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重點整治屏蔽網址鏈接,不光「拆牆」還要「搭橋」

  文/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汪浩

  編輯/陳莉 校對/柳寶慶

  2021年9月13日,工信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長趙志國在國新辦發布會上指出,「互聯互通是互聯網行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然選擇,讓用戶暢通安全使用互聯網也是互聯網行業的努力方向」,目前重點整治的問題之一是屏蔽網址鏈接。這次強調「互聯互通」的整治行動在數字平台發展歷程上將是一個裡程碑事件。

   互聯互通的來歷

  「互聯互通」的提法並不陌生,在傳統經濟時代就廣為人知。比較典型的例子是通訊和銀行匯款,這兩個業務都具有顯著的網路外部性,與現在的互聯網平台一樣,消費者都強烈偏好具有網路效應的大企業,因而容易出現「贏家通吃」的結果。但是由於強制性的互聯互通規制,消費者不是那麼介意用哪個通訊公司的服務,或者在哪個銀行開戶,從而避免了消費者集中的網路行業通病。

  在通訊和銀行行業,政府擔心的不是壟斷,反而是進入者太多,因此還設置了各種門檻,防止「過度競爭」或系統性風險。反觀數字平台行業,少數平台體系「野蠻生長」,政府為競爭不足操碎了心。

  即使在互聯互通規制下,企業之間的競爭仍然是有的,而且還非常激烈。發力點不再是燒錢追求網路優勢,試圖壟斷市場,而是努力提高服務質量。這是一種更健康的競爭,是市場經濟最需要的競爭方式。

  消費者從這種規制中獲得了巨大的好處,不僅可以享受互聯互通帶來的便利,還可以利用企業之間的競爭享受低價。由於通訊銀行等行業的巨大影響力,互聯互通甚至可以說為國民經濟做出了重要貢獻。唯一有點不爽的是行業老大,它們原本是可以壟斷市場的。

   拆牆:整治「屏蔽網址鏈接」

  屏蔽網址鏈接不僅是背離互聯互通,在很多情況下還是拒絕交易。例如在視頻平台上的購物鏈接,原本可以為電子商務平台帶來商品交易機會,但是後者考慮到在廣告業務上的競爭,未必願意接受來自視頻平台的鏈接。如果電子商務平台的收入嚴重依賴平台內廣告而不是渠道收費,那麼屏蔽鏈接的動機就會比較強。

  同樣,社交平台的核心業務是有償提供流量,雖然外部鏈接可以提高社交平台的使用價值,但是也免費使用了平台的流量。如果這樣的流量服務沒有適當對價,對社交平台而言就是「利人不利己」的行為。外部鏈接還可能為社交平台自身相關業務帶來競爭,甚至帶來信息安全風險。

  屏蔽網址鏈接無疑降低了消費者使用平台服務的便利性,不利於充分發揮平台對社會的貢獻。屏蔽網址鏈接的同時往往還屏蔽了競爭,不利於降低各種服務的價格。「拆牆」行動的最大受益者是消費者,對社會而言也會是件好事,總的來說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事情。

  在整治過程中,在平台之間可能有苦樂不均的現象。例如有些平台通過「拆牆」獲得免費流量,業務擴張成本大幅下降,而其他平台從中獲益不大,甚至可能還需要大幅增加信息安全方面的投資,導致利益受損,這是政府在整治過程中需要關注的現象。

  在銀行匯款業務中,大銀行經常對跨行匯款收取較高的費用,這種行為與互聯互通的精神不太一致,也反應了大銀行對互聯互通的某種態度。在拆除數字平台之間的鏈接屏障的過程中,可能也應該適當考慮不同平台的利益訴求。如果平台間從「拆牆」行動中有明顯的苦樂不均,可以在政府協調下建立適當的補償機制。

   搭橋:平台反壟斷的利器

  嚴格意義上的互聯互通不僅是拆除平台之間的鏈接屏障,而且要將相互競爭的平台的核心業務打通,也就是說不僅要「拆牆」,還要「搭橋」。例如借鑒通訊行業的做法,建立社交平台之間的互聯互通,允許不同平台的用戶之間建立聯繫、進行交流等。類似的做法也可以擴展到其他領域如網約車、外賣、共享單車等。

  「搭橋」是個技術活。通訊和銀行匯款可以實現高效的互聯互通,可能與業務內容比較同質有關,而數字平台業務相對複雜,平台間差異性較大,徹底的互聯互通可能比較困難。但是基礎業務層面的聯結,在技術上應該是可以探索的。

  「搭橋」無疑會給消費者帶來很大便利,即使是一個小平台的用戶,也可以觸及整個社會大網路的資源,可以在更多的商家之間進行比較。互聯互通也可以在不妨礙規模經濟的前提下,促進平台業務之間的競爭,鼓勵新平台進入和發展,最終提升社會整體福利水平。

  最重要的是,平台間互聯互通為當前的平台反壟斷提供一個值得探索的解決方案。正如我們在通訊等行業看到的,互聯互通會加強平台企業之間的健康的競爭關係,從而有效防止個別平台集團「野蠻生長」。與網路拆分、限制擴張等反壟斷措施相比,互聯互通不會破壞網路效應,不會導致社會層面的效率損失,甚至可能提升效率。 

  總之,應該為整治屏蔽網址鏈接的「拆牆」行動點贊,也希望能再進一步,探索在數字平台之間「搭橋」的可能性,不僅實現「讓用戶暢通安全使用互聯網」的目的,也為數字平台反壟斷做出貢獻。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