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上市AB面:補血壓力下中小銀行IPO摁下「加速鍵」,超7成「破凈」率下誰能笑傲市值?

原標題:銀行上市AB面:補血壓力下中小銀行IPO摁下「加速鍵」,超7成「破凈」率下誰能笑傲市值?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李願 北京報導 中小銀行已然成為A股上市銀行的主力軍。

9月9日,蘭州銀行A股上市獲證監會發審委審核通過。蘭州銀行被稱為是「排隊時間最長」的銀行,2016年6月蘭州銀行先發申請即獲受理,從受理到過會,足足5年多。若算上其公佈IPO計劃後的整個歷程,蘭州銀行衝擊A股上市之路已持續長達十余年之久。

排隊最久的銀行上市終獲放行,或許傳達出中小銀行A股上市的積極信號。

按照過往上市銀行進度測算,如果順利,蘭州銀行或有望成為今年第5家上市銀行。而今年目前已經上市的4家銀行分別為重慶銀行(601963.SH)、齊魯銀行(601665.SH)、瑞豐銀行(601528.SH)、滬農商行(601825.SH)。

從2021年的進度來看,今年至少是銀行上市的一個「小豐年」。

2019年底,郵儲銀行(601658.SH)成功在A股上市,完成了六大行在A股上市的收官之作,當年有8家銀行在A股上市,數量創歷史最高,與2016年持平,而2020年僅1家。

(圖說:A股41家上市銀行上市年份分佈情況)

「近幾年來,無論是國家層面還是監管部門,一直在鼓勵中小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從而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通過上市來補充資本,一方面可以完善中小銀行信息披露、公司治理等,另一方面還可以建立補充資本的長效機制,上市後可以發行優先股、可轉債以及配股等。」一位銀行業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據證監會網站統計,除蘭州銀行外,還有12家中小銀行在上市排隊中,其中8家處於「預披露更新」狀態;4家為城商行,8家為農商行。與此同時,據不完全統計,還有至少30多家銀行在籌謀上市中。

對於這些中小銀行來說,上市意味著喜悅與壓力並存,上市的A面意味著獲得寶貴的核心一級資本補充工具,有望一舉緩解「補血」壓力;而另一方面,由於銀行板塊持續低迷,目前仍有超過7成銀行股處於破凈的狀態,中小銀行尤其是缺乏經營特色的銀行恐怕很難避免「上市不久即破凈」的尷尬。

中小銀行上市悄然摁下「加速鍵」

2020年,A股僅1家銀行成功上市,數量創多年新低。

彼時,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到,這背後與監管部門加強了上市銀行審核力度有關,早在2019年監管部門就對部分銀行開展現場核查,資產質量、行政處罰等為核查重點。

「2020年,疫情對銀行業資產質量產生了較大影響,尤其是部分中小銀行影響更大,如果不加強審核就會『帶病上市』,上市後問題暴露,在市場中會產生較大的負面影響。」一位知情人士曾介紹稱。

而進入2021年,情況則發生了明顯變化。在銀行業人士看來,中小銀行上市摁下「加速鍵」的背後是中小銀行面臨資本補充壓力和補充資本工具不足的困境。

有銀行業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實際上一直面臨著較大的挑戰,這一挑戰在新冠肺炎疫情以來更加嚴峻。疫情對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的資產質量會產生影響,另一方面,一些經營較好的中小銀行也需要補充資本金髮展業務更好的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

監管部門早已注意到了中小銀行的「資本金饑渴症」,商業銀行在包括永續債、二級資本債券、定增在內的「補血」工具選擇上空間日益豐富,但銀行A股IPO作為最佳資本補充渠道之一仍被各家銀行高度重視。對於這些補充資本金相對困難的中小銀行來說,上市成功能夠很大程度解決資本補充問題,同時對中小銀行的公司治理和品牌提升也有不小的作用。

不過儘管今年銀行上會安排較去年明顯飽滿,然而資產質量問題仍是發審委關注的重中之重。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今年4家上市銀行發現,在發審委審核環節,監管部門提問均會涉及到資產質量方面。如重慶銀行過會時,發審委提問4個問題,其中2個與資產質量相關,具體包括資產質量分類是否準確、減值計提是否合理、風險管理制度是否健全等。

在資管新規過渡期、影子銀行業務壓降期,理財業務也是重點關注內容,其中3家銀行被提問相關問題。如齊魯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持有違約債券6.8億元,同業投資中存在兌付風險的非標投資共計9筆,監管部門提問未區分重點風險項目單獨披露計提減值依據的原因及合理性、非保本理財產品是否存在需按照資管新規要求進行自購回表的計劃等。

與此同時,監管部門還會針對性的提出相關銀行「個性化」問題。以近期過會的蘭州銀行為例,監管部門要求結合雲翔典當及威遠五礦相關情況,說明在建新集團發生債務危機後,前述兩家企業以原價10.7888億元受讓蘭州銀行對建新集團及其關聯公司貸款的商業合理性;是否與上述兩家公司存在潛在的利益安排,貸款風險是否真正轉移,是否存在調節不良貸款的情形等。

滬農商行旗下村鎮銀行較多,共35家,監管部門要求說明應對村鎮銀行風險的具體措施及有效性,村鎮銀行貸款減值準備計提標準、方法和執行情況,不良貸款的轉出和核銷是否符合相關規定等。

上市後備大軍數十家

截至目前,中國已經有41家銀行成功在A股上市,但對比銀行總數來看還不到1%。

近年來,監管部門始終在大力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國務院金融委最近一次涉及到中小銀行議題的會議指出,要採取多種有效方式加大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力度,增強抵禦風險和信貸投放能力。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據證監會網站統計,除蘭州銀行外,還有12家中小銀行在上市排隊中,其中8家處於「預披露更新」狀態;4家為城商行,8家為農商行。

(圖說:目前處於IPO排隊狀態的銀行最新狀態一覽)

從上述12家銀行首次披露招股書時間來看,江蘇大豐農商行最早,在2017年11月;廈門農商行緊隨其後,在2017年12月。從最新更新招股書時間來看,廣州銀行最近,在2021年1月;廈門農商行最早,在2018年5月。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除了上述12家在排隊中的銀行,事實上還有更多銀行在謀劃上市,其中各地證監局網站顯示,已經至少有16家銀行在上市輔導進程中,如河北銀行早在2011年即開始了輔導,目前仍在輔導進程中。

這16家銀行為北京農商行、天津銀行、河北銀行、菏澤農商行、蕪湖揚子農商行、徽商銀行、杭州聯合農商行、溫州銀行、江南農商行、如皋農商行、漢口銀行、湖北銀行、洛陽銀行、烏魯木齊銀行、匯和銀行、甘肅銀行,其中漢口銀行、湖北銀行上市計劃已獲得銀保監會同意。

不過,也有在輔導完成或進程中的銀行中止(或終止)了A股上市計劃,如廣發銀行、廣州農商行、天津濱海農商行、盛京銀行、哈爾濱銀行、威海銀行、錦州銀行。

除此之外,還有更多銀行在官網等地披露過上市計劃,如金谷農商行、恆豐銀行、富滇銀行、長安銀行、贛州銀行、桂林銀行、北部灣銀行、天津農商行、泉州銀行、濟南農商行、萊商銀行、貴陽農商行、平頂山銀行、浙江稠州銀行、青海銀行、吉林銀行、樂商銀行、臨商銀行等。

股價怎麼樣了?

數十家銀行加入上市後備大軍,但如何避免上市後股價「破凈」的尷尬,或許是這些銀行應該提前考慮的問題。

多年以來,A股上市銀行股價大面積「破凈」已然成為常態。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統計,截至9月13日收盤,41家上市銀行中僅9家未「破凈」,其中招商銀行(600036.SH)為唯一一家市凈率高於2的銀行股,寧波銀行(002142.SZ)市凈率接近2,其他7家在1-1.4之間;32家市凈率低於1,其中6家低於0.5,分別為民生銀行(600016.SH)、華夏銀行(600015.SH)、交通銀行(601328.SH)、北京銀行(601169.SH)、渝農商行(601077.SH)、中信銀行(601998.SH)。

上述市凈率低於0.5的6家銀行中,渝農商行也是一隻新股,於2019年10月底上市,上市首日一度破發,收盤僅上漲20.9%,上市第二日股價跌停,第三日即破發,隨後股價一直下跌,股價最低時為3.74元/股,9月13日收盤價為4.03元/股,市凈率為0.47。

不過,今年4家新上市的銀行僅滬農商行、重慶銀行處於「破凈」狀態,表現可謂「一般」。截至9月13日收盤齊魯銀行、瑞豐銀行市凈率分別為1.08、1.34,後者市凈率位居41家上市銀行第3位。

其中,滬農商行於8月19日上市交易,與渝農商行表現類似,首日僅上漲20.22%,上市次日跌停,第三日即破發,股價最低跌至7.65元/股,9月13日收盤價為7.96元/股,市凈率為0.84;重慶銀行於2月5日上市交易,直到5月10日才破發,最低價為8.80元/股,市凈率為0.80。

「銀行業與實體經濟高度相關,去年在疫情的影響下,市場對經濟前景出現了悲觀情緒,銀行股價也隨之下行。今年經濟增速在低基數背景下有所恢復,但仍未完全恢復至疫情前水平,加上部分地區疫情不斷反覆,銀行股價一直被壓制。至於個股,主要和銀行的戰略定位、經營模式等相關,招商銀行、寧波銀行的零售業務比較被市場看好。」上述銀行業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稱。

作為浙江省第一家上市農商行,瑞豐銀行市凈率為何能位居41家上市銀行第3位?中泰證券認為,瑞豐銀行是本土市佔領先的零售銀行,資產收益率高,資產質量好。財報顯示,截至6月末,瑞豐銀行個人貸款佔比為59.22%,個人存款佔比為64.46%,不良率為1.29%。

對比來看,截至6月末,招商銀行、寧波銀行個人貸款、個人存款的佔比分別為53.22%、35.86%;38.85%、21.52%。

(作者:李願 編輯:張玉潔)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