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責大連應急管理局3位領導,合理嗎?

有權必有責,有責才擔責。問責一定要問而後責,按照制度規矩理性問責,不能將問責當成甩責、推責的技巧。

全文1337字,閱讀約需2.5分鐘 

特約評論員 王宏偉(應急管理專家)編輯 遲道華 校對 楊許麗

不適當的問責會影響應急隊伍的整體士氣,進而可能損害公共安全,與問責的初衷背道而馳。

▲9月13日,大連官方通報普蘭店區致8死5傷燃氣爆炸問責處理。圖/新京報我們影片截圖

近日,遼寧省大連市通報對普蘭店區「9·10」燃氣爆炸事故問責處理情況,除屬地政府相關領導與住建部門領導被問責外,大連市應急管理局的三位領導也被問責。

對這樣的問責結果,輿論場上產生了不同意見。一方面,燃氣安全監管的主責在住建部門,而應急管理則是綜合監管部門,但後者受到的問責處罰反而重於前者,似乎不太合理。另一方面,問責結果三天就公佈了,其程序的嚴謹性也受到質疑。想必對此,大連方面也會有進一步的釋疑。問責是壓實各方責任以有效遏制安全事故的一種有效手段。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安全生產」的內涵與外延都發生了重大變化,變成公共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生產安全追求的不僅僅是企業生產過程中對作業者的保護。除了管生產必須管安全,日常運轉中還加上了「經營」、「行業」、「業務」,變成了「三管三必須」,目的在於編製一道全方位、無縫隙、全鏈條的安全生產監管網路。住建部門是安委會的成員單位,直接負責燃氣安全管理。而作為安委會辦公室的應急部門所履行的是綜合監管職責,相對宏觀一些。具體而言,綜合監管是系統性、協調性監管,並不是全面性、替代性的監管。應急管理不是應急管理部門一家之事,牽頭不是包攬,更不是兜底。換言之,出了公共安全事故就一定要追應急管理部門的責,這是一種錯誤與偏見。有權必有責,有責才擔責。問責一定要問而後責,按照制度規矩理性問責,不能將問責當成甩責、推責的技巧。

▲張福久、楊哲等任職信息。 圖源/大連市應急管理局官網截圖

問責不僅要理性,還要科學。問責的基礎是科學的調查評估。事故的歸因異常複雜,不經過科學的調查評估而匆忙問責的結果,往往會損害問責制的權威性。在這次大連燃氣爆炸事件中,問責「各打五十大板」,看似「雷厲風行」,其實並不利於事情最終解決。應急管理部門一年365天、每天24小時應急值守,處於高風險、高壓力、高負荷狀態,隨時面對極端情況和生死考驗。對應急部門工作人員進行問責,更需理性、嚴謹,體現不枉不縱、嚴管與厚愛相結合的原則。甚至,不妨為應急管理人員建立一定程度、特定條件的免責制度,因為應急決策和行動常常是充滿風險的兩難抉擇。這不是賦予其問責的「治外法權」,而是為了讓應急管理人員更好地履責、擔責、盡責。

勇於修正錯誤與堅持真理一樣,都是優秀的公共治理品質。如果對應急管理人員的問責有失公允,那就應啟動糾錯機制並還其以公道。否則,不適當的問責就會影響應急隊伍的整體士氣,進而可能損害公共安全,與問責的初衷背道而馳。以此而言,對大連應急管理局三領導問責,有必要進行商榷。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