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加州大學祖克曼:拜登增稅政策不會顯著緩解收入不平等

原標題:專訪加州大學祖克曼:拜登增稅政策不會顯著緩解收入不平等

拜登政府上台已過去半年時間,施政承諾兌現幾何?

增稅是拜登政府最為重要的施政承諾之一,拜登稅改計劃意在提升政府稅收能力,一方面,在壓縮財政赤字與控制發債的同時為大規模基建計劃籌集巨額資金;另一方面對企業與富裕階層加稅,對工人階層減稅,更深層次的原因在於希望縮小貧富差距,構建更加公平和有效率的稅制體系。

拜登政府在順利推出1.9萬億美元的財政刺激後,於今年4月宣布了「美國就業計劃」(American Jobs Plan),擬新增2.3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美國財政部同一時間發佈了「美國製造稅收計劃」(Made in America Tax Plan),旨在接下來的15年內新增2.5萬億美元稅收收入,以此作為「美國就業計劃」的費用支持。可是至今,國會兩黨關於這兩項計劃仍爭執不下。

大規模的刺激不僅為市場注入了大量流動性,美國股市、債市、樓市均創下歷史新高,美國經濟強勁復甦,但不平等狀況也愈發嚴峻。這些試圖緩解不平等狀況的措施現實的嗎?其得以付諸實踐的可能性和影響幾何?澎湃新聞就此對專攻企業逃漏稅問題的法國經濟學家、加州伯克利大學經濟學副教授加布里埃爾•祖克曼(Gabriel Zucman)進行了專訪。

法國經濟學家、加州伯克利大學經濟學副教授加布里埃爾•祖克曼(Gabriel Zucman)

《不公正的勝利》

不公正的稅收制度是美國產生不平等的重要引擎

拜登將不平等列入核心經濟議題,誓言從根本上解決美國結構性的不平等。可是很長時間以來,平等政策在美國都不太見效。

祖克曼向澎湃新聞表示,在很多人眼中,哪怕是法律也無法防止有錢人和跨國企業逃漏稅,彷彿逃漏稅是天然有之。然而實際上,允許這一現象的存在是政府的一種選擇。歷史上就有美國總統非常強烈地反對逃漏稅,比如富蘭克林·Rose福;而有時候政府卻允許甚至是鼓勵逃漏稅,比如川普說過不納稅「顯得很聰明」。美國歷史上確實有過施行累進稅的時期,而這樣的稅收政策是強有力的推動社會平等的引擎。

19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之間,德國、瑞典和日本是第一批創設累進所得稅的國家。美國的創新之處在於迅速提高了所得稅的累進性,一度是世界上最激進的累進稅收制度的國家。1913年,美國所得稅的最高邊際稅率是7%;1917年美國參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累進稅擴大到所有公司——公司有形資本收益8%以上的所有利潤都被認為是非正常利潤;1918年,非正常利潤被按照高達80%的累進稅率徵稅;20世紀30年代,美國政策制定者發明了一種新的稅收政策,並且在隨後的近半個世紀中一直實施,即最高收入者按照90%的最高邊際稅率被徵收所得稅,企業利潤按照50%的稅率被徵稅,大型房地產按照接近80%的稅率被徵稅,而世界上一度沒有任何國家徵收如此重稅。

祖克曼介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至上個世紀80年代的這段時期,隨著財政收入的增加,美國生產力日益提升、生活繁榮興旺,還建了很多學校,資助了很多公立大學,直到今天,這些大學仍然是全世界大學中的翹楚。

20世紀80年代,里根政府拉開了美國大規模稅改的序幕。1981年裡根政府推出的《經濟復甦稅收法案》,其核心內容便包括將資本利得稅的最低稅率下調至20%。在1986年推出的《稅制改革法案》,又進而將資本利得稅的最低稅率由20%進一步下調至17%。

祖克曼指出,在美國,如今不僅是資本利得稅較低,對資本的增稅普遍很低,這樣的政策導致不平等水平顯著提升。二戰後的數十 年間,美國的稅收體系都是累進稅制,最高邊際所得稅稅率較高,彼時的不平等水平也處於歷史低位。但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的稅改之後,不平等水平激增。1980年至2020年期間,收入前1%的群體的財富份額由10%上升至20%,而收入後50%的群體的財富份額卻從20%下降到12%。

億萬富翁的有效稅率不會出現很大變化

民主黨此次改革更側重於提高富人的最高邊際稅率,尤其是提高聯邦公司所得稅稅率(仍然低於2017年川普政府《減稅與就業法案》生效之前的稅率),同時加大對中低收入人群的稅後抵免。除此之外,拜登政府提出的長期資本利得稅改革方案或將對資本市場產生較大影響。

不過,從股票市場的表現來看,祖克曼認為,華爾街似乎對此並不在意——拜登上台以來美股三大指數屢創新高。在他看來,事實上增稅是好事,這樣政府就能夠做更多的基建,因為對有利於國家未來的並不是讓有錢人少納稅,而是高質量的基礎設施、公共教育和醫療系統,即便華爾街也知道這個道理。

拜登政府的政策能否有效改善稅法的公平性?

儘管祖克曼承認,拜登政府的增稅改革是扭轉1970年以來累進稅不斷下降的一個進步,但只是很小的一步。在祖克曼看來,即便拜登政府的稅收政策全都成功通過成為法案,億萬富翁的有效稅率變化也並不大。

在賽斯的研究中,1970年,最富有的美國人繳納的所有稅收超過了其收入的50%,是工薪階層的兩倍。2018年,在川普稅收制度改革之後,億萬富翁繳納的稅收在過去100年中首次低於鋼鐵工人、教師和退休人員。富人見證了他們的稅收已經降到了1910年的水平,而當時政府規模只有現在的四分之一。

對此,賽斯和祖克曼建議,應徵收大幅累進的財富稅、對跨國企業有效徵稅,這些改革措施能夠幫助美國重塑「稅收公正」的傳統,推動美國社會21世紀的社會公平和經濟繁榮。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