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日本人當面攻擊中國,越南怎麼想呢?

越南最近有點忙:7月和8月,分別接待了來訪的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和副總統哈里斯,9月10日至12日,又幾乎同時迎來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和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

對此,一直緊盯亞洲事態的外媒評論指出,越南正成為系列「外交大戲」的主舞台,並稱「越南在印太區域的位置越來越重要了」。

毋庸諱言,南海問題是中國與越南關係中的縫隙,也恰恰是美日等下大力氣去渲染放大的聚焦點。

在3天的訪問中,岸信夫幾乎是復刻了美國在南海問題上的腔調,時時刻刻把「南海」掛在嘴上,在南海問題上繼續扮演圍堵中國的「急先鋒」角色,極盡挑撥之能事。

日媒更以「日本和越南在一條船上」為題總結了岸信夫在關於南海問題上的「拉踩」發言。

更過分的是,岸信夫還在發言中無端指責中國在釣魚島海域活動、污衊中國實施《海警法》、就台灣問題干涉中國內政等攻擊中國言論。岸信夫積極將南海問題、釣魚島問題以及台海問題等地區問題「國際化」、「危機化」,可以說,其部分挑釁言論較之美國反華政客更為激進。

▲9月12日,日本防衛大臣岸信介在越南訪問期間發表講話。(日本防衛省)

在越南人面前肆無忌憚的攻擊中國,而作為接待方的越南如何表態,則更為引人關注。

在越通社發佈的岸信夫與越南多位領導人會見的報導中,並未提及中國,而且在涉及南海問題上的表述也著墨不多。「關於包括南海和東海在內的海上問題」,越南總理在接待岸信夫時「強調了越南維持航行與飛越安全和自由,在尊重包括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國際法的基礎上通過各外交程序和以和平方式解決各爭端和分歧,保護各國的合法和正當利益的觀點」。

而在與王毅的會談中,越南總理范明政談及南海問題時則表示,中越雙方要「妥善處理海上問題,保持海上局勢穩定,循序開展海上合作,推動『南海行為準則』商談,為維護地區和平作出貢獻」。

外媒援引越南國際問題專家的評論闡述了越南的立場,稱越南希望採取冷靜務實的態度,同步加強與中國、美國以及日本等國的關係。

這些回應,看上去很「官方」,也很嚴謹,但也不乏曖昧,總之讓外人會忍不住猜測:是兩面下注?還是務實靈活?

而如果用外媒的話來評價,那麼越南目前的戰略至少做到了「滴水不漏」。

事實上,對於岸信夫此訪,值得關注的還有日越在防務問題上的進展。

日本與越南簽署防衛裝備和技術轉讓協定,岸信夫稱兩國防務關係就此進入一個「新階段」。

說到「攪局」南海,近些年日本的干涉方式呈現出多元化的趨勢,而所謂的「海上防務力量援助」是其慣用的一種手段。

2014年,日本向越南轉讓了6艘價值500萬美元的二手巡邏艦;2020年,日本國際協力機構與越南政府簽署了一項貸款協議,向越南提供價值3.45億美元的6艘海岸警衛隊巡邏艇。

▲這是2015年8月5日在越南海防市拍攝的日本援助巡邏船。新華社/越通社

如今更進一步,據共同社報導,岸信夫表示,日越兩國「在把艦艇方面裝備出口納入視野、加速具體磋商的方針上達成一致」。

考慮到越南對於「國防裝備來源多樣化」以及提升海上軍事實力的現實需求,而日本為促進武器出口而實施的金融援助(低息貸款)制度以及培訓援助(訓練、修理、管理等)制度等,日本和越南的防務關係有望進一步緊密。

這一動向,值得繼續關注。

有趣的是,從雙方外交成果在兩國媒體上的報導權重,我們也能窺得什麼是投其所好、各取所需——在日媒以及西方媒體對這些外交活動的報導中,圍堵中國的話題似乎佔滿了這些外交大戲的所有篇幅。但是越通社的相關報導,則更多聚集於越南目前最為緊迫的抗疫行動以及經濟議題。

如果說,在這場外交大戲中,西方想要的是戲劇衝突,那麼越南想要的,恐怕更多是「歲月靜好」。隨著疫情在越南的快速演變,許多地方開始實施隔離措施,外資企業和越南本地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受到極大影響,部分訂單流失,出口嚴重受阻,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越南統計總局數據顯示,今年8月越南的商品出口成交額約為262億美元,環比下降6%,同比下降5.4%。而與此同時,多家外媒也關注到,隨著中國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此前曾從中國撤出流向越南的許多外資和訂單,已經逐漸迴流中國。此時的越南,怎會不急?

這股焦灼情緒,無疑也體現在外交戲台上——疫苗、治療藥物、醫療設備、加大對越投資等,都是越南方面在接待各國領導人時反覆提及的要求。

美國和日本將越南視作其印太戰略不可或缺的國家,這種重視可以給越南帶來一些利益,但是同樣可能也隱藏著更高昂的代價,這就要考驗越南的智慧了。穩定的地區局勢符合域內所有國家的利益,警惕域外勢力干預挑撥,烈火烹油之下,越南可要仔細甄別射過來的哪個是糖塊哪個又是炮彈。

微信編輯 | 董磊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