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書:律師女婿夥同廳官岳父受賄千萬,案發次日曾潛逃境外

原標題:起訴書:律師女婿夥同廳官岳父受賄千萬,案發次日曾潛逃境外

時隔數年,央企落馬廳官徐國才和他的律師女婿祁文舉共同受賄的細節,通過一份起訴書得以披露。

12309中國檢察網近日發佈的《祁文舉受賄案起訴書》顯示,檢方審理查明,2008年12月至2013年4月,被告人祁文舉在其岳父徐國才擔任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石油)湖南銷售分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期間,夥同徐國才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1120萬元。

2015年6月3日,祁文舉被押解回國。紅網 圖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注意到,祁文舉是「天網行動」開展以來,湖南成功緝捕的第一名職務犯罪外逃人員。

《湖南日報》曾報導,作為徐國才案關鍵人物之一,祁文舉在岳父案發後第二天就潛逃境外,直到2015年6月3日,潛逃泰國43天後才從海外被緝捕歸案。

因犯受賄罪,徐國才和祁文舉一審分別獲刑14年和5年。「對女婿,我剛開始非常不理解,甚至挺恨他……後來我也想通了,如果不是我的職位和權力,恐怕他也不會這樣。」在接受湖南電台交通頻道採訪時,徐國才曾這樣說。

廳官案發第二天,女婿潛逃境外

公開資料顯示,祁文舉,男,1973年1月出生,碩士研究生,北京某律師事務所律師、高級合伙人。因涉嫌犯受賄罪,2015年6月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被執行逮捕。

祁文舉之所以身陷囹圄,很大程度與其岳父徐國才有關。

徐國才,男,1953年4月出生,曾任大慶石油管理局電力總公司總經理,中石油湖南銷售分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正廳級)等職,2015年4月被查。

據《湖南日報》此前報導,2015年,調查人員在偵辦徐國才案件時,其女婿——時任香 港盛源控股獨立非執行董事的祁文舉,進入他們的視野。

檢察機關調查發現,祁文舉利用徐國才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夥同徐國才收受巨額賄賂,此外還涉嫌利用多家公司、多種手段幫助徐國才隱瞞犯罪所得及洗錢。

專案組決定對祁文舉採取措施。然而祁文舉早已聽到風聲,在岳父案發第二天便潛逃境外。

2015年6月3日,祁文舉被押解回國。紅網 圖

湖南省公安廳「獵狐」辦工作人員曾介紹,根據知情人舉報,祁文舉在2015年4月17日到達香 港,之後多次往返泰國,2015年5月18日早上,他剛好從香 港離開前往泰國。

為防止祁文舉再次潛逃他國,公安部「獵狐」辦連夜將祁文舉的相關資料緊急通報泰國警方,並協調泰國警方啟動警務執法協作,請求查詢祁文舉下落並對其進行秘密布控。

2015年5月19日下午2時,毫無察覺的祁文舉一踏進酒店房間就被泰國警方成功控制。從發現祁文舉從香 港出境,到鎖定其在泰國的藏匿地點並成功控制,僅用了14個小時。

另據紅網報導,2015年6月3日,潛逃泰國43天、涉嫌犯受賄等罪的祁文舉被押解回國。身為湖南省追逃辦掛牌督辦案件犯罪嫌疑人,祁文舉是「天網」行動開展以來,湖南省紀委、監察、公安部門聯手協作配合,成功緝捕的首名職務犯罪外逃人員。

岳父曾放言:支持女婿就等於支持我

2016年6月,湖南省武岡市人民檢察院對祁文舉案提起公訴。檢方指控,祁文舉曾夥同徐國才,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1120萬元。這筆賄款,主要來自商人李某甲。

起訴書介紹,2005年,祁文舉通過徐國才認識了李某甲,二人關係逐漸密切。

2008年12月,徐國才調任中石油湖南銷售分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李某甲也來到湖南,並在徐國才的幫助下承攬了大量業務。

2009年3月,李某甲註冊成立了長沙順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報名參加汽車租賃業務的招投標,並通過徐國才的違規操作承攬到了中石油湖南銷售分公司的汽車租賃業務。之後中石油湖南銷售分公司與順和公司簽訂5份租賃合約,共租用小車98台,合約總金額4659.5萬元。

2009年6月,李某甲與倪某某合夥成立了湖南勝豐新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在徐國才幫助下,李某甲在中石油湖南銷售分公司開發了10座加油站,合約總金額4.9億余元。

徐國才落馬後接受媒體採訪。湖南電台交通頻道微信公眾號圖

 李某甲來湖南承攬業務後多次向徐國才夫婦表示,要將他在湖南做生意賺的錢送一半給徐家。2010年春節期間,徐國才與李某甲、祁文舉聊天時,提到要李某甲在經濟上多支持祁文舉,支持祁文舉就等於支持他,送給祁文舉的錢就等於是送給他的錢。

為感謝徐國才的關照,並為日後獲得更多關照,自2010年起,李某甲多次通過祁文舉送給徐國才財物共計人民幣920萬元。

檢方指控還提到,2009年9月,李某甲與李某乙、戚某某合夥成立了長沙璟達物流有限公司。該企業與中石油湖南銷售分公司簽訂了長沙油庫前期項目合作協議及補充合約,總金額28256.22萬元。該項目開發過程中,徐國才在確定土地包干價格、工程款支付等方面多次給予關照。

2010年10月,徐國才與李某乙在北京吃飯。飯後不久,徐國才將祁文舉叫來,3人聊天過程中,他向李某乙提出祁文舉想做點其他的生意,如果資金上有困難就請李某乙給予支持,支持祁文舉就等於是支持他本人。2010年11月2日,李某乙、李某甲將200萬元轉入祁文舉指定的賬戶。

被查後一度從心裏恨女婿和老伴

面對高壓反腐,祁文舉還要求行賄人統一口徑應對調查。

起訴書介紹,2009年5月,李某甲在海口購買一棟別墅送給徐國才,包括購房款、裝修款、稅費等在內,總價值400餘萬元。

2013年,徐國才退休後,紀檢部門連續對其進行了兩輪調查。之後,徐國才告訴祁文舉,反腐力度挺大,他有點擔心,想把房子還給李某甲。祁文舉說情況沒那麼嚴重,過段時間看看再說。後來祁文舉又去海南看望徐國才,徐國才稱已將別墅過戶給好友尚某某,並將其與尚某某商量的細節告知了祁文舉,讓祁文舉找李某甲和尚某某統一口徑。

2015年春節,徐國才一家在黑龍江省大慶市過年,尚某某過來拜年。祁文舉向尚某某提出,如果有人來查,就用李某甲向尚某某借過錢,李某甲用房子抵債的說法來隱瞞別墅是李某甲送給徐國才的事實。祁文舉回北京後又與李某甲聯繫,要李某甲回大慶與尚某某統一口徑,以應付調查。

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祁文舉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湖南省武岡市人民法院對檢方指控祁文舉的上述受賄事實均予以認定。2016年12月,祁文舉因犯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

法院認為,祁文舉給向其岳父徐國才行賄的請託人提供賬戶,幫助徐國才非法收受請託人的財物,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且數額特別巨大。在共同犯罪中,祁文舉向行賄人提供賬戶,幫助徐國才接受財物,起次要作用,系從犯,應當減輕處罰。

徐國才在庭審現場。湖南電台交通頻道官方微博圖

同在2016年12月,徐國才也因犯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

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05年至2013年,被告人徐國才利用職務便利,在公務用車租賃、加油站開發建設、油庫建設等方面為多人謀取利益,徐國才本人收受,或明知並認可其妻張某某、女婿祁文舉(均另案處理)收受他人賄賂,摺合人民幣共計2140萬余元。

澎湃新聞注意到,徐國才落馬後,曾接受湖南電台交通頻道《清風俠在路上》欄目組採訪。談及自己的女婿,他當時說,「我剛開始非常不理解,甚至挺恨他。這人怎麼這麼沒責任啊?你有什麼也要跟我說一聲啊,讓我死也死得明白啊。後來我也想通了,如果不是我的職位和權力,恐怕他也不會這樣。」

徐國才還表示,開始被調查時有心結,對女婿和老伴,從心裏恨他們,但現在理解他們,「主要還是我自己的問題,從感情上從心理上也原諒了他們,而且恨的也是我自己。」

另據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李某甲行賄一審刑事判決書》介紹,2017年6月,李某甲因犯單位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7個月8天,包括長沙順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湖南勝豐新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在內的多家被告單位亦分別被判處犯單位行賄罪,罰金各10萬元。

台灣疫情資訊

縣市累計確診人數

相關熱門