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堵住精神藥物的網路黑洞,這就是「禁毒」

原標題:【社論】堵住精神藥物的網路黑洞,這就是「禁毒」

二手交易平台顯示的是「二手塑料路障」,但在澎湃新聞暗訪記者支付了100元後,藥販子卻發來一盒精神類藥物——7片裝的思諾思。

另一個賣家自稱患有精神疾病,能從不同醫院騙開大量精神藥物,在澎湃記者支付了600元之後,他寄來了一瓶一類精神藥物——三唑侖。三唑侖被稱為「迷藥之王」,只需服用0.75mg的劑量,就能讓人在10分鐘內快速昏迷,持續時間可達4至6小時!

澎湃暗訪精神藥品黑市,讓人觸目驚心:靜催眠類一、二類精神藥品,甚至被用於性侵、搶劫的「聽話水、乖乖水」都在網上銷售。在百度貼吧、騰訊QQ、閑魚等平台,藥販們尋覓著「失眠、抑鬱、情緒低落」的買家,將精神藥品加價十餘倍甚至幾十倍售出。QQ上檢索「聽話、失憶、催眠、蒙汗、催欲、侖子」等關鍵詞,就能彈出上百個社群,群成員多者達400餘人。

精神藥品不規範的使用,極易導致依賴性、成癮性等問題,更可能被用作麻醉犯罪的工具,近年來一些影響惡劣的「迷奸案」的背後就有精神藥黑市的鬼影。事實上,中國法律對精神類藥物實施嚴格的管控,也明確不得在網路上銷售精神類藥品。甚至,國家將非法販賣精神類藥品納入「販毒」的打擊範圍,2016年國家禁毒辦專門發佈的《104種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製品種依賴性折算表》,規定了涉案的麻醉、精神類藥品與海洛因的折算比例。

但是,當下「互聯網+物流寄遞」的販毒活動卻是相當猖獗,這也說明,現行打擊販毒的法網還需要精密化,要強化各方協作,堵住制度漏洞。

首先,從網路銷售精神類藥物的源頭來看,很多是藥販子本身有病或者裝病到醫院騙開藥品,一開始可能是為賣掉多餘藥品,之後就走上了「販毒」的不歸路。所以,應該加快推動聯網電子處方和預警系統,做到全網統管,幫助醫生了解患者的治療情況,追蹤藥物流向,從源頭上杜絕大規模騙開精神藥物。

其次,各家二手平台、社交平台要守土有責、守土盡責,要站在「禁毒」的高度認清問題的嚴重性,不能縱容精神藥品在自身平台上做交易。特別是針對「聽話、失憶」等關鍵詞要加強監管,還網路一片凈土,必須要掐掉精神藥物的網路銷售渠道,絕對不能揣著明白裝糊塗。

第三,必須樹起網上買賣精神類藥品,就是涉毒違法犯罪的高壓線,提升全社會的法治共識,讓所有社會成員深切認識到網路買賣精神類藥品的嚴重違法性,不允許任何人以身試法。司法機關也有必要「以案說法」,通過嚴肅處理典型案件,以更大力度向公眾普及這類新型「涉毒」案件的法律知識。

「互聯網+物流寄遞」的精神類藥物的販賣,就是一種新型販毒形式,「禁毒」絕不能手軟。

π·15調查|如何斬斷精神藥品「互聯網+物流寄遞」非法銷售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