在9月議息會議上宣布縮減購債規模。

《全球財經連線》:你認為美聯儲何時開始縮減資產購買計劃?

Sarah Hewin:我們認為美聯儲會釋放這樣的信號,即他們將準備今年晚些時候縮減購債規模。不過,這是基於不再有新一輪的新冠疫情。我們可能剛剛度過最新一輪疫情的峰值,但是進入冬季,新冠肺炎病例可能會再度出現激增。雖然疫苗接種率逐步提高,但是可能還未達到應有的水平,以全力保護國家免受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如果經濟活動繼續疲軟,那麼美聯儲可能決定從明年開始縮減購債規模。不過就目前而言,最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美聯儲不會在即將到來的議息會議上宣布,但是會在11月的議息會議上宣布並於12月開始執行。如果沒有,那麼將於明年年初開始。

未來數月美國通脹率或將回落

《全球財經連線》:美聯儲縮減資產購買計劃對美國市場有何影響?

Sarah Hewin:我認為在縮減購債規模之前,美聯儲將會釋放足夠的信號。這不是什麼突如其來、令人震驚的事情,因為市場已經長時間、廣泛地討論相關話題。現在我們認為市場不太可能受到衝擊,我們也不希望受到衝擊。

從某種程度上說,縮減購債規模確實是美聯儲收緊政策的早期階段,下一步將是加息。當前美債收益率非常低,我們預計美債收益率可能會走高,但是速度會非常緩慢,因此我們不認為2013年縮減恐慌的現象會重演。2013年,時任美聯儲主席本·伯南克提出縮減購債規模引發債市的大規模拋售。

顯而易見的是,政策制定者與市場將會密切關注通脹將如何發展。我們已經看到一些跡象顯示,儘管同比通脹率仍處於高位,但是環比通脹率正在下降。

但如果我們開始看到高薪資的需求在就業市場中紮根,這可能會推高通脹。那麼如果美聯儲收緊政策的速度太慢,我們會看到更劇烈的市場拋售。這將意味著收益率的躍升,但這不是我們的核心預測,我們認為收益率將會逐漸上升。對於美元來說,美元一直相對強勢,但是如果在美聯儲能夠非常緩慢地縮減購債規模、全球經濟表現良好的兩大背景下,我們預計美元可能不會進一步走強。不過,如果有什麼更危險的環境,那麼將讓投資者尋找其他貨幣的收益。 

《全球財經連線》:如果美聯儲開始taper,其他主要央行應如何應對?

Sarah Hewin:其他主要央行的運作方式都基本類似。因此每個央行都會觀察實體經濟的運行情況和通脹的發展趨勢。

我們目前看到一些拉丁美洲的央行剛剛採取了一些行動,如今年早些時候開始加息的巴西央行,這要是源於政策制定者對通脹攀升的擔憂。在中東歐地區,我們也看到俄羅斯央行開始加息,因為對通脹的擔憂加劇。目前一些國家的實際利率是負的,因此一些央行試圖將利率調回到至少為零的水平。對其他央行來說 這仍是一種相當謹慎的做法。澳大利亞央行也可能將開始縮減購債規模。我們認為英國央行將會早於美聯儲加息,不過,英國央行還有更多的通脹擔憂,但是我們預計今年不會有什麼調整,更有可能于明年晚些時候開始調整。歐洲央行則剛剛舉行了議息會議,宣布放緩購債計劃。但是我們不認為,歐洲央行將儘快加息。

因此,所有央行正根據他們自身的情況而執行政策。對於大多數央行而言,與美聯儲考慮的一系列因素類似,通脹的發展趨勢、就業市場的表現情況、實體經濟的運行情況以及需要為應對新冠疫情衝擊做的準備程度。

《全球財經連線》:我們可以從近期的製造業PMI和服務業PMI等美國經濟數據獲得哪些信息?

Sarah Hewin: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經濟活動維持穩健增長。儘管與夏天相比,新冠疫情令增速有所放緩,但我們還可以看到就業市場勞動力的需求相當強勁。

供應端的限制不僅牽涉就業市場,也牽涉更廣泛的供應鏈問題。這在製造業領域已經是個持續的問題,服務業也存在類似的情況。因此,我認為最新的PMI數據表明與第二季度相比,第三季度的增速有所放緩。第二季度在疫苗對新冠肺炎患者產生積極影響之後,我們看到經濟逐步復甦。

《全球財經連線》:你認為第四季度美國通脹率是否會回落?

Sarah Hewin:我認為月通脹率似乎已經過了峰值。如果我們仔細看通脹的情況,可以清晰地發現耐用品的價格已經開始放緩。過去的數十年,美國耐用品通脹率處於負值,但是去年年底發生了變化。耐用品的成本開始上漲,這又是受大流行的影響。人們不再把錢花在服務上,而是在商品上花錢。再疊加供應鏈中斷的影響,耐用品價格出現上漲。

不過,目前耐用品的通脹率似乎正在下降,7月服務業通脹和非耐用品(如食品和能源)通脹的增速與6月相差無幾,因此沒有發生太大的增幅。

我們預計當前高企的能源價格可能將在未來幾個月里下降,這表明美國通脹速度可能放緩,因此我們預計通脹不會進一步加速。儘管如此,目前通脹率已經非常高,我們預計未來幾個月里通脹率將逐步下降。

《全球財經連線》:除疫情之外,哪些因素將造成長期通脹壓力?

Sarah Hewin:我認為目前談論長期通脹為時尚尚早。我們知道一些因素使得近年來的通脹率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特別是與全球供應鏈有關的因素。顯而易見,許多西方國家依舊受益於低成本的進口商品,尤其是來自亞洲國家的進口商品。但供應鏈中斷引發了一些問題,正如我們所見,在對全球供應鏈的依賴程度進行了反思或重置之後,供應端很可能回到本土 。一些促使近年通脹處於低位的因素將不再那麼強勁。

儘管如此,其他因素可能會繼續使通脹保持在低位,特別是高科技的應用。在新冠大流行期間我們看到科技的應用取得巨大的進步,因此這可能是令通脹處於低位的一個因素。人口可能是另一個因素。從中期而言,有一些因素可能會對通脹起到更大的支持作用,但總的來說,我們可能不會看到通脹永久性地攀升或永久性地高於央行目標。我們認為通脹可能將保持在低位。

全球經濟前景較為樂觀

《全球財經連線》:能否展望下第四季度美國經濟的前景?

Sarah Hewin:我認為在第四季度美國經濟活動在短暫放緩之後將再度攀升。我們已經度過疫情的峰值未來將會有很多支持經濟的舉措,不僅僅來自美聯儲的低利率政策,還有來自政府的支持,比如基礎設施和氣候以及社會救濟等目前國會正在審議的相關支出法案。這可能為經濟提供持續的財政支持。

因此,將會有很多因素為美國經濟的增長提供支持。此外,我們認為大流行的影響將在第四季度減退,住院率下降、疫苗接種率上升,這也將促使美國經濟增長再度提速。

《全球財經連線》:第四季度全球經濟前景如何?

Sarah Hewin:對於全球經濟而言,新冠疫情仍佔主導位置 。如果我們先看美洲地區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一些拉丁美洲國家的央行因為對過度通脹的擔憂開始加息。不過,他們收緊政策也因為經濟增長或者經濟復甦的速度好於預期。此外,他們受益於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以及銅和其他金屬的需求激增。

歐洲經濟形勢似乎相當不錯。歐元區的經濟已經正走在實現歐洲央行目標的軌道上。英國方面,強勁的支出正在推動經濟增長。因此縱觀歐洲 ,我認為經濟增長目前看來相當不錯。對於亞洲的經濟體,中國經濟增速受疫情影響有所回落,但是我們預計疫情的影響只是暫時的。此外,中國非常好的政策支持將支撐消費支出的增長。

對於亞洲地區其他經濟體而言,除去一些新冠確診病例數仍在高位的國家以及一些仍然採取嚴格限制的國家,我們看到了經濟的某種轉變。總體而言,經濟復甦仍處於相對早期的階段,但是在政府政策的支持和全球經濟出口機會好轉的支撐下,我們認為除了一小部分國家,全球經濟前景相當樂觀。

策劃:于曉娜    

監製:向秀芳  方曉茸 

記者:施詩

製作:施詩 沈奧凌

拍攝:陳蓁 沈奧凌

字幕:沈奧凌

海報設計:林潢

新媒體統籌:丁青雲  賴禧  丁海利 曾婷芳

出品: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

(作者:施詩 )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