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電詐分子親屬住所噴塗標識,越界了

原標題:對電詐分子親屬住所噴塗標識,越界了

  據媒體報導,貴州省盤州市打擊治理電信網路新型違法犯罪領導小組於9月10日發佈了《關於對盤州籍非法滯留緬北人員實施懲戒措施的公告》,決定對43名盤州籍非法滯留緬北人員實施懲戒。

  其中規定,在緬北滯留人員及其近親屬住所噴塗、懸挂緬北滯留人員標識;暫停本人及其直系親屬辦理戶籍、出入境、駕駛證、車輛管理等業務;對本人及其直系親屬一律暫停林業、農業等政策性優惠補貼(補助),暫停所有政策補助和資質審查……

  所謂非法滯留緬北人員,實際上是被執法部門認定的電信網路詐騙嫌疑人,即通常所稱的「電詐分子」。對電詐分子實施包括住所噴塗「標識」、暫停直系親屬優惠政策在內的懲戒措施,並不新鮮。此前一些地區也曾出現過,每次都引發輿論質疑:有法律依據嗎?

  回答是肯定的:沒有法律依據。法治社會裡,一人犯法一人擔責,任何部門都無權強加責任於親屬;公共部門應嚴格恪守「法無授權不可為」原則,任何時候都不可逾越法律邊界。

  實際上,這種「特殊手段」帶有「株連」「連坐」味道,不但傷害法治秩序,對違法嫌疑人家屬也不公平。家屬作為公民、符合政策扶持優待的群眾,相關部門僅依據自定的土政策就在其住所噴塗羞辱性符號、取消政策待遇……這豈不是邊執法邊違法,甚至是隨意踐踏公民合法權益?

  我們能夠體會到一些地區所承受的壓力,能夠理解相關部門欲快速剷除電信詐騙犯罪、保護人民群眾財產安全的初衷。然而,打擊違法行為、社會治理,本就是複雜工程,以簡單方式解決複雜問題的理念不可取;更要避免的是,以簡單方式應對複雜問題成為「習慣」、成為一種「工作方式」。

  這種偏離法治軌道的社會治理手段,也是慵懶治政的另一種體現。就此說,有關方面有必要將這種「只問效果,不問合法性」的工作方式,列入治慵治懶範疇。

  □馬滌明(職員)

  評論投稿信箱:shepingbj@vip.sina.com xjbpl2009@sina.com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