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延:不斷突破「花瓶」人生

原標題:陳延:不斷突破「花瓶」人生

59ad-72f5b2959bbbd2cc70b320ddeb5f95a6.jp

    「我覺得人生就像一個花瓶,底部很開闊,但是在裏面,你看不見花瓶之外的景色;瓶頸很狹窄,但是通過瓶頸之後就可以在瓶口看到外面的景色。」陳延覺得花瓶是對人生最貼切的描述。

    2020年12月,在我國第一屆職業技能大賽(以下簡稱「國賽」)上,來自徐州技師學院的00后女孩陳延,一舉拿下了餐廳服務項目的金牌。在此之前,她還獲得過馬洛波斯10國邀請賽面點組第二名、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江蘇省選拔賽第一名等榮譽。

    其實,陳延一開始選擇的專業並不是餐廳服務。中考結束后,陳延沒有摸到心儀高中的門檻,「高中還是技校」的單選題擺在了她的面前。

    陳延的父親從事木工工作,小時候她經常在父親工作的地方玩耍,喜歡鼓搗一些有趣的小物件。在她看來,學歷教育和職業技能教育只是側重點不同的兩條發展道路,沒有孰輕孰重之分。

    「我想著自己既然愛吃又愛動手,就選擇了面點專業。」她的想法很簡單,就算不能做到有所成就,也一定要有一技在身,陳延的選擇得到了父母的支持。

    入校后,陳延第一次接觸餐廳服務的相關專業。後來,她選擇加入了學校的集訓隊,這是她進入學校兩年之後的事情。從面點到餐廳服務,她在尋找著自身其他的可能,「不去試試,我永遠無法知道這個適不適合我。」相當於兩門課程同時進行,陳延一邊壓縮自己的課餘時間去學習餐廳服務的相關知識和操作,一邊也沒有落下面點課程的學習,並且她還多次獲得校級獎學金。

    儘管有兩年面點製作的課程基礎,但在餐廳服務項目上,距離「優秀」,她還有一大段距離。

    國賽中餐廳服務項目分為雞尾酒調製、精緻餐廳服務、果盤切配、休閑餐廳4個模塊。雖然只有4個部分的比賽內容,但其中隱藏的數以千計的「魔鬼」打分點才是真正的考驗。

    餐具擺放需要間隔相等、餐巾摺疊需要完全一致、4個客人4杯水齊平、操作時任何材料不可以掉出容器之外……賽前機械地重複這些的項目,並且細抓每一個打分點,過程枯燥,對於陳延的耐心是一個考驗,而更讓她為難的是用英語和客人交流。

    初中時期,陳延的英語並不好,加上性格比較內向,她評價自己,「那時候就是開不了口」。但是既然選擇了餐廳服務,並且加入了集訓,她就不想半途而廢。人生會有很多遺憾,但她不想讓遺憾出現在自己的選擇里。

    白天,她堅持背單詞,練口語,早晨靠牆一小時的禮儀禮態的訓練時間,她也會抽空進行讀背。每天12小時的訓練時長,她分秒必爭。

    第一次,在課上的模擬練習中,陳延面對學生扮演的客人,卻突然像是被下了「禁言術」,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也不知道怎麼說。」沒有什麼更好的訓練方法,她只能大著膽子去嘗試,在一次次訓練中給自己找經驗,實現了自我的顛覆。

    從性格內向不願開口到面對客人侃侃而談,她的轉變無疑是巨大的,「就像是換了一個人,脫胎換骨。」教練李唐這樣評價當時的陳延。

    壓縮時間的訓練,自我挑戰的轉變,當最後一根「稻草」壓在這個女孩身上時,她也會感到崩潰,有時覺得支撐不下去。

    在陳延最低谷的時候,教練對她說:「當你遇到坎坷或者感到煩躁的時候,就是你進步的時候。」自此,陳延常用花瓶描述自己的人生,她所做的一切就是不斷突破瓶頸,努力來到瓶口,看到更多瓶底看不到的景色。

    在情緒最低落的時候,陳延還自創了一款雞尾酒,名為「忘憂」酒,整體顏色暗沉,象徵著人的一生除了光彩之外的低沉時刻。

    在為客人推薦這款雞尾酒時,陳延會介紹:「我的自創酒名為『忘憂』,希望您喝完這款酒之後,所有的憂愁也像酒杯里的酒一樣消失不見。」

    在7月15日舉行的世界青年技能日暨2021年江蘇省技工院校首屆嘉年華活動上,陳延和同學們共同表演了配樂詩朗誦。「我們切磋著技藝,與時代對焦,和難關對抗,匠心接力,薪火相傳……」頭髮整齊地盤在腦後、胸前是金光閃閃的獎牌,陳延雙手握拳舉起,目光堅定。

    「計劃長遠止於現在」,她的下一個目標是拿到世界技能大賽的入場券,準備繼續突破更多「瓶頸」,尋找自身的可能性。

實習生 曾文靜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潤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23日 06 版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