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黑風暴》觀后感:綠藤反腐尚未完

原標題:《掃黑風暴》觀后感:綠藤反腐尚未完

綠藤反腐尚未完 原創 賈銘 秦朔朋友圈

a672-81dcca54df35cfafaa79716ab3327269.jp
9299-87e2b3e1899e1eb7f7df443067538788.jp

· 這是第4110篇原創首發文章 字數 3k+ ·

· 賈銘 | 文 關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我知道你們私下裡都管我叫綠藤的地下組織部部長,這聽著像開玩笑,可我告訴你,我就是。」

「綠藤的GDP是我掌控的,我才是綠藤百姓的衣食父母。」

「你現在管我要公平,我就是公平。」

作為一部由中央政法委宣傳教育局、中央政法委政法綜治信息中心指導的反映掃黑除惡專項行動的電視劇,《掃黑風暴》改編自多樁震驚全國的真實案件——雲南孫小果案、操場埋屍案、湖南文烈宏涉黑案、海南黃鴻發案等轟動全國的大案要案,揭開了黑暗拼圖的一角,開播至今播放量已經破30億大關,稱得上是暑期檔「王炸」劇。

開篇的對話來自該劇的「黑1號」——王志飛飾演的高明遠。很喜歡看孫紅雷和王志飛飆戲,倆人都是老戲骨,實力派。那麼,一個商人,何來如此「底氣」?這部劇講了什麼?為何引起公眾熱議?背後的現實意義是什麼?

官商

當年,中國人民大學的黃衛平教授曾經在課堂上做過一個小遊戲,他問學生們:如果畢業后給你們兩個選擇,當個小官和賺點小錢,你們選哪個?

絕大部分學生選擇:當個小官。

原因很實在:賺點小錢就真的是賺點小錢,而當個小官,或許既不耽誤當官又不耽誤賺錢——兩全其美。

這就是中國複雜的國情。這種國情,由來已久。比如,有一句話流傳很廣:「從政必讀曾國藩,經商必學胡雪岩。」

歷史上的胡雪岩為人如何,史學家有爭議。但大部分人知道胡雪岩,是從歷史小說作家高陽(許晏駢)先生寫的小說《胡雪岩》中了解的,而在這部書中,胡雪岩人生髮跡,始於在信和錢莊做夥計時,看出候補鹽大使王有齡是一個胸懷遠大的人,就私自挪用錢莊500兩紋銀,資助王有齡進京捐官(當時的合法買官)。

王有齡順利補缺官位后,立即挪用公款償還胡雪岩本息共計紋銀600兩。之後胡雪岩與王有齡二人,成為一對互惠互利的搭檔,合作時間長達10年之久。

從當代視角來看,無論是胡雪岩資助王有齡,還是王有齡償還本息,都屬於挪用公款。買官賣官更是貪污腐敗,違法犯罪。除了挪用公款,胡雪岩還經常賄賂官員、幫官員行賄、通過官員家屬進行利益輸送。

憑藉著官商勾結,錢莊開遍大江南北,在商場上空手套白狼。就是這樣一個違法亂紀的人,竟然成為現在一些商人膜拜的對象,還被稱為「紅頂商人」「商界傳奇」「亞商聖」。

那麼,為什麼中國古代傳統的、畸形的政商關係,可以貽害至今?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4a30-cd2dfa20783b5487ade09c3e80a5c003.jp

圍獵

從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獲悉的最新數據顯示,2012年12月到2021年5月,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審查調查388.4萬件、417.3萬人。其中,查處省部級以上領導幹部392人、廳局級幹部2.2萬人、縣處級幹部17萬餘人、鄉科級幹部61.6萬人。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和戰略研究院基於官方數據做了更詳細的分解。1991年至2016年間被查處的2402個副廳級以上官員中,有323個被公開審判,其中的169個能夠確認是否與民營企業有關,(能確認是否與民企有關的這169個中)有144個可以確認涉及民營企業行賄,佔比85%,並且平均每個官員涉及6.12個商人。

如果按這個標準倒推,過去幾年的反腐敗鬥爭可能牽涉到60萬商人,形勢非常嚴峻。

畸形的政商關係常被描述成「商人圍獵官員」,似乎都是不法商人主動行賄、貪腐官員被動受賄。落馬官員也往往痛哭陳情,將自己描述成不得已而為之的失足者。但事實上,既有商人主動行賄「圍獵」官員,也有官員主動索賄「圍獵」商人。

政商勾結的實質是腐敗,腐敗的實質是什麼?是公權私用。

由於一些部門的官員權力太大,又缺乏有效的監督和制約,為「權錢交易」提供了套利空間,導致行賄有利可圖,這才使得不法商人願意一擲千金,費盡心思對官員展開圍獵;也正是由於官員手中掌握著巨量經濟資源的審批許可,而權力又沒有得到約束和監督,也使得很多官員或明或暗,敢於對企業家索賄,導致過去的官商勾結模式得以延續。

官員和商人之間進行利益輸送,敗壞了法治建設和社會空氣,深深傷害了地方政治經濟社會生態,甚至動搖了市場經濟的根基。貪腐官員得以自肥,不法商人得到商機,最終的受害者是守法企業家和普通老百姓。

複雜的政商關係成了守法經營的企業家發揮企業家精神的枷鎖,不僅難以獲得公平競爭的機會,還可能面臨無緣無故的打壓。

雖然《掃黑風暴》揭露了社會很多的陰暗面,紀委監察披露出來的數據也非常嚴峻。但是,隨著十八大開展的規模和力度空前的反腐敗鬥爭,以及總書記適時地提出了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的理念,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發布的《中國城市政商關係排行榜》和中山大學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研究課題組發布的《中國營商環境報告》都顯示,中國的政商關係一直在逐年改善。

我們過去幾年的實地調研走訪也發現,明目張胆的索賄行賄、吃拿卡要現象,少了很多。客觀來說,現在的政商關係的確比過去清白多了。

2016年兩會,總書記第一次用「親」和「清」兩個字概括、闡述新型政商關係。2017年,「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促進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和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健康成長」,被寫入黨的十九大報告。

e236-7e142cc3bb68de17d02e7976e61b7c5f.jp

制度

瓦解綠藤市黑惡勢力團伙的,是中央督導組。

在現實中,監督和監察地方公職人員的機構主要是紀委監委。紀檢委的全稱是紀律檢查委員會,其屬於中共的紀律檢查機關,不屬於政府部門;而監察委的全稱是監察委員會,它屬於國家的監察機關。紀委監委是合署辦公的黨內監督和國家監察專責機關。

通俗來說,黨的地方各級紀委和基層紀委在同級黨委和上級紀委的雙重領導下進行工作,是「黨內監督專責機關」,職責是「監督、執紀、問責」。各級監委由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受上級監委和各級人大常委會監督,並對上級監委和各級人大常委會負責,監察法規定了監委是行使「國家監察職能的專責機關」,依法履行「監督、調查、處置」職責。

從總體上講,紀委監委的這種雙重領導體制自黨的十二大確立以來發揮了積極作用,是基本符合黨情國情的。同時,實踐中也出現了一些不適應、不協調問題,特別是查辦腐敗案件時受到的牽制比較多。

有的地方擔心查辦案件會損害形象、影響發展,有時存在壓案不辦、瞞案不報的情況。大家在一口鍋里吃飯,很難監督別人。

對地方紀委來說,同級監督顧忌避諱也不少,這些年發生的一把手腐敗問題,很少有同級紀委主動報告的。有的地方紀委領導甚至對反映同級黨委領導幹部問題的同志說:你不要講了,我什麼也沒有聽見。

而中央直接派出的督導組,正好可以破除這種同級監督監察存在的掣肘。

可是,中央只能定期派出督導組進行垂直監管,而不能每時每刻都派出督導組,否則治理成本太高。所以,專項整治固然可以立竿見影,但是,防微杜漸,防患於未然,還是要從長效機制入手。

這個機制是什麼呢?

說破大天去,歸根到底還是四個字:「依法治國」,關鍵還是把權力關進位度的籠子。繼續轉變政府職能,堅持推進簡政放權,不斷深化「放管服」改革。

eb57-b6472b751d06bf3c55ac7d1e75bd5615.jp

總結

2021年是掃黑除惡常態化的開局之年。綠藤市的掃黑除惡本就不是一陣短暫的狂風,而是吹入尋常人家的溫暖和堅守,帶給百姓長治久安的感受。

總書記提出的構建親清政商關係,是國家治理現代化和建設法治化市場經濟的主要內容,任重道遠。現實中的「親」「清」新型政商關係也並未奢求一蹴而就,需要扎紮實實,堅持不懈,久久為功。

中央督導組組長駱山河剛到綠藤市參加接風宴的時候說,「這頓接風宴還是不錯的,希望一個月之後的慶功宴,在座的各位都能參加。」現實中的正義,需要每一個人的堅守。「親」「清」政商關係,需要每一個官員和企業家的共同努力,希望未來享受法治碩果時,每個人都能入座。

作者:賈銘,青年經濟學者、自由撰稿人。研究領域為行為與實驗經濟學,關注政治經濟學、國際關係、政商關係、博弈論。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