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南股份實控人周世平被抓 紅嶺系尚有200多億元待兌付

原標題:深南股份實控人周世平被抓 紅嶺系尚有200多億元待兌付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7月22日晚間,深南金科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深南股份」,002417.SZ)發佈公告稱,該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周世平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同時,深南股份強調,周世平已於2021年5月辭去公司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等相關職務後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周世平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乃其個人案件,與公司無關,對公司的日常生產經營不構成重大影響。

記者注意到,今年5月份,深圳福田區人大常委會辦公室發佈消息顯示,周世平辭去了福田區第七屆人大代表的職務。而早在今年1月份,福田區第七屆人大常委會第五十次會議就審議通過了深圳公安局福田分局對周世平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申請。

記者查閱啟信寶發現,深南股份現任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長均為周海燕,而周海燕即周世平的女兒。

值得注意的是,周海燕目前並未持有深南股份任何股權,而周世平不僅個人持有深南股份16.99%的股權,還通過其控股的公司紅嶺控股有限公司持有該公司6.51%的股權。

而去年7月1日晚間,深南股份就已披露,周世平及其一致行動人股份被司法凍結,原因系捲入紅嶺創投清盤相關糾紛而涉及的訴訟,凍結股份處置取決於各法院司法裁決。

公開資料顯示,紅嶺創投成立於2009年3月,由周世平一手創建,累計投資體量在千億級,可以說是網貸行業的「老大哥」。隨著P2P暴雷愈演愈烈,紅嶺創投於2019年3月23日宣布清退。截至當日,紅嶺創投待償金額達到184.39億元。

彼時,周世平提出三年完成出借款全額兌付的方案,即2019年兌付20%,2020年兌付35%,2021年兌付45%。

但之後的兌付進展卻與上述方案相差甚遠。記者注意到,7月16日,紅嶺創投在其官網發佈消息稱,將於7月19日進行第53次兌付,兌付金額為3000萬元,本次兌付後累計兌付約25.48億元,剩餘待兌付卻仍高達約158.37億元。這意味著,在周世平拋出兌付方案後的第三年,紅嶺創投兌付比例僅不到14%,這無疑表明周世平「三年上岸」計劃的破滅。

兌付比例不達預期,紅嶺創投曾在2019年解釋稱,外圍環境變化令人始料未及。

有紅嶺創投出借人向記者表示,在該平台宣布清退後,當地監管部門牽頭成立了「紅嶺專班」,紅嶺創投總裁項旭負責具體清盤事宜。

去年7月份,項旭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表示,在嚴厲打擊職業放貸行為的背景下,本來通過訴訟手段進行清收的預期貸款,「訴訟難度大幅增加、回款拖延,已陷入了幾近停滯的狀態」。

今年4月份,項旭向媒體透露,紅嶺創投考慮將房產等實物放到平台上用於清退,並會6月份以前陸續在網站上披露可用於實物兌付的資產、具體估值情況等。「方案在有關部門審核過程中,一旦同意就把實物兌付形式和方案推出來, 有很多房產都在紅嶺創投名下。」

有出借人向記者證實了上述說法。7月12日,紅嶺創投出借人監督委員會發文稱,隨著現金清收難度日益增大,實物兌付已成為當前加快兌付進度的最佳選擇,呼籲儘快開展實物兌付工作。

「紅嶺創投平台和紅嶺創投監委會都急於推出房抵債」,上述出借人向記者表示,有些人債權中的利息佔比多,他們清楚立案後本金都不一定能全部回來,所以拍下房產的人相比其他出借人還是獲得了更多保障,但即便是拍下房產,也是打了很大的折扣「下車」。

不過,目前為止,紅嶺創投尚未展開實物兌付。本就緩慢的兌付是否會因周世平被抓變得更遲緩,不得而知。

然而,相比之下,紅嶺系另一P2P平台—投資寶的兌付速度更是慢的驚人。

公開資料顯示,投資寶依附於成立於2013年的紅嶺資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誕生,2017年4月運營主體變更為深圳前海新派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

當初,紅嶺創投宣布清退時,投資寶並未跟進。按照周世平的說法,投資寶平台將全面轉型線下私募,原有線上標的分批置換並對應優質資產,線上平台2021年12月底之前清理完畢。

但在2020年1月,深圳金融局發出監管函指出,「投資寶」底層資產大量逾期,已不具備正常經營及兌付的基礎,要求立即停止新展業,進入良退程序。此時,投資寶才算進入清退期。

投資寶官網顯示,7月19日,該平台發佈了第30次兌付通知,兌付1000萬。上述投資寶出借人告訴記者,截至7月22日,投資寶僅僅兌付了3.9億元,待兌付金額超過60億元,兌付比例不足6%。

如此低的兌付比例,讓出借人非常不滿。同時,多數出借人也質疑,同為周世平全資控股平台,投資寶的兌付並未與紅嶺創投同步。

上述投資寶出借人向記者表示,目前已看不到投資寶良性清退的希望,建議公安部門對該平台立案調查。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原標題:深南股份實控人周世平被抓,紅嶺系尚有200多億元待兌付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