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襲城:被低估的紅色預警

原標題:暴雨襲城:被低估的紅色預警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政務

頭圖圖片源自受訪者馬葉凡

統籌:方潔文案:李映雪 惠一蘅 李新藝數據與資料:李新藝 李映雪 林子璐可視化:林子璐採訪:惠一蘅 蔡靜遠 李映雪美編:林子璐 惠一蘅

7月20日,河南省鄭州市遭到極端強降雨,當日16-17時降雨量達到201.9毫米,相當於107個西湖一小時內全部灌入鄭州。[1] 7月21日下午河南省防汛應急新聞發佈會通報,目前據不完全統計,此輪強降雨已造成河南全省89個縣(市、區)560個鄉鎮1240737人受災,25人死亡,7人失聯。[2]

天災之下,人們開始詢問這次極端暴雨有無預警?預警發佈是否到位?公眾是否收到了預警並感知到了風險?下一次極端暴雨侵襲城市時,能否更好預警,降低損失?

01

紅色預警,何時發出?

早在7月17日的晚上,氣象台已經注意到了這場即將發生在河南中北部的超強降雨,但預測暴雨中心地點是鄭州市以北100公裡外的焦作市。[3]

這樣的局地誤差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氣象預報中暴雨預報被公認為世界性的難題,即使是發達國家,24小時的暴雨預報準確率也僅達22%左右。[4]

即使受限於科學預測無法避免的誤差,在這場大暴雨即將來臨的前夕,氣象台並非沒有發出預警。在7月19日21時59分,河南氣象台開始通過簡訊、微博、微信公眾號、網站等渠道發佈第一條關於鄭州市區暴雨的紅色預警信號:「目前,鄭州市區局部降水量已達50毫米以上,預計未來3小時內,降水持續,累積降水量將達100毫米以上,請注意防範。」 這之後,河南氣象台在7月20日期間繼續多次發佈關於鄭州市區的紅色暴雨預警,信息覆蓋人次過億。[5]

依照《河南省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發佈與傳播辦法》,出現紅色暴雨預警時,應該停止集會、停課、停業(除特殊行業外)。[6] 實際上,當日鄭州民眾收到的預警提醒中大多僅寫著「注意防範」,沒有提示民眾彈性或錯峰上下班等以確保安全。

02風險感知,因何滯後?

預警是風險溝通中的重要一環,專家和政府往往是發出預警信息的一方,公眾則多為信息觸達的另一方,良好的風險溝通效果是建立在雙方充分的互信、對話和合作的基礎上的。

雖然政府及時發佈了紅色預警,但這場暴雨的風險起初並沒有引發公眾足夠的重視。

多位受訪者看到了預警簡訊,但根據他們過往的經歷與經驗,鄭州乃至中原地區從未出現過這麼大的暴雨。在鄭州高新區工作的馬葉凡從小在鄭州長大,「以往暴雨最多也就五十八十毫米,真的沒有想到會下這麼大,印象當中我十幾年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雨。」另一位70後王女士同樣自幼生活在鄭州,「我48年來第一次遇到這麼大雨」。

預警簡訊。受訪者供圖。

歷史經驗的缺乏導致了過於樂觀的預判。20日上午,安安與弟弟因事離開了鄭州市區,回到老家中牟縣三官廟鄉。她告訴我們,「我的朋友圈和空間里有好多朋友發的都是『一直在下雨,什麼時候停』『鄭州開始看海模式』之類的。」來自鄭州輕工業大學的小A也表示,起初積水只積在男生宿舍五六號樓的地方,大家更多以調侃和戲謔的態度對待這件事,「是一種玩兒的心態,他們有人捉魚回去,有些搞笑,有些做『魚療』『烤魚』」。

隨著外面的大雨傾盆如注,外界的消息紛紛湧入,他們開始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是一場災難。受訪者加一的家人經歷了電梯停運、停水停電,陷入一片混亂;安安看到「車輛被沖走」「鄭州五號線地鐵列車被困」,家裡的親戚發來田裡莊稼被淹的照片;小A下回了卸載已久的微博,在河南暴雨互助的微博超話上看到大雨湧入地鐵站、逼近立交橋,「感覺像災難片一樣,當時內心非常焦慮。」

被淹的農田。受訪者供圖。
被淹的農田。受訪者供圖。

在此次事件中,降水量陡增,時間緊迫,暴雨沒有給大家那麼多協調和反應的時間,災難幾乎是瞬間襲來。不僅公眾的風險感知較為延遲,各部門機構的聯動協調也稍顯滯後。

紅頭文件截圖。受訪者供圖。

鄭州市氣象台預警明確提出了「停止集會、停課、停業」,但是當天是工作日,且發佈通知是上午9時08分,各企事業單位並無人監督落實,人們照常上班。7月21日19時14分,河南省應急管理廳官方微博再次發佈應急提醒:「處於危險地帶的單位應當停課、停業。」 [7] 

同時,據鄭州市軌道交通有限公司運營分公司微博,截至18時許,受持續暴雨影響,部分站點已停止運營服務。7月21日凌晨,鄭州發佈通報稱,鄭州地鐵全線網停運,也遠遠晚於發佈紅色預警的時間。

面臨地鐵停運不及時的質疑,鄭州地鐵公司一位安全部門的主任鄭玉堂回應,關於是否停運由地鐵公司的運營分公司決定,但是也需要「通過運營公司上報交委和應急管理局」。[8]

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防洪減災研究所原所長程曉陶認為,「氣象部門連續發佈了最高級別的預警——紅色預警,但問題在於,中國目前還沒有形成一套針對氣象預警的應急機制。預警之後,怎樣的情況要停工停產?應該怎麼協調各部門,怎樣調度各種救災資源?對應要採取的真正應急行動是什麼?」這是更值得我們追問與思考的。[9]

03敬畏自然,以何為鑒?

防災意識,來源於對歷史經驗的反思和對自然環境的認知。

僅1874年一年,香 港因風災死亡兩千多人。[10]自1946年來,香 港天文台曾發出14次十號颶風信號,颱風帶來巨大傷亡損失,「溫黛」「露絲」等名字成為香 港抗颱風歷史上的黑色註腳。

2012年,颱風「韋森特」過境香 港,當地無人員死亡報告。在天文台下調警告信號級別後,香 港依舊不敢放鬆:多處泳灘依舊懸挂標識提醒,個別道路因受災嚴重宣告封閉,勞工處提醒必須確定安全後才能恢復工作。[11]

北京「7·21」特大暴雨之後,北京的氣象預警能力得到提升。曾經只能進行1天至3天的大尺度天氣預報,但是北京城市氣象研究院研發的睿圖系統打造了0-12小時、1公里水平解析度、10分鐘快速循環更新的網格化分析和預報系統。[12]北京也分別於2016年、2019年修訂暴雨預警信號標準,提高人們對雨量的感知,以提升預警信息的傳播效果。[13][14]

而在沿海地區,颱風等極端天氣的影響具有很強的時間集中性,如每年7-9月是浙江受颱風影響最大的時間段。[15]因此在這類地區,公眾意識與政府統籌長期相互配合,形成了成熟的防災模式。

「家住浙江沿海,每年至少一次颱風。小時候父親在木材廠工作,木材都扎排放在江里,所以每到颱風天他必是在廠里值班待命的。而我家的玻璃,每年必是需要重裝一次的。每年一有颱風預警,必是政府部門全員待命,各個指揮部成立,相關部門全部待命值班。……通常是早一天只要預測颱風會經過就早早各種準備工作如臨大敵,電視循環播放通知,颱風正面襲擊的地方,漁船該疏散的疏散,該撤離的撤離。」(知乎網友@180天之後再改)

1975年8月的駐馬店洪水未在年輕一代心裏留下疤痕,加之河南省地處中原,遠離江海,「沒想到」一詞多次出現在採訪中,甚至被專家提及——氣候領域研究者張瑾說:「此次事件應該引起所有內陸型(不沿海、不沿江)大城市的警醒。」[16]

// 結語

此次河南暴雨具有氣象特殊性,短時間內的突髮狀況和破壞性讓我們意識到現代文明在自然災害前的脆弱。尊重和敬畏自然與科學,做好風險的防治,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根據中國天氣網預測,目前強降雨中心在河南北部和河北南部一代,新鄉、鶴壁出現大到暴雨,局地特大暴雨。河南省氣象台於21日20時29分繼續發佈暴雨紅色預警。

我們希望,這樣極端的天氣能儘早結束,身處災難中的人們能夠平安。

我們希望,不斷地反思和總結能夠幫助我們,在下一場突發災害的紅色預警響起後,少一些措手不及,多一些應對之策。

參考文獻[1] 財新網,2021-07-21,數字說|相當於107個西湖一小時內灌入鄭州 暴雨劫城何來?,https://datanews.caixin.com/2021-07-21/101743343.html[2] 第一財經,2021-07-21,河南發佈會匯總:暴雨已致25人死亡 7人失聯,https://www.yicai.com/news/101116939.html[3] 唐駁虎,2021-07-20,深度解析:河南極端暴雨 5天前早有預報,https://mp.weixin.qq.com/s/1jh4N_YZv7WkVY4Rwejm8A[4] 同[3][5] 余璐,2021-07-21,河南暴雨為何這麼強?還要持續多久?聽聽專家怎麼說,http://society.people.com.cn/n1/2021/0721/c1008-32164601.html[6] 河南省人民政府,2010-03-23,《河南省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發佈與傳播辦法》,http://www.henan.gov.cn/2010/03-23/237054.html[7]騰訊網,2021-07-21,鄭州氣象局發防禦指南:停止集會、停課、停業,https://shimo.im/docs/vJypQKtCXR9q3Tck[8]南方周末,2021-07-21,「大水如浪湧來」,鄭州五號線的生死三小時,https://mp.weixin.qq.com/s/c7SjlFvkKs1tE2gvkTKsTg[9]中國新聞周刊,2021-07-21,「720」特大暴雨突襲鄭州,氣象部門預報了,然後呢?,https://news.ifeng.com/c/883qH5M6Hsl[10]國內有類似香 港的強颱風預警機制嗎?,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477672[11]趙建華,2012-07-25,13年來最強颱風襲擊香 港無人遇難 因預警到位,https://news.qq.com/a/20120725/000491.htm[12]騰訊網,2021-07-21,9年前北京721特大暴雨看鄭州,https://new.qq.com/omn/20210721/20210721A03EDG00.html[13]京華時報,2016-05-24,北京啟用暴雨預警信號新標準,http://gongyi.people.com.cn/n1/2016/0524/c151132-28373982.html[14]鄧琦,2019-06-25,「暴雨在哪兒呢?」北京將啟用新修訂的暴雨預警信號標準 ,http://www.aqsc.cn/zhuanti/201906/25/c108830.html[15]朱鐵.浙江沿海颱風預報經驗分析[J].現代農業科技,2016,{4}(12):233-234.[16]知識分子,2021-07-21,河南特大暴雨親歷者:我是研究氣候的,都沒有想到……,https://mp.weixin.qq.com/s/xlPLIb3du7XOBeD7rp2inA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