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涼州:「土地銀行」讓撂荒土地「生金」

  甘肅涼州:「土地銀行」讓撂荒土地「生金」

  夏末秋初,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S316省道旁,初具規模的發放鎮日光溫室產業園內,楊廷生正在自己承包的大棚里忙著打理秧苗。他掐掉多餘的西瓜瓜蔓,只留下長勢最好的。吸收充足營養的瓜蔓將順著尼龍繩爬上近3米高的立架。

  這種立體種植西瓜的方式,叫作大棚吊蔓技術,不僅能讓西瓜均勻受光,擁有上好的口感和色澤,還能節省土地利用率,讓西瓜種植密度翻一番,產量大幅提升。

  新技術得以推廣的重要原因是當地推行的土地新政策——土地銀行。這是借鑒銀行運作模式,在農戶自願的前提下,通過「零存整貸」的方式,將農戶手中分散閑置的土地集中起來後,再流轉給經營主體和種植大戶進行連片耕種。不僅能重拾撂荒地,還能讓土地「生金」,產出更多價值。

  楊廷生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發放鎮人均只有1.2畝地,還比較分散。過去,想要發展產業,總是有心無力;今年,鎮上推廣「土地銀行」,建起了128座大棚,他才有機會大幹一場,每天在兩個大棚里忙個不停。

  「每個棚佔地1.4畝,村民只需向土地銀行支付1000元的『利息』(土地承包費——記者注)。我承包了兩個棚,全都種上新品種西瓜,每年至少收3茬,一茬畝產1.2萬斤左右。」楊廷生算過不止一次賬,每次都得出一個棚一年至少掙4萬元的結論。

  這讓楊廷生對今後的生活充滿信心。他想著要將自家的5畝地也流轉到「土地銀行」,用收來的租金承包更多的大棚。此外,他還要勸說在外務工的子女回到家鄉,一道兒在家門口致富。

  這是不少當地群眾的心聲。相關數據顯示,在該鎮今年6月竣工的128座320畝日光溫室中,已有89座溫室被70戶農戶承包,剩餘的也在龍頭企業和村集體的統一管理之下。

  「能如此快地見收益」超出了趙萬峰的預期。趙萬峰是發放鎮賈家墩村七社社長,在他承包的大棚里,一個個圓滾誘人的西瓜如同掛在樹上一般。

  他記得年初時,鎮、村幹部第一次找他聊「土地銀行」時,他還在心裏打問號「能動員大家把土地放到銀行嗎?」「算起賬來是有錢賺,可萬一掙不到錢,說好的土地流轉費,誰來承擔呢?」

  趙萬峰當了大半輩子的農民,也算得上是村裡的能人,但他並沒有從土地里扒拉出多少錢來。一度,他甚至和村裡其他人一樣,選擇「棄地逃離」,開了一家木材加工廠。

  在和村民的交流中,發放鎮黨委政府的工作人員同樣意識到了老百姓對土地這一最基本的農業生產要素「愛恨交織」的複雜情感。「土地銀行」由此應運而生。

  「『銀行』家喻戶曉,值得信賴。以它做載體,老百姓能聽懂,也更能接受。」發放鎮分管農業的副鎮長翟龍龍說,這其實也相當於政府搭平台,政府為每一位土地「儲戶」「貸款戶」做信用背書。

  為了打消老百姓的疑慮,發放鎮黨委、鎮政府先是選擇屬於賈家墩村二組、六組、七組的320畝碎片閑置土地做試點,接著又派幹部上門做土地主人的工作,動員他們當「儲戶」。之後又統一平整土地,規劃設計水、電、路、棚。

  「日光溫棚很智能,溫濕度智能控制、節水節能;認領新建大棚還能領5000元的補貼。」一系列優惠政策讓群眾吃下「定心丸」。大伙兒也紛紛行動起來,像楊廷生、趙萬峰一樣,成為「土地銀行」的「用戶」,成為產業發展的「帶頭人」。

  如火如荼的建設場景,同樣吸引著年輕人的目光。90後村幹部楊宏將一些商貿公司引到了大棚外。

  一期工程完成後,發放鎮黨委書記齊鵬對今後的鄉村振興工作有了更多憧憬。他告訴記者,發放鎮日光溫室產業園的總規劃是建設新型日光溫室600座1120畝。現在,有了「土地銀行」,這個目標並不難實現。

  「政府只需延長和補齊產業鏈,做好農業生產兩端的工作,群眾的積極性就能得到充分調動。」齊鵬說,「土地銀行」的創新實踐,也給了他「如何做好農業農村工作」的經驗:一是要站在群眾的立場上想問題;二是但凡對群眾有承諾,那就一定要做到。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