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警察「誤闖」柬埔寨將軍府,結果……

7月的柬埔寨,野草長得和人一樣高。

凌晨四點,中國警察陳界安開車來到一幢被沼澤地包圍著的別墅,壁壘森嚴:四周布滿攝像頭,所有窗帘緊閉,空調全力運轉,門口放著大量鞋子,還有人放哨。

有蹊蹺!

陳界安剛拿出手機,準備偷偷拍照。突然,七八個持槍男子將他團團圍住,拿槍抵住了他的頭。

「糟了!這下被別人包餃子了!」

然而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誤闖」的是一名柬埔寨將軍的府邸,憲兵隊平日就隱蔽在周圍負責安保……

扭送到軍營,給憲兵隊員看照片

後來,憲兵隊把陳界安扭送到了附近的一個軍營。由於身處柬埔寨,語言交流不通,陳界安一時無法解釋清楚自己的身份。

忽然,他靈機一動!

就在幾天前,2017年7月1日,中柬雙方進行了第一次聯合執法,搗毀窩點12個,抓捕嫌疑人74人。當地的新聞媒體進行了報導,還有自己穿著警服和柬埔寨警方的合照。

陳界安把照片和報導翻出來給憲兵隊員看,對方這才明白了他的身份,並用僅會的英語稱讚:"China police,good !"

誤會化解了,可是陳界安卻非常沮喪。

此前,經過近一個月的努力,中國警方最終確定了15個在柬從事冒充公檢法人員通訊詐騙、裸聊詐騙、網路賭博的犯罪窩點。但不知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最重要那些的嫌疑人卻在行動前全部脫逃……

怎麼辦?是打道回府,還是繼續蹲守?

一時間,陳界安和同事們不僅沒有高興,反而都陷入了深深的失望之中。團隊也被迷茫的情緒籠罩著。

「跑這麼老遠,最想抓的沒抓著,回去怎麼交代?繼續蹲守,等待時機!」陳界安斬釘截鐵地說。

他忽然想起,曾經踩過點的一處別墅非常可疑,深夜獨自前來打探,卻鬧了一場誤會……

就像專案組來柬埔寨前一樣,案件再次陷入了僵局,陳界安的心情幾乎降到了冰點。

「烤老鼠,很大個兒的那種……」

4個月前,四川廣安一位市民接到一名自稱「南充市公安局民警」的電話,在其精心設計的騙局中,被誘騙了105萬元,受害人幾乎崩潰,把一線希望寄托在警察身上。

當警方迅速啟動凍結機制後,那時全部錢財已被犯罪嫌疑人轉移。

時任廣安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大隊長的陳界安,帶著團隊在分析了海量數據信息後,發現了一個疑似嫌疑人訪問過的國內網站。

之後,他和同事們順藤摸瓜,通過進一步偵察,一個位於柬埔寨的冒充公檢法人員的電信網路詐騙團伙逐漸浮出水面……

3個月後,專案組踏上了前往柬埔寨的未知旅途。

「飯菜全是咖喱味,天天拉肚子;看不懂的路標、聽不懂的語言、搞不清當地的法律、很差的治安狀況,還有飛車賊晚上當街搶奪財物……」

在國內出差辦案,路上再辛苦,嘴上不會太吃虧。但是在柬埔寨,尤其在一些偏遠地區,吃的都是那種酸溜溜的魚肉。最令陳界安崩潰的是,居然還有烤老鼠,很大個兒的那種……

那樣的條件下,他們最喜歡吃的還是方便麵,但必須要放上一大勺從國內帶的「老乾媽」!

蓬頭垢面的「流浪漢」,竟是中國警察!

異國他鄉,沒有想像中的美好,除了苦就是累。

潮濕悶熱的柬埔寨,臭水溝里令人作嘔的味道和渾身上下被蚊蟲叮咬的大包,更是讓大家刻骨銘心。

他們蹲守在高高的草叢中,困了,就在原地打個盹;餓了,就吃一點方便食品。

時間不等人。

在國內有關部門支持下,專案組很快找到分散在柬埔寨各省份的多個疑似電詐窩點。

「這些疑似窩點,多數都是獨棟別墅,和國內規劃整齊、環境優美的別墅區不同,更像是農村自建的小洋樓,周圍都是漂浮著垃圾的沼澤和水塘,被生活污水沖刷出來的小水溝遍地交錯,野草長得和人一樣高。」陳界安說。

由於窩點周圍沒有明顯掩護,門口還有人巡邏,不方便靠近偵查。

所以,陳界安和同事們只能躲在附近的雜草叢中、臭水溝旁,或是密閉的車裡,二十四小時不間斷蹲守。甚至別墅里出來的生活垃圾,都不放過。

幾天下來,個個都鬍子拉碴、滿臉冒油,身上的味道和臭水溝的味道早已經辨別不清了……

誰也想像不到,這群蓬頭垢面、風餐露宿的「流浪漢」,竟是中國警察!

深夜車拋錨山谷,推了十公里!

蹲守的日子難熬,「動」起來也不好過。

「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有一天,我們5個人為了趕路,連夜開車,到一個荒無人煙的山谷時,車子出了故障,拋錨了。那真是叫一個荒郊野外,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啊!」

由於詐騙窩點分散,需要開車跨地區辦案。為了避免泄密,他們拒絕聘請當地翻譯和駕駛員,而是選擇自駕。

睡一晚等待救援,這樣暴露的風險太大,最後他們決定推車找店。

於是,5個大男人竟合力推著那輛趴窩的汽車,整整走了數十公里的山路才找到了一家修車店。

「可能是老天爺眷顧,那旁邊還有一個加油站,當時我們都高興壞了!」 

儘管困難重重,都一一被克服了,但沒想到最重要的抓捕對象,卻在聯合行動時撲了個空。

當陳界安在軍營里一籌莫展的時候,了解情況後的憲兵隊員告訴他,那附近有棟別墅中確實住著大量中國人!

經後來偵察確認,這正是他們要找的冒充公檢法人員的詐騙窩點!

這一次,電詐團伙沒能再次逃脫。

如今時隔4年多,已是四川省廣安市公安局經開區分局政委的陳界安,提到這段驚心動魄的經歷,有這樣的感慨:

「在國外很多事情非常受限,和當地政府、軍方、警察需要協調的事情也很麻煩,但我們還能圓滿完成任務,歸根結底,是因為我們背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

來源 |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