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獨家|楊健全運會奪冠淚灑賽場一曲《光輝歲月》開啟「巴黎奧運周期」

原標題:封面獨家 | 楊健全運會奪冠淚灑賽場 一曲《光輝歲月》開啟「巴黎奧運周期」

封面新聞記者 陳甘露 陳羽嘯 西安報導

「一生經過彷徨的掙扎,自信可改變未來,問誰又能做到……」9月14日晚,第十四屆全運會男子10米跳台比賽結束後,獲得金牌的四川選手楊健來到混合採訪區,他略微靦腆地唱起了《光輝歲月》,然後很篤定地說,「我相信我的光輝歲月從此時此刻開始,用這塊金牌來墊定我接下來的三年。」

抱著必須奪金的信念來比賽

全運會男子10米跳台,依然是「神仙打架」的世界頂級水平舞台,帶著預賽、半決賽第一的成績來到決賽,楊健的目標只有一個——金牌。而他的競爭對手除了奧運冠軍陳艾森,還有洶湧的「00後」世界冠軍練俊傑、楊凌、段宇等。第一跳結束時,楊健還落後他們。不過,隨著楊健後面開啟難度模式,他從第二跳開始領先,並且將這個優勢不斷擴大。最後一跳,依然是東京奧運會上的那個「難度王」——難度係數4.1的109B,楊健在10米台上默念了一遍動作後,毫不猶豫地瀟洒入水,這一跳得到了110.70的全場最高分,他也以總分574.20分拿下冠軍,拿到個人首塊全運會金牌。

從水池裡出來,楊健就立刻抱著主管教練徐翔,靠在他懷裡哭了……「說實話,我是帶著奧運會的遺憾來參加今天的比賽的,我今天背的包袱比奧運會的包袱還要重。」隨後,楊健告訴封面新聞記者,抱著教練的那一刻他終於真正釋放了,「我是抱著必須要拿金牌的信念來參加比賽的,所以壓力非常非常大。比完的那一刻五味雜陳,或許彌補了一些奧運會的遺憾吧。」

堅持到巴黎要把奧運冠軍夢想實現了

混合採訪區,楊健再次談到了東京奧運會,畢竟,五年的等待,他離金牌差之毫厘。「我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緒備戰全運會,我們去東京一共十個人,九個都是奧運冠軍。真的,說來挺慚愧的,我不是奧運冠軍……」說著這話,楊健的眼睛里依稀有些淚花。隔離期,其他選手都比較放鬆,而楊健一直克服各種不利情況下堅持訓練。「他是隔離期後第一個恢復訓練的,第一個去練動作的。」徐翔教練說,「他真的對自己要求非常高,非常努力,我為他感到驕傲。」

從奧運會出發到全運會比賽,楊健說前前後後大約兩個月,戰線很長自己非常疲憊,但唯一不敢放鬆的就是一口氣。「這麼長的時間我的狀態、身體疲憊、傷病等等都暴露出一些問題,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發揮成這樣,出乎我的意料,而我對這個金牌是非常非常渴望的。」

的確,因為不一般的渴望,楊健跳出了不一般的水平。這次全運會他兩次跳109B,都拿到了110.70分,比東京奧運會這一跳要高8分。「這個金牌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就像我唱的《光輝歲月》,這是一個屬於我的時代的開始吧。」

而就在全運會奪冠的賽場上,楊健也向所有人宣布了一個決定,他會再戰三年,帶著沒有完成的奧運冠軍冠軍夢想去巴黎實現。「我接下來還要再戰三年,必須的。」當然,今年27歲的楊健在巴黎剛好30歲,「有傷病還有年紀吧,向著30歲邁去,這個年齡對於跳水運動員來說也是比較大的了。會有一些困難,但我相信自己,只要選擇了前進就一定會走到底。」

任茜的銅牌勝似金牌她和楊健都要再戰三年

本屆全運會,四川跳水隊收穫了一枚金牌、一枚銀牌、兩枚銅牌、兩個第四一個第六一個第七。總體成績非常亮眼,而每一塊獎牌背後都有艱辛的故事。賽後,談到本屆全運會四川跳水隊的表現,四川體育職業學院游泳運動管理中心主任付強告訴封面新聞記者,「這一屆全運會,總體和上一屆持平,但在單項上面有所突破。團體方面,我們正是新老交替,都是很正常的現象,下一屆我們肯定會更好的。」本屆全運會,男團和女團最終都排名第四,和領獎台擦肩而過。不過在單項上,幾位老將讓人印象深刻。「老將的發揮非常出色,比如老將任茜,女子10米台單人,競爭非常激烈,決賽四個奧運冠軍、兩個世界冠軍,任茜作為一名老將,在身體條件並沒有優勢的情況下拼到一塊銅牌,在我們看來,這塊銅牌勝似金牌。」而談到今天奪冠的楊健,付強說感嘆:「頂住了非常大的壓力,比完東京奧運會回來比這個10米台單人。本來這個比賽放在整個跳水最後一天,對運動員來說整個過程是個煎熬,所以真的是一個王者的比賽,誰拿誰是王者,楊健今天跳出了他的風格、他的難度,非常不容易。」

付強也認為,這枚金牌對楊健來說意義非凡,「這枚金牌對他來說,是一個動力,對他後面堅持三年來說非常關鍵。」付強說,「其實楊健在東京奧運會也比得很好、比出了水平,他不是失敗者。他很堅定地他還要拼搏三年,一定要實現自己的夢想。」

作為里約奧運會冠軍,本屆全運會拿到了女子雙人十米台亞軍、女子10米台銅牌,一路走來非常不容易,付強說,任茜也瞄準了巴黎。「我相信任茜度過了生理髮育期,下個周期肯定會走上坡路。」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