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梅西,這場巴薩讓我看到國足的影子」

澎湃新聞記者 陳均

萊萬再次征服了巴薩。

誰都知道巴薩很難在拜仁身上佔到便宜,畢竟13個月前的那個2-8還歷歷在目。但日期:15日凌晨的諾坎普,科曼的球隊還是讓人大跌眼鏡。

比分0-3,射門5-17,全場0射正,自2003-2004賽季以來巴薩第一次出現了全場比賽打不中門框範圍的情況,這也是球隊歐冠歷史的第一次。

巴薩賴以成名的控球和傳球也被拜仁壓制——控球48%-52%,傳球535-577。

要知道2020年8月那場恥辱性的歐冠1/4決賽(2-8),這兩項數據巴薩還略佔上風,儘管當時壓根左右不了比賽。

看來,沒有Messi後,巴薩的確又降了一個檔次。而球迷的評論更加刺眼——「這場拜仁是半場攻防演練,巴薩讓我看到了國足的影子……」

Thomas Müller折射破門。

這就是巴薩的水平

輸給拜仁之後,西班牙電視台評論員表示:「今天的巴薩有損於自己的隊徽,從第1分鐘開始,就像是跪在拜仁面前等著挨打。」

《馬卡報》也將這支球隊稱為「可憐的巴薩」。在媒體看來,如果不是特爾施特根的4次撲救,最終比分遠比0比3要難堪。

萊萬門前補射。

這一點也從拜仁球員Thomas Müller嘴裏得到了印證,「我們沒有給對手太多機會,進攻端我們本可以再進2到3個球。在諾坎普的比賽很愉快。」

當對手用一種彷彿是來旅遊的輕鬆口吻復盤比賽,巴薩球迷的苦澀可想而知。當下來自加泰羅尼亞的《世界體育報》也用一種最悲哀的語調道出了最殘酷的現實——「這就是我們的水平。」

面對仍處在歐洲頂峰的拜仁,每況愈下的巴薩在比賽能力上的差距已經難以抹平。

萊萬梅開二度。

攻不上去,也防不住

事實上,在那場2-8之後,巴薩並沒有緩過來——擁有Messi的最後一個賽季,巴薩在聯賽中位列馬德里雙雄之後排在第三;歐冠中更是狼狽,小組賽末輪主場0-3不敵尤文圖斯,淘汰賽首回合又在主場1-4被大巴黎屠戮。

看上去,每當面對實力強勁的對手時,巴薩都顯得力不從心,即便是在主場他們也無力捍衛榮譽。

新賽季可以算是巴薩重建後的第一個賽季,引進了德佩、呂克·德容、阿奎羅和加西亞,但失去了Messi、格里茲曼以及其他十余位球員。

為了在經濟上「減負」,巴薩的轉會策略很難朝著一支更好的球隊邁進,紙面上甚至比過去下滑了一個檔次。

Thomas Müller賽後的採訪「殺人誅心」。

面對聯賽中的一些對手,巴薩尚有餘力(三輪2勝1平),但站上歐冠賽場,他們當真捉襟見肘。

賽後據媒體透露,巴薩後衛阿爾巴是帶著38度的高燒在比賽,這也證明科曼其實沒有更好的配置來應對。

阿爾巴第74分鐘無力堅持被換下,比他更早下場的是布斯克茨,這位中場大師只踢了59分鐘——在拜仁的高壓下,作為拖後中場的布斯克茨備受折磨。

雖然鋒線上的德佩和德容頻繁回撤拿球,但依然無力幫助中場支撐有效的攻防轉換。

整場比賽,巴薩攻不上去,也防不住——雖然前30分鐘沒有丟球,但看過比賽的人都清楚巴薩的這種無力感,丟球只是時間問題。

德佩(中)獨木難支。

科曼下課?誰來拯救巴薩?

「我不想找藉口,但大家都知道我們手頭有什麼人可用,我們很難和拜仁這樣的球隊對抗,必須接受現實並努力。」

賽後科曼的獨白也讓我們進一步看清了現狀,總教練表示自己無法抱怨球員的表現,自己的很多年輕球員和對方確實存在差距,他甚至具體到某一個球員的對位,「羅貝托不是一個純粹的邊路球員,讓他一對一對位Davis,完全防住對方是不可能的。」

在科曼的計劃中,他需要等待法蒂、阿圭羅、登貝萊的傷愈復出,但這些球員能夠給現在這支巴薩帶來質變嗎?看客們心裏都有一本賬。

科曼也非常無奈。

有消息稱,賽後科曼被主席拉Bol塔約談;也有說法稱,科曼並不在場,參與緊急會議的是拉Bol塔及其幕僚阿萊曼尼和尤斯特,議題主要針對總教練的執教事宜。

據記者Josep Soldado透露,「拉Bol塔對今天巴薩展現出來的形象感到羞愧,0-2後,拜仁似乎只出了6成力,主席知道拜仁贏面更大,但問題出在科曼對比賽的準備上。」

聽上去,一旦科曼繼續呈現這樣的比賽狀態,一直對外聲稱信任總教練的拉Bol塔會考慮換帥,問題是這樣一支巴薩換個教練更變得更好嗎?

布斯克茨曾經告訴媒體和球迷,要習慣一支沒有Messi的巴薩;但對於這支新老交替、處在動蕩中的球隊,我們或許不止是要習慣沒有Messi,更要習慣這支球隊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蟄伏。

本期編輯 鄒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