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價大漲 鐵路貨車裝備上下游企業共同擠壓中車利潤空間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路炳陽 北京報導

近日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鐵集團」)啟動了年內第三次貨車招標,共1.6萬輛,算上前兩次,2021年國鐵集團共招標貨車3.61萬輛,總價約150億元。不過,貌似體量巨大的採購在供應商中國中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中車」,601766.SH)看來,盈利前景仍難言樂觀。

成本上漲

截至目前,2021年國鐵集團共招標貨車3次,採購X70型集裝箱專用平車、NX70A型共用平車和KZ70型石砟漏洞車各3萬輛、6000輛和100輛。這其中99%以上均為集裝箱運輸用平車。

中國中車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稱,上游原材料鋼材價格持續上漲,造車成本不斷提升;下游採購商國鐵集團常年維持原價採購,而作為製造商中國中車,對鋼鐵企業和國鐵集團均無議價能力,導致中國中車貨車板塊利潤不斷被產業鏈上下游企業擠壓。「目前貨車板塊利潤率或許已經不到10%,淪為中車利潤率最低的車輛板塊之一。」他說。

貨車企業中車齊齊哈爾車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齊車公司」)人士對記者稱,以年度採購量最大的X70型平車為例,該車製造成本上漲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主材鋼材價格上漲,二是配件價格上漲。

中國中車官網顯示,X70型平車自重22.4噸,主材為全鋼焊接結構底架,鋼種為Q450NQR1高強度耐候鋼;配件主要由鎖閉裝置、制動裝置、車鉤緩衝裝置及轉向架、車輪等部分組成,「因為配件主要也是鋼材組成,所以無論是主材還是配件,價格都在上漲。」齊車公司人士說。

Q450NQR1耐候鋼主要用於鐵道車輛,國內生產該鋼材廠家主要有寶鋼、鞍鋼、太鋼、馬鋼等。就鋼材價格近期漲勢,鞍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鞍鋼」)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近兩年來,鋼材出廠價格不斷上漲,就Q450NQR1耐候鋼,他透露,2019年該鋼種出廠價約4500~4600元/噸,2020年最高至5700元/噸左右,目前已經突破至7000元/噸,兩年漲幅超過了50%。

該車車輪供應商之一馬鋼股份人士也對記者證實,作為配件,X70型平車車輪與車軸出廠價格近期也在醞釀上漲,幅度近20%和30%。他還對記者證實,作為處於產業鏈上游的鋼鐵企業,相對於客戶中國中車,鋼鐵企業具有定價能力的優勢,「作為採購方,中國中車基本上不可能跟我們討價還價。」他說。

齊車公司人士對記者表示,經中國中車測算,兩年來因鋼材價格和配件價格上漲,X70型平車製造成本每輛已經上漲接近5萬元,而近十 年來,該車型國鐵採購價格不僅沒有上漲,且還有降價現象,中國中車成本壓力越來越大。

就上述車輛製造成本漲幅金額,《中國經營報》記者要求中國中車提供詳細成本寫實佐證,但齊車公司人士以敏感商業信息不便透露為由,拒絕提供。不過鑒於X70型平車包括配件在內,鋼材佔到全車質量95%以上,仍可以通過Q450NQR1耐候鋼近兩年漲幅價格和整車質量估算成本漲幅空間,當前製造一輛X70型平車所用鋼材價格已比2019年上漲了5.32萬元。這與齊車公司人士提供信息較為接近。

雙雄博弈

齊車公司人士對記者表示,在巨大的成本壓力下,中國中車採取了多種降本增效的辦法,但仍是力不從心。該人士稱,2021年以來,中國中車多次與採購商國鐵集團接洽,欲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他透露,中國中車本著成本共擔的原則,向國鐵集團提出,每輛X70型平車採購價至少提高4萬元,剩餘1萬元由中國中車負擔。經過協商,國鐵集團日前僅同意每輛X70型平車採購價上漲1.8萬元。

按照中國中車的成本計算,這意味著,每製造一輛X70型平車,中國中車貨車企業就要多承擔2.2萬元/輛成本,全部3.6萬輛貨車利潤空間共被擠壓掉近8億元,企業的利潤再次被攤薄。「這近8億元,本應是我們貨車企業的利潤,但因為沒有議價能力,我們也只能接受。」齊車公司人士說。

國鐵集團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證實了近期中國中車對貨車的漲價訴求,國鐵集團人士對記者表示,近期鋼材價格不斷上漲確實增加了裝備製造商車輛製造成本,基於此,國鐵集團同意將採購價格進行合理上浮。「不過中國中車對價格浮動訴求過高。面對配件企業,我們認為中國中車對其具有議價能力,中車可以以更合理的價格採購配件,進而獲得合理利潤。」他說。

該人士還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補充稱,國鐵集團物資採購嚴格執行國家法律法規,實時監控重點物資交易價格,充分掌握主要材料價格變化情況。對車輛價格均有成本寫實。在具體實施中,國鐵集團會實時發現報價中存在的不合理因素,有權要求中國中車改正。

所謂成本寫實,就是根據工廠現場生產過程,實時記錄費用發生情況,精細掌握企業成本及支出情況,從而發現成本支出的關鍵點和視覺盲點,從而給企業採購、生產管理提出意見和建議。

中車困境

中國中車貨車板塊多人士並不認可上述國鐵集團人士的看法,稱,目前中國鐵道車輛裝備,距離滿足複雜運輸環境和多樣化運輸需求還有不小差距,品類結構仍待完善,新型車輛裝備研製需要進一步加快,但是目前貨車領域的成本壓力已經嚴重影響到新產品的研發進度。「貨車企業為生存自顧不暇,必然會影響研發投入。」

齊車公司多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齊車公司作為中國中車主要貨車生產企業之一,因受企業經營業績影響,2021年前7月員工月平均薪資僅為1600元左右,「別說研發新產品,員工生活已很艱難。」他說。

來自上下游企業的共同擠壓,讓中車貨車廠叫苦不迭,「中車貨車業務在內部如何理順結構,外部如何突出重圍,在採購和銷售層面增強中車話語權,是我們下一步面臨的嚴峻課題。」中國中車人士說。

其實早在3年前,中國中車貨車企業就已經開始重組改革,進行調結構、去產能,以期達到改善經營業績的目的。改革中,3家企業退出貨車新造或修理業務,現有貨車企業繼續壓縮產能,中國中車2021年半年報顯示,當前中國中車貨車產能已經降至5.15萬輛/年,較2018年下降約40%。

中國中車貨車板塊收入佔總營業收入比例近年來呈不斷萎縮趨勢,2017~2020年各年上半年,中國中車貨車板塊營業收入分別占鐵路裝備收入27.16%、19.24%、13.88%和13.21%,2021年上半年佔比再次下滑,突破10%,僅為6.24%。當前國鐵集團仍是中國中車最大的客戶,2021年上半年,中國中車向其銷售額占銷售總額的35.57%。

2021年上半年,中國中車營業收入954.64億元,同比增長6.78%;凈利潤39.89億元,同比增長8.02%。雖然中國中車營收和利潤雙增,但與疫情前水平再次拉大,營收與利潤較2019年同期分別下降0.71%和16.57%。

中國中車貨車製造企業主要由中車齊車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齊車集團」)和長江集團旗下公司組成,共涵蓋7家企業。其中齊車集團包括齊車公司、瀋陽公司和山東公司;長江集團包括長江公司、眉山車輛有限公司、太原機車車輛有限公司和西安車輛有限公司。

一增一減

新造貨車屬於鐵路裝備投資範疇,而鐵路裝備投資又屬於鐵路固定資產投資涵蓋範圍。2021年以來,鐵路固定資產投資表現出明顯減速,也驗證了國鐵集團對於貨車裝備投資正在愈加收緊。

國鐵集團發佈數據顯示,2021年前7月鐵路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完成3628億元,同比下降7.7%,鐵路投資急速下滑致上半年投資額成為近6年來最低,僅完成2989.49億元,自2016年以來,半年投資首次未超過3000億元大關。

鐵路裝備投資持續低迷的同時,鐵路貨運市場,尤其是X70型和NX70A型平車主要運輸市場——集裝箱運輸持續火爆,運輸價格大幅攀升。這也是國鐵集團近期頻繁且大量招標貨運平車的重要原因,同時也表明了國鐵集團持續加碼集裝箱運輸的決心。

2020年以來,受疫情影響,海運受限,大量貨物轉向中歐陸路運輸通道,中歐班列作為典型的集裝箱運輸方式,一箱難求的狀態愈演愈烈。

據《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目前,由於中歐班列發運需求的不斷增加,已有部分鐵路局取消中歐班列運輸優惠,直接給予鐵路發運計劃和階段需求,即「全價班列」。目前在部分省份,「全價班列」已佔到當地開行中歐班列總量近一半。

而從開行數量上,也可一窺中歐班列的市場需求之大。截至8月底,中歐班列今年累計開行10030列,發送集裝箱96.4萬標準箱,同比分別增長32%、40%,自2020年5月起連續16個月單月開行千列以上,自2021年5月起連續4個月單月開行超1300列。前8個月,中歐班列西、中、東通道分別開行5125列、1766列、3139列,同比分別增長37%、15%、35%。

鐵路整體貨運方面,2021年前8個月國家鐵路發送貨物24.46億噸,同比增長5.48%;2021年上半年,國家鐵路貨運收入2137.7億元,同比增長13.9%。

中國軌道交通行業觀察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指出,可以看出,當前鐵路貨運市場需求沒有與鐵路貨車裝備投資同步,反而呈現出一增一減的逆向發展趨勢,這或許正在加劇裝備企業與運營企業的矛盾,不利於中國軌道交通產業健康發展。

共有困局

原材料價格上漲給製造業帶來的壓力不只在中國軌道裝備產業顯現,中國造船業同樣面臨嚴峻的成本壓力。早在今年5月18日,中國船舶(600150.SH)曾在業績發佈會上表示,新造船價格雖有所上漲,但遠不及造船所用原材料鋼材的漲幅,鋼板價格較2020年年底已漲超20%,這在一定程度上對公司主營業務利潤率造成不利影響。

國際上,原材料價格上漲也使得韓國第二大造船企業大宇造船成本上升、收益下降。5月17日該公司宣布2021年一季度凈虧損為2347億韓元(約合2.07億美元),而2020年同期盈利2425億韓元;銷售額同比暴跌43.7%至1.1萬億韓元。

財新網2021年5月19日報導舉例稱,以2.4萬箱的集裝箱船為例,船價1.5億美元,近期鋼價漲了2000多萬美元,鋼板成本占船價的佔比已由去年年底的25%左右升至近40%。同時,鋼材上漲,一些鋼鐵材料的配件設備價格也會同步上漲。

與中國中車在鋼鐵企業面前沒有定價話語權,同時受上下游企業雙向擠壓如出一轍,當前船廠對鋼價也失去話語權。在這篇報導中,財新網援引一國有船廠人士的話稱,「船廠的現狀很尷尬,船價船東說了算,鋼價鋼廠說了算,船廠夾在中間很難受。」

為推進行業健康發展,日前中國船舶工業協會與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就目前鋼鐵和船舶市場現狀及後期趨勢、船板採購模式、上下游供需銜接等議題進行了溝通,雙方稱將聯合推動上下游建立起風險共擔、盈利共享的長期合作共贏的關係。有造船業內人士指出,造船和鋼鐵行業都是充分競爭行業,價格一般隨行就市。為防範風險,國外主要船企一般都是與幾家鋼企之間建立固定的長期協作關係,價格為一年一鎖定或半年一鎖定,長期執行下來較利於管控成本。

(編輯:郝成 校對:張國剛)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