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記者5地直擊河南災情:有地方斷水斷電已數日,仍有居民被困

原標題:澎湃記者5地直擊河南災情:有地方斷水斷電已數日,仍有居民被困

鄭州市區:積水已漸退,交通正逐漸恢復薛莎莎

暴雨打亂了陳雁(化名)原本的出行計劃。

7月20日,陳雁和她的孩子一同從禹州出發,乘高鐵來到鄭州,原計劃在鄭州玩幾天,但暴雨讓她在高鐵站度過了難熬的一夜。

鄭州金水區農科路附近的現場情形澎湃新聞記者薛莎莎鄭州金水區農科路附近的現場情形澎湃新聞記者薛莎莎

陳雁回憶,20日下午5點左右,她到達鄭州東站后,原計劃乘坐地鐵趕往居住地,「但剛走到一號線的時候,就聽說二號線都已經被淹了。」

聽到地鐵廣播提醒下車后,陳雁帶著孩子走了2公里回到鄭州東站,當晚,他們在鄭州東站過了一夜。

「一想到地鐵裏面封閉的環境,水還那麼深……」陳雁說,滯留高鐵站時,她看到了許多人被困地鐵的消息和視頻,非常擔憂。

鄭州金水區農科路附近的現場情形澎湃新聞記者薛莎莎鄭州金水區農科路附近的現場情形澎湃新聞記者薛莎莎
和陳雁一樣,這場暴雨也讓王輝(化名)感到后怕。他說,自己是鄭州本地人,從未有見過這麼大的雨。王輝回憶稱,7月20日下午4點多,水已經沒過護欄,之後水位一直往上升,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就已經上升到了台階一樣的高度,「差不多1米多深。」
鄭州金水區農科路附近的現場情形澎湃新聞記者薛莎莎
鄭州金水區農科路附近的現場情形澎湃新聞記者薛莎莎

王輝說,20日下午5點多,他家附近一家銀行就被淹了,小型的私家車也已經看不到車頂。從店鋪回家的路上,他和其他十幾個人一起手拉著手緩慢地向前走,「因為沒有繩子,大家是一個人拽另一個人的衣服走過去,大概有三個男生,其他全是女生。」

王輝記得,當時雨一直在下,積水以非常快的速度上升。21日早上,等積水逐漸退去后,本應該停放電動車的檯子上全都是水衝上來的垃圾。

7月22日9時許,澎湃新聞記者在鄭州金水區農科路看到,路邊停放多輛「泡水車」,路邊隨處可見被水衝倒的自行車、電動車,有救援車輛正在拖車,路口低洼處仍有少量積水,但已經不影響通行。也有「泡水」的公交車仍停在路中,未被拖走。

前來鄭州支援的安徽消防救援隊伍於22日上午開始在農科路附近的大廈地下車庫排澇。

目前,鄭州市區的交通正逐漸恢復。澎湃新聞記者走訪發現,早上8點多,鄭州市內已有計程車及部分路線的公交車開始運營。積水退去后,路面仍留有淤泥,工作人員正在路邊清淤。

新密市:男子稱徒步40公里尋找失聯妻子仍未尋獲段彥超

7月21日晚,新密市區降雨,車輛、道路等都不同程度受損,也有人員失聯。

靳女士就是失聯者之一,她的丈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事發時,靳女士正乘坐單位的一輛醫療檢查車,失去了聯繫。雨勢漸小后,靳女士的丈夫和多名家屬從她出事的地點,在上下游進行搜尋。靳女士的丈夫說,他至少徒步了40公里,但仍然一無所獲。他們搜尋到了妻子出事乘坐的車,發現已被大水沖至下游五六百米處。

澎湃新聞記者現場看到,這輛車已被卡在山溝(編輯注:暴雨時候,巨大的洪水湧入山溝)里,車內一片狼藉,事發地點上游的兩座漫水橋均已被衝垮。在這條山溝的下游,能看到十幾輛車被衝進溝里,甚至,還有鏟車也被沖了進去。

鞏義市:道路及房屋受損,斷水斷電已數日王健

7月22日中午,在鞏義市米河鎮,一群居民正在一個燒餅攤前排隊買燒餅。因為斷水斷電,打餅子的老人只能用礦泉水和面,雖然成本增加了,但她沒有加價,「都是鄉里鄉親的,不容易。」

受暴雨影響,汜水河由南向北穿過的米河鎮已經斷水斷電數日,持續的暴雨導致道路及房屋受損,通訊信號也受到嚴重影響。

347a-79b9c10ee349bc6ad17e609be32dffa4.jp

洪水中被衝垮的小里河橋和損毀的車輛。這座橋原本橫跨汜水河,連接小里河村與東竹園村。澎湃新聞記者 王健

22日凌晨,澎湃新聞記者趕到米河鎮小里河村。這裏路面上的瀝青已被洪水揭起,一圈圈地堆疊在路邊,道路已很難同行。當地居民稱,米河鎮最繁華的中心街早在20日就已被洪水淹沒,這裏成為米河鎮受災最為嚴重的區域,街道兩邊店鋪遭受重大損失,部分房屋被洪水衝垮,橋樑及道路等基礎設施也都遭到破壞,不少居民的私家車輛受損嚴重。

中心街上,一個母嬰用品店老闆無奈地看著被洪水洗掠的店鋪。他的店鋪高出路面1.5米左右,但仍被淹沒。一家地下超市進水大約2萬多立方米,超市老闆找到3個小型水泵抽水,累計抽水近30小時后,水位只下降了不足20厘米。

9939-e133139e323379a1db52993cf17f6031.jp

米河鎮東竹園村後山上被洪水衝下的泥土,一路直衝進汜水河。圖中翹起的板狀物為310國道鋪裝層。澎湃新聞記者 王健

22日,米河鎮政府給這裏的居民發放礦泉水和方便麵,每人可領一瓶水一包方便麵。截至22日12點,澎湃新聞記者離開米河鎮時,該鎮仍處於斷水斷電斷網狀態。

中牟市白沙鎮:通訊中斷,仍有居民被困衛佳銘

從7月20日下午五點左右開始,鄭州中牟市白沙鎮的災情就已經愈演愈烈,當地村民稱,僅一個多小時后水就已經沒過大腿,到晚上,水位最深的地方已經到了胸口位置。

目前,白沙鎮停水斷電,通訊也全面中斷,澎湃新聞記者一度與後方失去聯繫。

中牟縣白沙鎮的線上志願者@「代號白桃k」發的微博內容顯示,白沙鎮鄭信公園、兒童樂園及高庄社區一帶為淹水區域,其西部為受災區域,高層居民目前沒有生命危險,救援人員已經開始救援。

一名當地居民稱,他於21日晚間被轉移,還有部分居民被困,但因通訊中斷已無法取得聯繫。

另據貴州日報消息,貴州眾志通訊應急救援中心10名隊員已前往白沙鎮展開救援工作。

白沙鎮積水情況澎湃新聞記者衛佳銘白沙鎮積水情況澎湃新聞記者衛佳銘
澎湃新聞在現場看到,白沙鎮敬業路春盛路路段積水嚴重,最深處可沒過胸口。當地居民對澎湃新聞說,自前天(20日)大暴雨後,他們已停水停電三天,很多被困家中的居民原先的食物儲備已消耗殆盡,只能冒險趟水出門採購。因信號中斷,且該片區老年人口較多,一些老年人無法使用手機與外界取得聯繫,尚待救援。
白沙鎮積水情況澎湃新聞記者衛佳銘
白沙鎮積水情況澎湃新聞記者衛佳銘

家住白沙鎮某小區的呂先生一家四口告訴澎湃新聞,他們已被困家中三日,家中能入口的只剩水了,小兒子朋朋還發起了高燒。迫於無奈,夫妻二人決定帶著一雙兒女趟水從家中走上大路,等待從市區的親戚驅車趕來救援。大約兩公里的路程一家人在渾濁的積水中行進了2個多小時。呂先生說,雖然出來了,但市區的酒店仍預定不上,「電話都佔線,明晚的落腳之處還是未知數。」

湯陰縣:公交停運,部分公共場所臨時關閉王鑫

自7月20日下午的暴雨襲來后,很快,飛往鄭州的航班幾乎全部取消,動車也難以抵達。澎湃新聞記者在得知河北、山西等地消防部門已接預集結令,隨時準備出發后,立即與河北消防總隊取得聯繫,7月21日在河南安陽與消防隊的「先頭部隊」匯合。

7月21日下午,在抵達安陽市湯陰縣后,記者看到縣城的公交已全部停運,部分公共場所也臨時關閉。當地消防隊員稱,湯陰的地形有點像「龜殼」,中間高,四周低,遠離城區的地方受災比較嚴重。

實際上,湯陰縣城南部的中華路、107國道部分區域已經出現較深積水,邯鄲消防戰訓科科長周永剛下車一分鐘不到,全身就已被淋得濕透。

暴雨中的湯陰,即使身處地勢較高的地方,積水的高度仍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上升。邯鄲消防在處理完一起險情、準備返回時,因前方道路積水太深,車輛無法通過,車后的大水仍在逼近,已退無可退,他們被困在原地三個小時,以致於無法處理其他險情。

21日,直至晚間9點多,現場的消防員才脫困,他們即刻趕往下一救援點,消防隊員一直盯著前面的路,生怕車輛突然「趴窩」,影響救援。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