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盲盒被套路?消費者:99元抽一次誤觸「全包」秒變2178元

原標題:購盲盒被套路?消費者:99元抽一次誤觸「全包」秒變2178元

北京青年報圖

據上海本地媒體報導,上海一位市民顧先生通過微信小程序泡泡瑪特抽盒機上的「神秘商店」活動,在選擇時按了99元抽一次,沒想到付款時直接跳轉到全包,一下子支付2178元,立即申請退款卻被客服拒絕。北京青年報記者根據消費者描述得知,所謂「全包」即一次性掃貨了本次「神秘商店」列出各檔中剩餘的全部獎品。頁面會提示每種獎品剩餘數量,根據剩餘數量的不同,其全包價格也不同,從2700多元到9700多元不等,得到的娃數量也從30多個到100多個不等。

消費者購買99元盲盒誤觸「全包」

據報導,日前,市民谷先生通過微信小程序泡泡瑪特抽盒機上的「神秘商店」活動,在選擇時按了99元抽一次,沒想到付款時直接跳轉到全包,一下子支付2178元。谷先生隨即與泡泡瑪特人工客服取得聯繫,但得到的回復是,如果不是質量問題不予退款。

在某社交平台上,和谷先生遭遇類似的消費者還有不少,他們自發組織了維權群,群里有30多位成員,各自曬出了通過泡泡瑪特微信小程序付款的截圖,均為全包,付款額度數千元不等,其中一位消費者一次性最高消費近萬元。而有設置「刷臉」等快捷支付的消費者,則沒等反應過來,就已顯示支付成功。

谷先生說,泡泡瑪特這個「神秘商店」的微信小程序上,有抽一個和全包,在你點「1」個的時候,可能你要點好多次才會觸發響應,但是在點「全包」的按鈕時,只要有手指的一點點邊緣觸碰到了,就會立馬跳出來。

谷先生認為這樣的情況涉嫌誘導消費。

不過,對於消費者的質疑,泡泡瑪特方面予以否認。

記者體驗最低檔商品僅價值10元

北青報記者看到,「神秘商店」是泡泡瑪特抽盒機微信小程序推出的限時活動,據稱一些隱藏款、以往的限定款和返場款等均會上架,因此受到不少消費者的期待。但盲盒商品相比以往的盲盒更加具有不確定性,一共分為A-G7檔,外加last檔。

在進入商店後,僅有3分鐘時間抽盒,屏幕下方會顯示倒計時,以及「買一個、買三個、買五個、買十個」等提示。在下方的右側,顯示一個較大的「剩餘全包」按鈕,極易誤操作。一位消費者提供的錄屏顯示,剩餘全包的價格為9702元,且標明「必得last獎賞」。

在社交平台上,不少消費者認為這個活動是「清庫存」。有網友表示,在和群友經過討論後發現,號稱的隱藏款,抽20次以下很難抽中,最終大家都是「虧的」。有消費者算了一筆賬發現,「神秘商店」的盲盒定價均為99元,不過這些盲盒平日定價均為59、69元左右。並且在二手市場的定價,最高不超過4次抽盲盒的價格,最低的幾檔甚至只要10-20元左右,且這些價值低的盲盒佔據了大多數,認為大家可以「拔草」了。

專家是否支持退換貨尚存爭議

對於退換貨問題,北青報記者聯繫了泡泡瑪特公關部,對方沒有作出回應。

在購買頁面,北青報記者看到泡泡瑪特在支付環節給出的「提示」,其中提到「盲盒類商品付款後即完成在線拆盒,依據《網路購買商品七日無理由退貨暫行辦法》第七條(二),不使用七日無理由退貨」,消費者可「確認上述信息並支付」。

對此,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李斌律師表示,消法明確規定消費者享有收到商品後七日內無理由退貨的權利,如果商家認為盲盒商品的性質不宜退貨,應當在網頁明確提示並經消費者點擊確認。按照泡泡瑪特的設置,已經明確提示不適用無理由退貨,消費者提交訂單並付款則合約成立並生效,如無法定情形,雖未發貨也不能要求退款。不過他也表示,目前盲盒商品是否支持無理由退貨,在業界仍是有爭議的。「商家已經明確提示並經消費者確認,無理由退貨難以適用。消費者可以向消協或市場監管局投訴。」

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表示,在這個案例中,全包盲盒和普通抽取的盲盒有所區別,全包盲盒內的物品是相對固定的,消費者購買之後整體退貨,也不存在拆開盲盒或商品不確定性等因素,所以根據其商品屬性,不應當屬於可以不支持七天無理由退貨的商品。

記者手記搞新玩法要講規則成功創業更要厚道

2019年才火起來的「盲盒」無疑是一種新鮮事物,許多法律法規甚至還沒有完全跟上,比如對於七天無理由退換貨的規定,目前在法律界尚存爭議。但藉著盲盒成功的泡泡瑪特,其商業行為和邏輯,卻永遠都不能跳出基本的框架和商業誠信。尤其是,不少盲盒的消費者還是一些未成年人,他們的權利是否能夠得到保障?這對於一家創業成功的上市公司事關重大。

盲盒本身已經是一種新玩法,其「全包」、「神秘商店」、「大娃」等玩法,更是不斷為這種帶有一絲賭博性質的玩法增加新奇感、刺激感,吸引玩家不斷「剁手」,最終越來越上癮。記者認為新型創業公司搞新玩法無可厚非,只要公司走正道、講誠信、擔責任,那麼就應該允許企業賺屬於自己光明正大的錢。因此,當面臨諸如定價不斷上漲、發貨太慢、客服敷衍、產品設計涉嫌誘導消費、IP涉嫌抄襲、產品存在難聞氣味等等問題,公司都應當重視,並且第一時間解決。否則,一個靠著消費者「入坑」賺錢的公司,一旦讓消費者「下頭」,那麼很難再吸引他們回來,這帶給公司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

退一步來說,在目前一些規範尚未明確的時候,公司的處理方式就可以看出其對待消費者的態度和社會責任感。比如個別消費者在誤點「全包」商品後,在還未發貨時便要求退款,那麼公司是選擇「根據《合約法》不退貨」,還是選擇「根據《消費者保護法》退貨」;比如在IP涉嫌抄襲時,是全部下架立刻道歉,還是拖延時間最終只部分下架;再如在消費者反映測出娃的甲醛超標後,是找出難聞氣味的罪魁禍首,還是出具一份產品毫無問題的檢查報告就結束……這時的選擇便足以看出一個公司的擔當。實際上,近期也有不少互聯網界公司都在升級自己對於消費者的售後規定,雖然看似「吃了小虧」,但卻贏得了更多消費者的掌聲,這樣的做法值得肯定。

搞新玩法也要講規則,創業成功也要厚道,企業並不總是應當考慮將利潤放在第一位的,比它更重要的是社會責任和擔當,是企業能否更加健康長遠地發展做大做強。

內存很多盲盒成本僅十多元

泡泡瑪特成立於2010年,其盲盒產品佔比超過八成。盲盒,是指消費者不能提前得知具體產品款式的玩具盒子,購買抽取後才知道其中內容。盲盒概念的起源大約來自日本的福袋,至少可以追溯到20世紀80年代,甚至國內也早有各種形式的扭蛋、盲盒等產品。目前,國內每年的各類盲盒市場已超過百億元。

泡泡瑪特的盲盒價格大多位於39元至79元之間,但此前有比例大於普通款娃娃的人偶「大娃」公開定價3999元,且均為限量版發售,而在二手市場上一經推出就被炒至89999元的價格,被網友質疑。

「炒」的字眼一直以來與盲盒分不開。除了在官方平台出售外,不少線下線上渠道,有著大量囤積、炒作、轉賣二手盲盒和娃的玩家,他們形成了一個專門的市場,針對稀缺的盲盒「追漲殺跌」,引發消費者的追捧,最終誘導他們斥重金購買,其中也包括一些未成年人。有玩家表示,這是因為娃的「稀缺性」造成的,泡泡瑪特一直在玩飢餓營銷,因此給了不少黃牛操作空間。

根據泡泡瑪特2020年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書顯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毛利達到7530萬元、2.98億元及10.9億元;同期的毛利率分別為47.6%、57.9%及64.8%。據此計算,售價39-59元的盲盒,其成本僅十多元。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